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娘娘腔番外三

[导读] 娘娘腔是一本非常优秀的小说,在作者完成小说全文创作后又为喜欢她的粉丝们写了小说番外,娘娘腔番外共有5个部分,番外007为大家提供小说娘娘腔新版5则番外全集在线阅读。

  星期五晚上下了班,李程秀先到的家。一回家就看到正正在地毯上爬,茶杯在旁边儿咬着他的裤子往前拽,保姆在后边儿跟着。正正看到他回来,就咯咯笑着朝他爬来。

  李程秀心里那个高兴,脱了鞋坐在地毯上,等着正正一点一点努力,直到小手碰到他的膝盖。他把儿子和狗都抱了起来,一阵亲热。

  保姆笑着说:“李先生我先回去了,晚饭的材料都给你准备好了。”

  李程秀笑道:“谢谢,路上小心。”

  保姆走后,李程秀抱着俩小东西腻歪了一会儿,就把孩子放回婴儿床,起身去准备晚饭。

  正常情况下,邵群会比他晚一个多小时回来,当员工的和当老板的,自然是不一样。

  只是没想到今天邵群会回来得这么早,他刚把手洗干净,大门就开了。

  邵群黑着脸进门了。

  李程秀接下他手里的材料:“今天这么早?”

  邵群闷闷地点点头,上去抱着他,把头歪到了他肩膀上,也不说话,就这么站着。

  李程秀以为他累了,或者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的,就抚着他的背安慰着:“怎么了,那个项目出问题了?”

  “……不是。”

  “那怎么了?”

  “……晚上有两个人要来咱们家。”

  “哦,谁呀?”

  “我弟弟。”邵群语气简直是怨气冲天,听上去来的好像是他的仇人。

  “你弟弟?那个,在美国的那个表弟吗?”

  “对。”

  李程秀突然呼吸有些紧张:“那跟他一起来的……”

  他早已经从邵群口中得知黎朔现在和赵锦辛在一起,俩人已经处了不短的时间了。

  李程秀虽然很关心黎朔的近况,但碍于邵群和黎朔紧张的关系,他不敢多问。因为不管是问黎朔的事情,还是季元祁的事情,邵群都有可能发脾气,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把李程秀惹恼了,还要沮丧地来道歉。一来二去,李程秀也不想多惹争端了。

  他不能理解邵群为何这么小心眼,他只是想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他在这个世界上朋友太少,有一个算一个,他都关心着。

  邵群咬牙道:“对,黎朔。”

  李程秀眨了眨眼睛,奇道:“如果你不想他来,为什么不拒绝?”

  邵群把大脑袋抬起来,忿忿道:“是我姐让我弟来看我的,姓黎的非得跟着,算他有本事,能让锦辛听他的话。”

  “那他们处得挺好吧。”

  “嗯,应该还行吧。”邵群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先说好了,晚上他们来了,你可不能……不能太热情。”

  李程秀笑道:“你想得太多了,我和黎大哥……都有人了,现在只是朋友,你大方一点行吗。”

  “哼,也就你这么想,我告诉你,黎朔那老小子,绝对不是好东西。我弟长那么帅,他要识相就带着他哪儿凉快儿哪儿呆着去,干嘛非得死皮赖脸的要来看你。”

  李程秀温言道:“他只是来看看我过得好不好,就像我也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晚上他来了,你要礼貌一些。”

  邵群脸色还是很难看。

  李程秀叹了口气。忙了一天回到家,要哄俩孩子和一只狗,生活真是很充实。他拍拍邵群的背:“你先陪陪正正,我去做饭,一会儿叫你。”

  邵群“嗯”了一声,走了两步又转回来:“媳妇儿给我亲一口。”

  李程秀浅笑着亲了他一下,邵群抱着他好一顿腻歪,才意犹未尽地放开。

  一家四口吃完饭后,李程秀动手准备了好几道点心,把水果都摆得跟拼盘似的。

  邵群看着就不太乐意,在旁边儿直撇嘴。

  李程秀假装没看见。

  邵群小心眼不是一天两天了,李程秀也基本习惯了。如果是Adrian,无论是专卡饭点来找他,还是双休日把他拽出去玩儿,邵群都还算宽容。但如果是季元祁,哪怕是打个电话,邵群都能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一整天。

  其实邵群现在比以前好了太多,只要还在他忍受范围内,他轻易不敢跟李程秀发脾气。

  但季元祁和黎朔在他心目中的厌恶程度和威胁等级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季元祁就是个ru臭未干的小屁孩子,掀不起大风大浪,李程秀也不喜欢他。黎朔就他妈不一样了,是邵群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终极情敌,只要一想起他和李程秀的那段儿,他还能烦躁难受得一晚上睡不着。

  一想到晚上就要见到这个人了,什么不好的回忆都上来了,邵群能舒坦就怪了。

  试问普天下所有男人,谁能坦然面对自己老婆和旧相好千里来相会,操!

  邵群倚着墙看李程秀忙进忙出,平时只要有空都会帮个手的他,现在一手都不想伸,反而恶意道:“媳妇儿,你知不知道姓黎的是给我弟弟压的。”

  李程秀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尴尬道:“不知道。”想了想不对,就语带责备道,“你,你又怎么知道。”他真觉得邵群越来越像小孩儿了。

  邵群哼了一声:“不用想都知道,我们家的人,怎么可能屈居人下。”

  李程秀皱眉看了他一眼:“那你,你也不能屈居人下是吗。”李程秀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并没有在意过两个人在一起究竟是谁做主导,但是邵群的语气听上去好像这是一件多不堪的事。

  邵群一愣,随即知道搬石头砸自己脚了,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李程秀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邵群有点儿急了,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和李程秀有啥不痛快的,一会儿他还得在姓黎的面前秀恩爱呢,不腻歪死他他邵群名字就倒着写。

  邵群赶紧上去哄他:“程秀,你不会生气了吧。”

  李程秀微微一笑:“怎么会呢。”

  邵群松了口气。李程秀脾气一向好,自己只要不太过分,就都相安无事。

  下一秒,李程秀略带严肃地说:“不要为难黎大哥,他毕竟是客人。”

  邵群不屑地哼了一声,没回话。

  俩人各怀心事,等着客人登门儿的时间,感觉无比地漫长,好不容易,门铃响了起来。

  李程秀起身打算去开门,邵群把孩子交给他:“我去。”

  话虽这么说,李程秀怕俩人一见面就出什么问题,也跟在了后面。

  邵群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忿然把门打开了。

  门一开,长了一张笑面的赵锦辛就兴奋地叫道:“哥。”说着上来就搂住了他,“哥,你想我没?”

  邵群没给他好脸色,看到他身后的黎朔之后,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赵锦辛笑嘻嘻地照他肚子打了一下,道:“哥,你看你,真小心眼儿。”

  邵群哼道:“你们不是跑海南倒腾酒店去了,没事儿跑我这干什么。”

  “三亚到深圳这么近,我不来看看你,说得过去吗……哎呀,我的小宝贝儿!”赵锦辛叫了一声,就冲正正去了。

  李程秀给吓了一跳,手里一空,孩子就给抱走了。

  赵锦辛鞋也不脱,直接大大咧咧地抱着正正进了门儿。

  黎朔和邵群在门口干瞪眼儿。

  李程秀看到黎朔,觉得心怦怦直跳。他虽然始终无法对黎朔产生别的感情,但也无法忘记这个人对他的好,尤其是过了这么久再相见,心里不可能一点波动都没有。

  黎朔看着他,就像当初第一次见面那样,露出一个温柔又优雅的笑容:“程秀,好久不见。”

  李程秀怔怔地点点头:“黎大哥……好久不见。”

  邵群不爱看这两人之间什么什么暗涌的眼神,过去搂住李程秀的腰:“走进屋吧。”

  屋里赵锦辛已经咋呼开了:“嫂子啊,正正喝奶了没有,我能喂喂他吗,我还没喂过孩子呢。”

  邵群笑骂道:“你喂个屁,你有那功能吗。”

  李程秀赶紧回答:“吃过了”,然后冲黎朔道,“黎大哥,快请进。”

  黎朔淡笑了下,随手关上了门。

  赵锦辛抱着孩子凑到黎朔身边儿,贼笑道:“你看,好玩儿吧,咱们也弄一个吧。”

  黎朔无奈道:“那句话怎么说的……想一出是一出。”

  李程秀招呼两人坐下,给他们端上了茶点水果。

  黎朔看着桌子上的几样点心,冲李程秀笑道:“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邵群眼里直冒火,眯着眼睛瞪着黎朔:“吃你的,哪儿那么多废话。”

  黎朔没搭理他,拿起一块芋头酥,就要往嘴里放。

  赵锦辛把脸凑了过来,张着嘴冲他“啊啊”直叫。

  黎朔看了他一眼,只好把点心塞他嘴里。

  赵锦辛费劲地腾出一只手,抓着黎朔的下巴,毫不犹豫地亲了下去。

  黎朔皱了皱眉头,但并没有推开他。

  赵锦辛脸皮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邵群和李程秀在旁边一眼不眨地看着,连黎朔脸都有些红了,他还能淡定自若地把这个吻加深,然后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他。

  亲完了,赵锦辛给了邵群一个“不用谢”的得意表情。

  黎朔抹了抹嘴角的点心,轻描淡写道:“下次别这么胡闹。”

  李程秀是在场人里最尴尬的,眼睛都不好意思看这两个人了。

  邵群这才高兴起来,问起了赵锦辛在国内的投资情况。

  李程秀也和黎朔聊了起来。聊的也都是工作之类的事,和彼此的近况,有邵群在场,并且时不时拿眼睛划拉他们,根本也聊不了别的。

  黎朔说他和赵锦辛一起在香水湾投资了一个产权酒店,这段时间都忙这个事情,他觉得比一天到晚都是数字的生活有趣多了。

  李程秀了解到黎朔把事务所卖掉后,一身轻松,有了更多的个人时间,陪伴家人和朋友之类的,也非常替他高兴。

  黎朔也夸他现在说话顺畅多了,几乎听不出什么异样。

  李程秀就笑着说现在不像以前,现在每天都说话。

  黎朔趁着邵群和赵锦辛聊得正欢,没看他们,突然凑近了李程秀,明亮的眼睛直直望进李程秀眼底,他压低声音道:“程秀,你跟黎大哥说实话,你过得好吗?”

  李程秀愣了一下,微微偏下头,轻声道:“黎大哥,你放心吧,我现在有工作,有朋友,有家,我过得挺好的。”

  黎朔苦笑道:“是吗,我到现在还是想不通,你为什么……”

  “你们说什么呢靠这么近!”邵群站了起来,横到两人中间,一脸如临大敌的神色。

  赵锦辛直翻白眼儿:“哥,你能不这么丢人吗。”

  黎朔慢慢坐直了身子,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可这表情看在张牙舞爪的邵群眼里,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邵群也觉得自己这么小肚鸡肠,尤其当着弟弟的面儿,确实不太好看,可他真控制不住自己。他一看到黎朔靠近李程秀,就觉得全身里的暴力细胞被叫醒了,恨不得把黎朔顺窗户扔出去。

  实际上黎朔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儿,邵群也有足够的理由上去踹他两脚,更何况他和李程秀说话了,说话也他妈不好好说,还敢当他面儿咬耳朵。邵群在心里把黎朔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李程秀都觉得丢脸了,轻轻拽了下邵群的衣角。

  邵群黑着一张脸,看了看自己媳妇儿,又看了看自己弟弟,强忍着把火气憋了回去。

  赵锦辛觉得这气氛太差了,再呆下去也没意思,就跟邵群说:“哥,我们好久没见了,要不出去喝一杯?”

  邵群指着黎朔:“他去吗?”

  黎朔站起身,对赵锦辛道:“我先回家吧。”

  李程秀也跟着站了起来:“不多坐一会儿……”

  邵群上去搂着他:“你就别去了,家里得有个人。”

  李程秀本来也没打算去,家里有孩子,怎么能不留个人:“我知道,你去吧。”

  邵群抓起外套,想想又不对,冲黎朔道:“你不会自己跑回来吧。”

  赵锦辛有些不高兴了,皱眉道:“哥!我看今晚大家都挺正常的,就你不正常。”

  邵群被说得有点难堪,可还是不放心,揪着衣服不肯动弹。

  黎朔叹了口气,都懒得看他:“我回家,不放心就打我家里电话。”

  邵群这才算消停了,他道:“你们先下去,我跟他说句话,马上来。”

  黎朔多看了李程秀两眼,笑着跟他挥了挥手,这才跟着赵锦辛走了。

  俩人一走,邵群算是炸开了,不依不饶地问:“他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李程秀对邵群今晚的表现无奈透了,也没什么太好的语气:“只是问我过得好不好。”

  “你哄小孩儿呢!两个人趴那么近就为了问句你过得好不好?”李程秀这么敷衍的回答,更让邵群坚定了俩人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话。

  李程秀脸上蒙上一层薄怒:“你能不能别再闹了。你弟弟和黎大哥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弄得大家都尴尬,你何必呢。”

  邵群也怒道:“这还成我的错了!你问问你自己,从姓黎的进来,你眼睛看过我吗,一进门就跟他眉来眼去的,准备了一晚上的东西全是他爱吃的,俩人还趁我不注意在那儿说悄悄话,你让我心里怎么想!”

  李程秀被他说得脸都红了。那些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待客之道,在邵群眼里,怎么就变得如此严重,这一晚上明明是邵群处处找事,到头来却是他的不对。

  “邵群,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其他朋友来,我也会准备他们爱吃的,何况黎大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过我,这点心意算什么呢。你今天晚上太无理取闹了,如果不是黎大哥不跟你计较……”

  邵群被他一口一个“黎大哥”给叫得快吐了,他瞪着眼睛低吼道:“左一个黎大哥又一个黎大哥,你恶不恶心人!在你眼里你那黎大哥就是神仙是不是,我处处比不上他是不是,他是宽容大度不跟我计较就我小肚鸡肠是不是!他他妈跑到我家来跟我媳妇儿眉来眼去的老子还得忍着!”

  李程秀气得身体直抖:“你、你无理取闹,、我们只是说话,你这都、这都说的什么,你就不能有点礼貌……”

  邵群给气红了眼睛,口不择言道:“去他妈的礼貌,姓黎的睡你的时候,想过对我礼貌没有!”

  这句话说完,两人之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李程秀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当初他不想解释,是图一时痛快,现在……现在他更是什么都不想说了。两人重新在一起一年多了,从来没这么吵过,他以为邵群的脾气多少是改了些的,没想到只是平时忍住了,今天一下子爆发起来,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么伤人。

  邵群甩出这句话后,立刻就后悔了。李程秀跟黎朔的事,在他心里就是个定时炸弹,他拼命告诉自己忘了,不要在意,他也知道是自己的混蛋成就了他们俩的关系,可是他真的没办法释怀。

  他恨黎朔,恨黎朔碰了他的人,玷污了他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可是他更恨自己。如果不是那个名叫邵群的大傻逼没把李程秀抓紧,中间他能少遭多少罪,今天又该是怎么一副光景。

  李程秀跟黎朔那段儿,就是他心里的一个毒瘤,藏得越深,扩张得就越大,爆发起来,就更加难以收拾。

  他现在就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也收不回自己说出去的话。他有些无措地看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李程秀,心上一阵刺痛。

  “程秀……我……”

  李程秀轻声道:“你下楼吧,他们还等着你。”

  “程秀,我刚才……”

  “下楼吧。”李程秀转过身,邵群看不到他的表情,“下去吧,别让他们等久了。”说完径自回了房间。

  邵群看着房门轻轻掩上,觉得呼吸一紧。他烦躁地扒了扒头发,抄起外套冲出了门。

  听到邵群甩上门的声音,李程秀难受地叹了口气。

  其实如果邵群不提起,他真的已经把这件事给忘了。这些日子邵群对他一直很好,他有意或无意的,尽量不再去想以前的事,只想好好生活。

  现在想想,对这个事耿耿于怀,也确实是邵群的个性。

  李程秀坐在婴儿车旁边,看着熟睡的孩子,怔了很久。

  等邵群回来,还是解释一下吧,他想。

  当初没有否认,不过是故意想激怒他,现在两个人既然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了,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让邵群不高兴。

  他希望这个家一直是平静的,幸福的,他们走到今天,彼此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他不愿意让邵群难过,所以这个事,应该跟他解释清楚。

  打定主意,李程秀心里顿时轻松了一些。

  他给邵群炖上解酒的汤,把时间设定好,就打算去睡觉了。

  洗完澡,刚把被子铺好,手机就响了。

  拿起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轻轻按下通话键:“喂?”

  “喂,程秀。”

  李程秀一愣,“黎大哥?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黎朔轻笑道:“只要想要,总有办法的。”

  李程秀深吸了口气:“黎大哥,你,你到家了。”

  “嗯,刚到家,他们俩去喝酒了。”

  “哦……”

  “程秀,这么晚打电话,没打扰你休息吧。”黎朔的嗓音一如既往地温柔,简直能把人听醉了,李程秀觉得黎朔的声音,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

  “没有,没关系。”

  “程秀……如果你不急着睡,我们聊聊好吗。”

  李程秀轻轻揪着床单,心里有些挣扎。

  “本来想约你出来,不过后来想想,不太合适,毕竟我们……而且你一直是有分寸的人,你也不会答应,是吗。”

  李程秀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今天的问题,我其实还没问完。”

  “你、你说。”

  “我当时想说,我到现在还想不通,为什么你宁愿选择邵群,也不选择我。我哪里比他差吗?”

  “不是……黎大哥,你很好。”李程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而且他觉得,黎朔也未必真的想让他回答。

  黎朔轻轻叹着气:“有时候觉得是造化弄人。我一直觉得你是我见过的人中,最适合我的,可偏偏却被别人抢了先手。其实我看得出来,锦辛也跟我说过很多,邵群现在对你,真的很好。我大概只是不甘心吧。”

  李程秀轻声道:“黎大哥,你跟赵锦辛,不也很好吗。”

  “他呀。”黎朔苦笑道,“还可以吧。他是个不错的情 人,跟他在一起很愉快,可也不过如此了,锦辛太年轻,能有什么长性呢,我们不过是……作伴吧。”

  李程秀沉默地听着。

  黎朔语气里的那股苍凉,让他难受。

  他知道黎朔一直在找的,是个能跟他安稳生活的人,他也看得出来,赵锦辛那样眉梢都带着风流的人,不是黎朔想要的那一种。

  李程秀不禁为黎朔感到痛惜,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不能如愿呢。

  黎朔似乎是很久没有跟人倾诉了,两个人就像老朋友一样,缓缓地聊着。

  黎朔道:“前几天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人,是个中学老师。人很安静老实,笑起来还有酒窝,我觉得挺可爱的,打算交往试试。”

  李程秀道:“那,那赵锦辛呢?”

  “哦,他无所谓的,他自己也没闲着。我们就是这样罢了,小程秀,男人和男人之间,不像你想的那么单纯。也只有你这样的,值得人为你专一。”

  李程秀轻叹道:“黎大哥,不管怎么样,不要糟蹋自己的感情呀。”

  黎朔沉默了一下,随即笑道:“不要小看你黎大哥,我年轻的时候,可也是万花丛中过呢。”

  说完两人都轻声笑了起来。

  他们不知不觉就聊了很久,那一晚上说的话,可能比他们当初在一起时加起来都要多。

  李程秀觉得自己终于能够坦然面对黎朔,把他当成一个久不见的朋友,和值得尊敬的前辈,那份沉重的愧疚,也减淡了很多。

  俩人说了半个来小时,突然有电话打了进来,李程秀一看是邵群的,赶紧跟黎朔说:“黎大哥,我接个电话,你等一下好吗。”说完有些紧张地切换到邵群那边儿。

  邵群沉声道:“你还没睡?”

  “嗯,正准备睡。”

  “你跟谁打电话呢。”

  李程秀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只能沉默。

  邵群深吸了一口气,紧握着手机,问道:“难道是姓季的小子?”

  李程秀有一瞬间的犹豫。要不就顺着他的说法回应?毕竟比起黎朔,邵群反而能对小季宽容一些。

  可他觉得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撒谎呢。

  也就这么一犹豫的工夫,邵群已经紧迫地追问:“到底是不是他,还是别的人?”

  李程秀道:“不是,是黎大哥。”

  邵群那边陷入了沉默。

  他抬头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卡座里,正时不时挑衅地瞪他两眼的季元祁,心里五味杂陈。

  他刚才简直是怀着自虐的心理,想试探李程秀会不会骗他。

  赵锦辛给黎朔打电话占线的时候,他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紧接着就给李程秀拨了过去,果然也在占线。

  李程秀在和黎朔说话,以及李程秀至少没有骗他这两件事加在一起,究竟是让他更加难过,还是多少有些安慰,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他这么小心眼的性格,要不是因为太喜欢李程秀,怎么可能宁可让自己难受也要尊重他的交友自由,只是没想到这比他想象中还要难以忍受。

  李程秀马上解释着:“邵群,你别多想,我们只是说说话。”

  “说什么?你们两个究竟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是,随便聊聊。”

  “聊什么?聊你为什么最后没跟他走,还是聊我怎么死皮赖脸把你留下来的。”

  李程秀深吸了口气,邵群语气里的委屈让他听了心疼。

  很多时候他明明觉得自己做得并不过分,很多时候他觉得是邵群不可理喻,可为了不让邵群难过,他还是得一次次妥协。因为让邵群妥协,尤其是为了他的事,简直好像比砍他两刀还难受。

  李程秀疲惫地闭上眼睛,轻叹道:“我这就不跟他说了,可以吗。”

  邵群觉得自己的嘴好像失去了控制:“你们说完了吗,久别重逢,应该一肚子话要讲吧,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李程秀颤声道:“邵群,你一定要这样吗,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

  邵群咬着牙不说话,最后直接把手机挂掉了。

  赵锦辛在他旁边儿直摇头,给他满上酒:“哥,黎朔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他很有分寸。讲个电话怎么了?你能不能不这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烦人。”

  邵群猛灌了一口酒,表情很是阴翳。

  赵锦辛看他这样子真是不舒服:“哥你现在就他妈跟个娘们儿似的,你还是我哥吗?”

  邵群狠狠瞪了他一眼:“滚,敢这么说你哥,找打是不是?”

  赵锦辛不屑地哼了一声:“谈个恋爱谈得这么婆婆妈妈,你现在也太丢人了吧。”

  邵群把杯子往桌上狠狠一拍,有些火了:“你他妈大老远找我晦气来了吧。要不是你把那个傻逼带来,我现在跟他什么事儿没有,和和睦睦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你还敢数落我,我他妈警告你,你再敢挤兑我一句,就是你我也照打。”

  赵锦辛撇撇嘴,最终是没接着刺激他。他冲着倒酒的小弟招了招手,附在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塞给他小费:“去吧,找俩像样的。”

  邵群一杯接一杯地灌酒,时不时抬头跟不远处的季元祁互瞪眼。


本文娘娘腔番外三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