标签:  东宫番外 

放弃爱你番外 温以安的秘密

[导读] 放弃爱你是一本非常优秀的小说,在作者完成小说全文创作后又为喜欢她的粉丝们写了小说番外,放弃爱你番外共有1个部分,番外007为大家提供小说放弃爱你新版1则番外全集在线阅读。

  在这个世界上,温以安只喜欢两样东西,女人和网游。

  最最神奇的是,他可以把这两者兼备得很好。

  打网游的时候他可以让女人在身边伺候。玩女人的时候他脑子里还能抽空想想同样令自己着迷的网游。

  他有一群哥们,基本都是不正不经的非人类。

  最好的兄弟是阮离熙和尤川瑾,可他们最后却为了一个莫名的女人反目成仇。

  温以安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为了个女人和兄弟反目。

  女人玩多了也就是那么回事。网游玩多了也感觉跟上女人一样不再有什么乐趣。

  温以安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自己过不去的砍。

  其实这纯属他的自我安慰。

  他的心里一直有条砍,怎么跨也跨不过去……

  ……

  那个炎炎夏日的午后,因为实在太困,温以安独自逃了课躲到学校后面的树荫底下打盹。

  他背靠着树干,阴阴凉凉的,着实舒服。

  还没闭眼多久,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戳着他的手臂。

  缓缓地张开眼睛,懒懒抬头。便见了个女孩目光奇怪地盯着自己。

  温以安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女的真干净。跟他校衣校裤歪七歪八的邋遢样完全不同。

  “干嘛?”

  他的口气凶凶的,女孩倒没有被他吓着。又用手指戳戳他:

  “你压住我的书了……”

  温以安一动不动,恶作剧地笑:

  “是么?那你自己来拿吧……”

  说着把靠在身后垫背的那本书放在了屁股低下。

  女孩没有任何的不悦,只是半蹲下来,抓住书本的一脚用力往外扯。

  温以安倒是有了兴趣,坐直了身子,使得下面的那本书安然不动的躺着。

  女孩低着头,温以安稍稍凑近了些,便闻到了一股馨甜的发香,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女孩当然不知道温以安莫名产生的小心思。双手猛地向外一拉,书是抢到了,人却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温以安幸灾乐祸,更加的变本加厉:

  “呵呵,我看到你黑色的小内裤了……”

  他本就不是什么好心的男生,身子趁机扑倒过去。撑在女孩的上方。

  见了她手里捏着的那本书,随意的翻开看了眼。

  “印悠然?”

  女孩作势要抢,温以安却不依了,故意举高了让她来拿。

  “还我……”

  温以安敏捷地躲闪开,嬉笑着问:

  “印悠然?这个名字真怪……”

  “……”

  女孩挨在身下,看看了他的校牌,也开了口:

  “温以安?这个名字虽好听,你却配不上。”

  他却不生气,依然笑嘻嘻,只是见着她粉扑扑的脸颊,竟有些莫名的毛躁:

  “配不上也好,配的上也好,我会让你记住这个名字!”

  说完,便丢开手上的那本历史书,中邪似地将嘴巴向着那两瓣莹润的双唇压了上去。

  印悠然紧紧闭着唇,不让他进来。

  温以安恶声恶气的:

  “把嘴张开!”

  “……”

  温以安亲不了她的嘴,便顺势一路向下。

  印悠然的力气却不是一般的大,撕扯着温以安的发,把他的校服搅得乱七八糟。随即一下扑腾起来,将温以安压倒在地上。

  温以安着实惊异。任着她打任着她压。没有一点的反抗。见印悠然朝着自己的身子越打越狠,一个翻身就将她摁了回去。费力地拉高她的制服。邪恶地开口:

  “胆子挺大啊,你知道你惹了谁么?啊?”

  话音刚落下,他便掀开她贴身的胸'衣,低头冲着那粉红鲜嫩的蓓'蕾咬了下去。

  印悠然拼命推着他的脑袋,哭出声来。

  温以安舔着舔着竟越来越带劲。又伸手捏玩起另一个。微微抬头见她终于开了唇,嘴便蛮横地冲了进去。没有章法的乱咬乱啃,弄出了尴尬的声响。

  当时的温以安就是个无法无天的男孩,那方面虽已懂了不少,可这般的真枪实弹却也是第一次。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吻她,反正就是想了。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摸她,反正也就是忍不住了。

  感觉嘴里咸咸涩涩的,他才稍稍停了下来。

  印悠然哭得嘶声力竭。温以安根本没有任何的悔意,只喘着气呆望着她:

  “挺漂亮的脸蛋,怎么哭起来那么难听!”

  她不理他,却是提高了音量。

  温以安燥热难耐。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下的变化。

  也没多想,微微抬起她的臀就将裙摆里的底裤褪了下来,褪到一半的时候,印悠然不哭了。费力地起身寻找着什么。

  温以安不解,还是强压着印悠然的身子,把她的下’体看得彻底。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看到女人的裸’体。不过之前都是在片子里。这么近距离的勘探,还真真是第一次,自然有些紧张。

  觉得现在的位置还不够隐秘。便脱了上衣盖在印悠然的身上,抱着她躲进了树荫后面。

  印悠然其实是认识温以安的,他在学校里坏得出名。

  但她真的没想到,他会坏成这个样子。

  温以安将印悠然双脚悬空地抱起来,把她的背抵着树干,又抬了抬她的臀,让那纤细的双臂环上自己的颈。扯下她衬衣一角,低头凶猛地啃吸起来

  印悠然急中生智,一手环着温以安的脖子,一手从他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在底下偷偷地拨数字。

  还没嗯完,就被温以安抢了过去。:

  “110?打给谁?我爸?”

  温以安笑笑

  “我爸就是公安厅的。有什么事不用跟他说,跟我说就成!”

  “你是强’奸犯!”

  他神情不削

  “你懂什么叫□么?我还没脱自己裤子呢!”

  两人紧贴在一起,出了不少的汗,浑身上下都粘粘糊糊的。知了咿咿呀呀的叫,搞得温以安愈加的心浮气躁

  “你道个歉,我就放了你……”

  “我没错!”

  他抬手给她看自己臂上的根根血印子:

  “你没错!?那这是谁干的!?……我老子都不敢这么动手打我!”

  “你活该!”

  温以安铁青了脸,板过她的脑袋:

  “你再说一次!”

  “你活该!”

  他眯眯眼,拉下自己所有的裤子,抓着那东西就往她不着寸屡的下’体塞。

  因为是第一次,温以安根本就没经验,她在上方喊着打着。他却怎么也找不到入口。

  温以安不得不将印悠然放倒在地上,扯下制服领带捆住她要人命的双手。啪开她的双腿。头低下去仔仔细细地瞧。

  印悠然的双腿很有力,奋不顾身得朝着温以安的脸踹过去。他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眼见着印悠然束缚着双手艰难地爬出几步。

  他一把拽过她的一只脚,将她脱回自己的身下。握住自己的挺’立就往那个紧小的穴’里塞。

  印悠然拼命呼喊。

  温以安青筋爆起,汗流浃背。开始本能的抽动,印悠然疼得已经说不出话。只绝望地看着他:

  “我道歉……”

  他被她的紧致冲昏了脑子,沉声道:

  “没用了……来不及了……”

  “温以安……你放开……”

  那是她第一次温柔地叫他的名,声音竟分外好听。

  他只摇头,缓缓地冲撞起来……

  没有顾忌……

  自那个下午之后,温以安就再也没见过印悠然……

  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人。

  温以安老是想,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地强要了她。

  是喜欢么?肯定不是的。

  两个人之前跟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

  是报复么?好像也不是。

  他从来就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让她道歉其实真的只是想逗逗她罢了……

  那为什么呢?

  温以安想来想去……

  可能就是见着她身子的本能欲念在心底里作祟。再加上当初一点点的年少气盛。

  温以安总这么安慰着自己。

  那么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什么女人需要他用强的。

  可是那个盛夏午后一瘸一拐离去的背影却深深的刻在他的心头……经久不散……

  2还记得我么

  印悠然的心底埋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

  大学的时候,印悠然有过一个很要好的男朋友。

  可那个男生却在他生日的那天提出要跟自己上宾馆。印悠然当场就拒绝了。独自一人想了一夜,第二天就和那个男生提了分手。

  她不是不想把自己的身子交给心爱的人。只是……

  她心里的那个结,十几年来都没能解开。

  现在说自己不是第一次,可能对很多男人来说都已没有所谓。

  但印悠然不同。她出生于书香门第。从太爷爷那辈起,家里就是世代教书的。

  她从小受到的便是最传统的教育,最森严的家教。

  现在印悠然在一家小学当英文老师。工资不是很高。但是待遇福利却都很不错。可她最近却有些心烦。

  弟弟印悠南酒后驾驶,在路边撞上了人被关了进去。

  印悠然和父母去探望弟弟。印悠南虽一脸的悔恨。却依然无济于事。他酒后驾驶,付的是全责。对方伤的其实不重。印悠然和母亲天天轮流着去探望。钱也塞了,营养品也买足了。对方却依然不肯私下调解。

  印母印父都是本分的老实人,通了不少关系,却还是解决不了事情的本质。交通肇事罪属于公诉案件,赔偿再多的钱也要刑事处罚。

  弟弟才刚大学毕业不久,如果真的关了进去那就一辈子都悔了。

  印悠南要姐姐去找借车给他的人。说他会有办法。

  印悠然打了电话过去,对方却直嚷嚷:

  “抱歉,我现在自身难保。把车借出去,出了事是要付连带责任的!”

  印悠然却厚着脸皮:

  “可悠南说,你有办法……”

  “我有办法?我会有什么办法?”

  “谢先生。你帮帮忙,悠男才刚毕业,如果真的出了事,那一辈子就完了……”

  “……”

  对方沉默了很久,才迟疑地开了口:

  “这样……晚上我要去见个人……成不成我不知道……反正你把礼品带着……”

  印悠然连连道谢。去银行把自己存折里的钱都拿了出来。也没有告诉家里。独自一个人到了约定的地点。

  那个地址是一家蛮有名气的会所,印悠然曾经听朋友说起过。

  在大堂内见了弟弟口中的谢哥,三十来岁的样子。模样倒是老实。见了印悠然只问东西带了没有。

  印悠然点点头。谢哥打了个电话。不出几分钟,一名男子从电梯里出来。神情怪异地盯着印悠然。谢哥把印悠然拉到身后,解释道:

  “她是我妹妹。”

  男子这才神色正常的带着他们上了搂。在曲折的走廊上来来回回地穿梭。

  花了些功夫才到包间门口,嘱咐两人:

  “人就在里面……好好说话……”

  谢哥机灵地点点头。印悠然倒也不慌张,也跟了进去。

  一进包厢就不对了。缭乱的灯光晃得印悠然下意识得眯了眯眼。音响开得其大。根本就听不清人声。

  屋子里的人三三两两的坐着,见了他们也没什么反映。

  温以安嘴里叼着跟烟,正跟身侧的女子玩得尽心。会所的经理俯下身子对他耳语了几句。

  温以安随意的抬头,目光焦聚于一点,再也收不回去。

  印悠然同时一怔。眼神交错间那些不堪的回忆又一次冲进脑海。

  这张嬉皮的脸,化成了灰她都能认得!

  一旁的女子极具技巧地抚着温以安的颊,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埋怨道:

  “看什么呢?瞧你!都不怕看花了眼,她有我漂亮啊?”

  其实温以安见着印悠然的第一个反映还是这女的怎么那么干净啊。

  然后那个模模糊糊的面容就慢慢浮现了起来。

  经理还在一边涛涛不绝。温以安却什么都没听清。

  印悠然站在谢哥身后,突然就想到了一段话:

  “110?打给谁?我爸?”

  “……”

  “我爸就是公安厅的。有什么事不用跟他说,跟我说就成!”

  印悠然觉得好笑,那么多年了,她居然还能记得他当时说了些什么。

  温以安对经理吩咐:

  “让他们过来吧……”

  方才的经理招手让谢哥过去。谢哥用眼神示意印悠然。她却僵在了那里。

  “走啊……”

  “谢先生,抱歉……我还是不去了……”

  印悠然摆摆手,转身就走。

  温以安眼见着印悠然匆匆离开。忙得站起身追了出去。在转角处便拽住了她的手。

  印悠然一回头,还没说上什么话,就结结实实地冲着他的脸打了个喷嚏。唾沫星子洒了温以安一脸。

  温以安胡乱地抹掉,也不生气:

  “你跑什么跑!?”

  印悠然闻了他身上的一骨子香水味,喷嚏接二连三地打,怎么也停不下来。

  温以安拿出纸巾递给她:

  “这就是你欢迎老同学的方式?”

  喷得他一脸的口水……

  印悠然捂住自己的鼻子指指温以安的衣服:

  “香水……”

  这下他明白了过来,脱了自己的外衣,丢得远远的。

  印悠然趁温以安一个不注意。挣了他的手就往外跑。

  温以安一看情形不对。快走几步将他拉回自己身前。

  “跑什么你?有意思啊?”

  “你放开!”

  “呵呵,记得我是谁吧?”

  印悠然放大些音量:

  “我喊人了!”

  温以安点点头:

  “你喊你喊你喊!看谁来救你!”

  温以安死脱活脱地将印悠然拉进身侧空荡的包间里。

  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摸上了电灯开关却不急着打开。又笑嘻嘻地说:

  “我记得你……你也应该记得我……毕竟咱俩曾经那么的……坦诚相见……”

  印悠然的气势亦如当年,脱了高跟就发狠地往他头上砸:

  “我当然记得你!”

  “强”奸犯!”

  印悠然边叫边打,温以安吃痛,黑暗中抱起她来死死抵在门板上,沉声威胁:

  “信不信……我现在就干了你!”

  印悠然跟本就看不清他冷峻的面容,使力拍着他的脑袋。

  温以安的手艰难地伸进她裙下的底’裤里:

  “印悠然,你再打一下看看!”

  她不动了。手勾到掉落在地上的单肩包。黑灯瞎火的开始胡乱翻找起来。

  温以安却不动声色:

  “你在找什么?手机?怎么,又想打给我爸了?”

  印悠然突然摸到了包里的几大叠钱,沉默了好久。

  温以安见她一下子没了动静。也不出声。

  头稍稍的凑进,意外的嗅到一股熟悉的发香。

  他讶异自己竟然还能闻得出那股奇特的薄荷香……

  ……

  温以安有些发愣,印悠然的心底却忐忑的紧,再也不似方才的蛮横无理,轻声开了口:

  “你爸真是公安局的?”

  温以安被她一问,倒是没反映过来,随即想起了经理刚刚说的事,问道:

  “就是你把车子借了别人?”

  印悠然遥遥头,声音安静了不少:

  “是我弟弟,借了别人的车,撞了人。”

  温以安挑挑眉,终于了悟她像是换了个人的原因:

  “所以你替他擦屁股来了?”

  她又问:

  “你爸真是公安局的?干什么的?”

  温以安不削:

  “这种事不需要我爸,我就能帮你搞定……但是……”

  印悠然很识趣,鬼使神差的把钱掏出来。费力地塞到温以安的裤子袋袋里。

  他两手抱着他,摸不到东西。但还是分外明了她塞过来的是什么,依然嘻嘻笑笑:

  “你觉得……我看上去像是缺这点钱的人?”

  印悠然憋憋眉:

  “你觉得不够?”

  温以安在黑暗中抚摸着她的大腿根部,神态自若:

  “我告诉你……老子不缺钱……老子缺女人……”

  温以安刚开始觉得燥热难耐,一双臂弯便恰如时机地搂上了自己的脖子。

  他身子一僵,却没了动作。

  印依然也不知所措,颤着手给他解衬衣的扣子。

  温以安没有犹豫地嗯了门边的开关。

  房间瞬时大亮。

  挨在温以安怀中的印悠然倒是没有顾忌,继续解着他的扣子。根本就不敢向上看一眼。

  他却突然有些憋慌,猛得按住了她的手:

  “你倒是挺伟大……为了这点事还牺牲色相了!”

  “……”

  “如果我是个糟老头,你也准备这么干?”

  印悠然诚实地点头。继续手上的活。

  温以安将她放下来,狠狠地冲着她的唇吻了上去。

  印悠然不懂迎合,只是麻木地接受着他递过来的口水。

  见她没有任何的反抗,他竟顿感无趣,只微微与之分开,没头没脑地问:

  “知道我是谁么?”

  她过了很久才开口:

  “温以安……”

  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将裤袋里的钱塞回她的包里:

  “以后……别再这么勾引男人。”

  别说那是你干爹!

  温以安依然活得滋润,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越来越讨厌全身上下喷得香气十足的女人。可笑的是,他的那一群女伴无时无刻不洒得“花”香肆意,一股子浓郁的妖味怎么吹都吹不散。

  今早和他厮磨的那个妞,温以安亲着亲着就不自觉地停了动作。女人见他没了兴致又粘粘糊糊地勾过来。他倒依旧笑得温柔:

  “你们这些丫头,是不是都约好的呀?个个都把自己搞成香精似的才舍得上男人的床……”

  女人状似无辜地眨眨眼,嫩臂柔柔地搂上他的脖子:

  “你不喜欢啊?我下次换个牌子……”

  温以安捏捏她的鼻梁:

  “怎么会不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女人开始娇俏地笑。粉润的双唇印上温以安的眉眼,最后游蛇般的伸进他的嘴里,极尽妖媚的挑逗。温以安怎么也提不起劲,舌头麻木似的从两人纠缠的唇齿间溜出来,脱了裤子就进到女人的身子里,干了一波便褪出来。完成任务似的。女人要跟着他洗澡他也不让,给了些钱便匆匆打发掉了。

  下午的时候出了酒店,温以安一个人开着车漫无目的的晃……也不知是想法使然,还是鬼使神差,反正……

  他又到了印悠然的学校。为了不引起她的注意,温以安将车停在不远处的街道旁。步行走到学校门口。随意找了根树干靠着,又开始拿出打火机点起了烟。前面停着辆黑色奔驰,下来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戴了副墨镜拿着电话在那涛涛不绝:

  “亲爱的。我回来了,在你学校门口呢……”

  “……”

  “谁骗你了呀,我想死你了哟……”

  “……”

  “你等等得让我好好摸摸……”

  温以安抬抬眼,禁不住地嗤笑。这种人他自是见得多了。这一听口气也能估摸出个明堂。只是想着,为人师表啊为人师表。这现代人民教师也赶上了二’奶三’奶的风潮?

  四点左右的时候,一群群孩子蜂拥而出。温以安稍稍抬头,找寻着那张干净的面容。印悠然的脸对他来说辨识度奇高。也没张望多久,温以安便见着她在那娇滴滴的对着自己笑。

  温以安心头一荡,刚想上前说些什么。却瞧着印悠然甜腻腻地冲进先前那个中年男子的怀抱。男人宝贝宝贝的直叫。她也欢欢喜喜地笑。

  温以安掐灭了手里的烟头,不动声色的走上前去,将印悠然从中年男子的怀里拉出来。

  印悠然还沉浸在喜悦里,下一秒却被温以安抓进了怀,神情一片茫然。

  温以安瞧她那一脸“无知”的懵懂样,怒火腾腾腾地就向上冒,口气冷得都不像是自己的:

  “我还以为你真嫌我的味呢?!原来是榜着这口!”

  中年男子焦急地上去拉扯,温以安一把推开她,继续凶狠狠地瞪着印悠然:

  “他一晚上能搞你几次啊你就这么把肉给卖了!?你对得起你爸妈么你!?”

  温以安本就觉得自己没什么形象,更没什么优雅。他扯着喉咙在那喊。放了学的孩子,接着孩子的家长,下了班的老师都不知所以的望向这里。印悠然听着他给自己扣上的莫须有罪名,也不管旁人了,涨红了脸嚷道:

  “温以安,你别血口喷人!”

  他却回得更大声:

  “我血口喷人!?他刚刚亲爱的亲爱的叫谁呢!?啊?”

  中年男子强拉住温以安的手臂:

  “先生,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

  温以安发力推倒男人:

  “你他妈的谁啊!?我管我自个儿的女人轮得到你插嘴么?我还没报警说你嫖’娼呢!?”

  印悠然见男子顺势倒在地上,用尽了全力推打着温以安的胸膛:

  温以安也是火了,怒不可抑地抬手板住印悠然的脑袋:

  “你还难过了是吧!?你第一次被我肉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伤心啊!?”

  印悠然急得大喊:

  “你再说一遍试试!”

  “我就说!你第一次是被我进去的!你现在跟着他,就是个高等娼'妓!”

  印悠然听完他离谱的控诉完全愣住,泪水瞬时唰啦唰啦的淌下:

  “温以安,你不是人!”

  他觉得自己这么说她一点错都没有,可她竟还能理直气壮的反咬回来。

  温以安的心里既失望又心寒。一直觉得她是特别的,那么多年都没能忘怀。重新相遇,他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就算之后的故事无法继续,就算两人最终没能有什么好的结局,他还是庆幸自己心底能藏着这么一个特别的人。却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比自己身边那些女人还要道貌岸然。说出来的话也就没了修饰:

  “我不是人,你就是人了!?你现在在我眼里就是只……”

  后面的那个字他拼了命地憋在心头没能说出口。指着已经自行爬起的男子,双目圆睁:

  “你说说看,他是你的什么人?别可怜兮兮地告诉我那是你干爹!”

  印悠然听着温以安无理的指责,脸色愈加的苍白,心里既害怕又不甘。印象里,他一直都是玩玩笑笑附带着吵吵闹闹。这幅吃人的凶恶模样,印悠然真是第一次瞧见。

  他问那人是谁?那他又是谁!?对自己想骂就骂,想喊就喊。完全不分青红皂白!

  心想着,印悠然抓紧了包向着他的脸不顾一切地砸去:

  “温以安,你太莫名其妙了!我和我舅亲热,有你的什么份啊!”

  中年男子见场面几乎已经失控,找准了时机一把拉过印悠然,逃开了温以安的挟持。带着她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这次,他却再无任何的阻挠。独自在原地愣了片刻,随即匆匆赶到先前的停车地点。火速地开动车子。在十字路口追到了那辆黑色奔驰。还是跟着先上了高架,下了高架,又绕过几条街道。最后进了他分外眼熟的小区。温以安的手心沁着冷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来。但他很肯定,不是因为上女人上傻了,也不是因为吃饱了撑的。

  急急忙忙进到下部电梯里,找到记忆中的门牌号,考虑都不考虑,温以安抬手摁响了印悠然家的门铃。

  是印悠南前来开的门。见了温以安倒分外惊喜。忙客气地让他进去。

  印悠然正和舅舅坐在客厅里,面色都不好。印悠然见温以安竟追到了这里,脸色更是冷若冰霜,态度极其无礼:

  “你来干什么!?”

  印父严肃道:

  “然然,怎么说话呢!?”

  印悠然依旧我行我素,使力将温以安推开好大一步:

  “爸,就是他撞的舅舅!”

  温以安百口莫辩:

  “我……”

  “你出去!这是我家!你还想干嘛?!再打我舅舅!?”

  温以安牵住印悠然的手对印父印母低低头,声音充满歉意:

  “伯父伯父,我和悠然有些误会,我想带她出去谈谈……”

  “我没话和你谈!王八蛋!”

  印父沉了脸,声音几近咆哮:

  “印悠然!你怎么回事!”

  方才的中年男子倒是冷静的开了口:

  “悠然,跟他出去好好说说清楚……”

  温以安一听,强拉着印悠然出了家门。印悠然死抓着客厅的门把怎么也不肯走。温以安柔了声音:

  “听话!”

  “不要!”

  温以安扯下她紧握门把的双手,猛得将她扛进了电梯。印悠然顿敢一阵的晕眩。双腿猛烈地喘着他的背。不叫也不喊,奄奄地开始哭。泪水稀里哗啦地一把接一把。电梯里的人怪异地喵喵越哭越大声的印悠然。温以安一脸的囧意。只抱歉的对旁人笑。下了搂就把她丢进车子里。

  印悠然不断的抽泣。温以安却定下了心拿着纸巾替她擦起哭红的双眼,瞧着她慢脸的泪痕不禁皱眉:

  “难看死了……”

  印悠然一听,扯了纸巾就丢温以安脸上。

  他递去一张她就丢来一张。

  温以安也无所谓,搂过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印悠然,瘪瘪嘴开了问:

  “那人真是你舅?他干嘛叫你亲爱的呀?”

  印悠然的脑子晕得厉害,也没顾得上逃开,只对着他嚷:

  “关你什么事!”

  “你和舅舅怎么好成这样啊?那副亲亲我我的样子,谁见了不误会啊?”

  “误会?只有你这种下三滥的人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温以安闷哼一声,一脸的趾高气扬,掐着喉咙学着男子的声音开始“甜甜蜜蜜”:

  “亲爱的,我想死你了哟……等会出来让我好好摸摸……”

  他说得有身有色,活像那么回事。印悠然不哭了,转过头紧抿着唇在那偷偷的笑。温以安却一点也不嬉皮,板着面孔一脸的严肃:

  “你说,这是一个正常的舅舅会说的话么?”

  温以安见她颤着肩止不住的独自偷笑,一点也不觉得惊喜,只感到蹊跷:

  “哭得好好的,你笑什么?”

  印悠然侧侧身子,背对着他。还在笑。温以安有些急:

  “你认真点行不行!?”

  印悠然转回来,抬手轻拉下沾在他脸上粘着鼻涕的纸巾递给他看:

  “你真恶心……”

  温以安一点也不介意,只是继续着先前的话语:

  “你大了,不能再这么和你舅舅闹,会让人误会。”

  印悠然也正了色:

  “我和我弟弟从小就和我舅这样,出去都说我们是父女。只有你……”

  温以安也觉得自己又可笑又荒谬,对着她的眼却极其的真挚:

  “是我太心急了。没弄清楚。但现在这种世道,这种事多了去了。你又傻呼呼的。我怕你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印悠然一直都是好说话的料,碰到温以安却什么都变了调。冷眼看着他:

  “你说谁傻呢!?”

  他立即纠正:

  “不是傻不是傻,是单纯……单纯……”

  温以安抚上印悠然依然泛红的眼睛:

  “别哭了……听到了没?等等上去,你爸妈还以为我对你怎么了呢……”

  他的手指不是很光滑,有些毛糙。弄得她的脸痛痛痒痒,便微微躲开了些。反驳道:

  “你还没对我怎么?!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让我下不了台……”

  “那你也没给我长什么脸啊!?”

  印悠然看着温以安无关痛痒的表情,道出了他让自己最难以容忍的指控:

  “那你说谁是娼!?谁是娼!?”

  温以安也后悔,但后悔要是真的有用,那他现在也不用在这坐立难安了。于是对着印悠然好言好语:

  “我那不是气得么!”

  “王八蛋!”

  “喂喂喂,你嘴巴放干净点,人民教师怎么能这样……”

  “……”

  见印悠然平稳了呼吸,看上去不再那么生气,温以安极自然的亲亲她的头顶,扯开话题:

  “你今天怎么不打喷嚏了?”

  “不关你的事!”

  “是不是我今天洗得特干净就没味了?”

  她轻轻的嗅了嗅,挣着眼睛怪怪地看他。温以安拨着她黑亮亮的发:

  “印悠然,要不要跟着哥哥?哥哥没味了……”

  “不要!”

  “为什么?”

  “因为你说我在卖肉,还打我舅舅……”

  他点点头:

  “行行行,不强求。”

  随即又特别没素质地将她搂紧了摆在胸前,坏坏地笑:

  “印悠然,你也有味儿……”

  见她狐疑地低头闻。温以安又开始不正不劲,再没了刚才的恶声恶气:

  “你染了哥哥的味儿,洗不掉了……”

  说着,俯头将嘴粘了上去。她的舌头湿湿滑滑,他越加了无休止的吸舔纠缠,这样的吻虽然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却依然让他浑然忘我地沉醉。知道自己的身体快烧着了,温以安火速地与那清香的唇舌分开。抱怨道:

  “因为你,我现在吻谁都没味了……”

  印悠然下意识的就问:

  “你吻谁了?”

  温以安似笑非笑:

  “你想知道?”

  她撇撇嘴:

  “不说算了……”

  “就一女的,早上亲的……特没劲……”

  又无心地补了一句:

  “还没你漂亮……”

  印悠然没回应他的话,冷静地质问:

  “你上次说过不会再来找我了……怎么说话一点也不算话?!”

  温以安也很镇定:

  “哦,我侄子开始在那学校上学了。我今天是来接他的。”

  “一年级?”

  “恩恩。”

  “哪个班的?”

  他答得很流利。

  “六班。”

  印悠然明白地点点头,然后开了口

  “一年级只有五个班……”

  温以安听完就不做声了,印悠然却接了话:

  “温以安,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不想再看到你……”

  “哦。”

  她开了车门准备下去,他却一把拉住了她:

  “不想看到我,为什么要让我亲?”

  印悠然一脸的沉静,习惯性的开始想,随后认真地回答:

  “因为我一见了你,就乱得不知所以……不晓得该怎么回应……”

  “……”

  别再叫我宝贝

  夜色很美,印悠然和舅舅坐在阳台上闲谈。舅舅也是老师,不过一直在国外教书。最近学校放了假他才得空回来。舅舅见印悠然直管自己发呆,也不理他所说的话,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嘿,宝贝儿,想谁呢?”

  印悠然脸色一滞,低低地回:

  “没有。”

  两人都静静地呆着不说话。印悠然稍稍昂头,满天的繁星隐隐闪烁,甚是迷人。她一边看一边开了口:

  “舅舅,以后不要再叫我宝贝了……会让人误会……”

  身侧的男子神色瞬间一紧,但很快,眉眼便完全地舒展开:

  “我都叫那么多年了,也没见你嫌弃,怎么?男朋友一发话,就不让叫了!?”

  印悠然默然,不承认也不否认。想了片刻才说道:

  “舅舅,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但是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印悠然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可那种感觉太过真实。即使他说话粗鲁,即使他动作无度。就算他身上有她讨厌的香水味,就算他浑身上下迂腐又粗俗。她还是喜欢了。喜欢了他紧张自己的认真神情。喜欢了他问自己要不要跟了他的专注眼睛。

  印悠然神色凝重地看向身边的男子: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清醒的……但是我拒绝他的时候,真的很伤心。”

  舅舅拍拍她的头顶:

  “既然喜欢,为什么要拒绝?”

  印悠然又开始仔细地想:

  “他说他有好几个女朋友。我如果不拒绝,那就是其中之一。我不要……”

  舅舅歪歪头,一语中的:

  “你想做他的唯一?”

  “对……”

  “那就勇敢的告诉他,如果他不肯,那就别再见面。”

  印悠然瘪瘪嘴:

  “我已经让他别再找我了。”

  男子看着她无奈又抑郁的样子,打趣道:

  “说出了口又后悔了?”

  “没有后悔,只是难过……”

  “就是后悔了啊……”

  印悠然强调:

  “不是后悔,是难过!”

  “难过就是后悔的一种表现形式……”

  “……”

  印悠然没有接话,舅舅却突然端正了神色:

  “悠然,如果确信自己喜欢,就去找他说说看,等到你不难过却后悔了,就真的来不及了……”

  “……”

  ……

  温以安继续夜夜笙歌,美酒陪伴,佳人左右,过得潇洒,活的惬意。

  但他的心是空的。贫瘠而荒芜。里面什么都放不了,也装不下。

  坐在包厢里和身边的女伴划拳。规则是输一局脱一件。

  温以安今天的运气不太好,却也高高兴兴的在那脱衣服。扯了外套,再解了衬衫。好不容易扳回一局。温以安直拉下身侧女子的裙子。大伙儿开始嘻嘻哈哈欢快地笑。

  女人不害羞,穿着几乎真空的底’裤爬上温以安的大腿。

  温以安搂抱住女人娇软的身子,上身亦赤膊。对着她亲了右颊再亲左颊。

  女人撅着俏丽的小嘴,撒娇着:

  “亲嘴巴……我要亲嘴巴……”

  温以安宝贝似地哄:

  “好好好……亲嘴巴秦嘴巴……”

  他笑地开怀,喝了口酒,正抱着那国色天香欲亲下去。却听到了一声清明的呼唤:

  “温以安……”

  他微微地撇头,眯了眯眼。昏黄的灯光下,印悠然干净分明的脸清晰可见。

  印悠然跟着上次的那位经理进来,站在门口只盯着温以安看。眼里没什么情绪。好像平静,又好像并不安定。

  温以安没即可放下腿上的女子。只是大声招呼着印悠然:

  “是你啊!?”

  “……”

  “进来坐进来坐。”

  印悠然很听话,走进房间里,径直坐到温以安的身旁。温以安问她要喝什么,印悠然摇摇头。只是看看女子手里端着的那杯酒。

  女人当然是不顾旁人的,身子牢牢贴住温以安,下’身若有若无的与他磨蹭着。

  印悠然紧盯着几乎全’裸的女子看。

  温以安紧盯着神思自若的印悠然瞧。要笑不笑。他的心里其实焦躁得不行。却还是强装着镇定,抚摸起女人的身子,嬉笑着问:

  “宝贝儿,有人说哥哥身上有怪味儿,你给我好好闻闻……有没有?”

  说着,温以安把头凑进女人的颈脖子里。女人被他弄地咯咯咯的直笑:

  “有味儿有味儿……我的香味儿……”

  温以安也跟着笑。

  印悠然又镇定地唤了声:

  “温以安,我有话跟你说……”

  温以安长臂环过她的肩膀,左抱了一个又搂了一个:

  “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印悠然指指依然腻腻歪歪坐在他大腿上的女人:

  “我不喜欢她身上的味道,能让她走开么?”

  她说的很认真,完全不似在开玩笑。

  包厢里的人本来就不多,听了印悠然这句话都瞬时安静下来。一一侧头转向她。

  温以安怔愣地凝望着印悠然。身上的女子却不依了,勾上温以安的脖子亲了一口:

  “呵呵呵,你不喜欢我的味儿……哥哥喜欢……是吧?”

  温以安没回话,只下意识了搂紧了怀里的印悠然:

  “你再给我说一次……”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的味儿……恶心……”

  温以安点点头,笑眯眯地对着身上的女人说:

  “有没有听到?人家嫌你恶心……说你有味儿……”

  讲完,立马推开大腿上的女人。抽了叠钞票塞进女人的内衣里,拉了印悠然就往外走。

  温以安牵着印悠然,也不知要去哪里,直觉她要说什么。便又让经理开了个安静的包间。

  一坐下便急急发了问:

  “谁带你来的?”

  “上次的那个经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碰碰运气.”

  温以安起身给自己倒了杯白兰地。与她隔开些距离:

  “怎么?又有事要我帮忙……”

  印悠然也自行倒了一杯。回道:

  “没有。”

  温以安本来想阻挠,见她一口气灌了下去,脸不红气不喘的。也就没再说什么.

  印悠然喝了一杯又接了第二杯,边倒边问:

  “刚刚那个人……是你女朋友?”

  温以安不置可否,对着她点了点头:

  “算是吧……跟她在床上还挺熟……”

  印悠然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温以安,他被她看得不知怎的就有些莫名的心虚。印悠然倒说出了心里话:

  “她好漂亮……”

  温以安一惊,想过去抱印悠然,说她也不差,却担心她又开始打喷嚏,便坐在原地回着:

  “那你还说人家……”

  印悠然这下连眼睛都不眨了:

  “我那是骗人的,看她坐你腿上,心里不舒服……”

  温以安的眼睛却开始眨了,有些惊奇,又有些不可思议。

  印悠然替自己倒了第三杯,一骨碌的全吞下去。然后搜得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温以安面前,勾住他的脖子学着方才那个女子的妖娆姿势,坐上了温以安的大腿。极其认真地问:

  “你喜欢那个女孩子的什么?”

  “哪个?”

  “就刚刚那个……”

  温以安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没什么好回答的,于是敷衍道:

  “她漂亮,身材好……床技也棒……”

  印悠然点点头,面色挂着不寻常的绯红,接着就真的开始打喷嚏。温以安心里不是滋味,忙将印悠然放回沙发上,抽了纸巾递给她,严肃道:

  “你给我好好坐在那里!别过来……”

  温以安于是又识趣地与她保持了些距离。

  印悠然却开始喃喃自语:

  “温以安……我没那么漂亮,身材也不好,床技更是难以想象的糟糕……但是我喜欢你……喜欢上你了……”

  她说着说着,便趴倒在了沙发上一动都不动,而此时的温以安,早已愣在原地……

本文放弃爱你番外 温以安的秘密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