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娘娘腔番外五

[导读] 娘娘腔是一本非常优秀的小说,在作者完成小说全文创作后又为喜欢她的粉丝们写了小说番外,娘娘腔番外共有5个部分,番外007为大家提供小说娘娘腔新版5则番外全集在线阅读。

  转眼,两年过去了。

  邵群和李程秀夫夫俩的小日子越过越恩爱甜蜜,因为有正正的存在,活脱脱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两岁半的正正已经能跑能闹,一天大部分时间不消停,邵群为了解放他和李程秀,一口气请了三个保姆看着,但正正最黏的还是李程秀。

  下班回到家,正正扯着嗓子喊着“爹地”,从楼上“咣咣咣”地跑了下来。

  李程秀呵斥道:“不要跑,正正,说了很多次了,不可以这样跑,摔下来怎么办。”

  正正充耳不闻,笑着要往李程秀怀里扑:“爹地抱。”

  李程秀已经半蹲下来伸出了手,邵群单手把正正从地上捞了起来:“别闹他,他累一天了,程秀,你去洗澡吧。”

  正正不满地撅着嘴:“我要爹地抱,不要爸爸抱。”

  邵群轻轻拍了他屁股一下:“有什么区别啊,老实点儿。”

  “不要,我要爹地抱。”正正在邵群怀里拼命扭着肉呼呼的小身段。

  李程秀放下公文包,从邵群怀里接过了孩子:“没事,我来吧。”

  邵群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别太累了啊,我去打个电话。”

  李程秀笑着冲他点点头,就把孩子抱到了沙发上,陪他玩儿了一会儿。

  保姆做好饭了,招呼他们吃饭,正正的吸引力顿时被餐桌夺去了,李程秀这才倒出空来,回卧室换下了身上的西装。

  打完电话的邵群,正好从阳台走进来,一眼就看到李程秀背对着他在换衣服。好吃好喝地养了两年,李程秀依旧半点胖不起来,后背微凸的脊椎、修长偏瘦的体态、稀疏的体毛、白皙的皮肤,让这个已经年过三十的男人,背影看上去还像个学生。

  邵群心中一动,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李程秀。

  李程秀吓了一跳:“邵群?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

  “怎么没声音了,明明是你没听到,想什么呢你?”邵群低下头,火热的唇贴吻着李程秀的面颊。

  李程秀放松地靠在邵群身上,长吁一口气,看上去确实是有心事的样子。

  邵群道:“你怎么了?真的在想事情?”

  李程秀点点头,忧心道:“上个礼拜回家,爸和大姐又说正正长得不像你了。”

  “哦,你管他们的,当没听见就行了。”

  李程秀抓着衣服,欲言又止。

  邵群的吻从脸颊游弋到了脖子,低笑道:“要不要饭前运动一下?”

  李程秀沉声道:“邵群,我是真的担心他们看出来。”

  邵群有些扫兴地叹了口气,从李程秀手里接过衣服,给他套上了:“你怕什么呀,天塌了我顶着,你只管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就行了,其他交给我。”

  李程秀转过身:“邵群,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而是我们这个家的事,我怎么能不管呢。”

  邵群捏着他的下巴,仔细端详着这张明明没有多漂亮,却让他百看不厌的脸,他柔声道:“程秀,我不想让你因为任何事情烦恼,所有麻烦,我来解决,好吗。”

  李程秀犹豫着点点头,可马上又摇头:“邵群,他们早晚会发现正正不是你的血脉……”

  邵群皱起眉,似乎不想聊这个。

  李程秀盯着邵群的眼睛:“这两年,我不止一次提过,再要一个真正继承你血脉的孩子,可你一直回避。邵群,为什么?你不觉得……对你爸愧疚吗?”

  邵群沉默了一下,有些生硬地说:“我更怕对你愧疚。”

  李程秀呆了呆:“你是怕我有想法,才不要孩子的吗。”

  邵群烦躁地扒了扒头发:“咱们别再提这件事了行不行,正正就是我儿子,有一个就足够了,要那么多干嘛,烦死了。”

  李程秀抓着邵群的胳膊,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邵群,我现在过得很好,真的很好,可越是好,我越是害怕,我害怕他们发现……邵群,我不希望任何事影响我们现在的生活,在他们发现之前,再要一个你的孩子吧。”

  邵群后背抵着衣柜,大手抚过李程秀的脸,深邃的双眸紧紧盯着他:“程秀,我之所以不再要一个我的孩子,就是想让你知道,我邵家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想让你一辈子都不用为这件事疑神疑鬼,也不希望有一天你和正正为了财产的事有想法。”

  李程秀叹了口气:“邵群啊,你真的觉得我在乎那些吗?”

  邵群揽住他的腰,有些紧张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知道你不在乎,但我想证明给你看,我……”

  “邵群。”李程秀轻声打断,并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我这些年过得很幸福,你已经证明给我看了。”

  邵群眼眸闪动,嘴唇微微有些发颤。

  李程秀摸着邵群的脸:“我知道你比我更担心家人发现,每次爸一提正正长得不像你反而像我的时候,你反驳得比谁都大声,你觉得‘谁带他他就像谁’这个借口还能用多久?我还知道你对他们很愧疚,因为爸对你最大的期待,就是传承子嗣,你却骗了他。爸和姐姐们好不容易接受我,我不想让他们恨我和正正,我也不想看你难受,我希望在这个家里,你跟我一样开心。”

  邵群眼圈微微泛红,猛地一把抱住了李程秀,颤声道:“我当然开心,我有你这么好的媳妇儿,我每天都开心得跟傻//逼似的。”家里那边越来越重的疑虑,确实给了他不小的压力,只是他自小就有“纯爷们儿不能把烦恼带回家让老婆孩子跟着操心”的原则,所以在李程秀面前什么也不说,但不说,不代表什么都没有。李程秀细心地处处为他考虑,让他感动得鼻头发酸,他这辈子何德何能,能拥有这样的人。

  李程秀笑着顺了顺邵群浓密的黑发:“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喜欢小孩儿,你的孩子,对我来说和正正一样。”

  邵群吸了吸鼻子:“程秀,谢谢你,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

  李程秀把下巴垫在邵群的肩上,轻轻蹭了蹭,嘴角挂着满足的笑意:“我也是。”

  “过两天我就带你去代//孕中介,你来挑妈妈。”邵群笑着说,“老头知道这个消息肯定要高兴死了,我要跟他说是你劝动我的。”

  李程秀笑着点点头。

  邵群捧着他的脸,用力亲了一口,然后猛地将他抱了起来。

  李程秀吓了一跳:“快放我下来,该吃饭了。”

  邵群舔了舔嘴唇:“真的不做做饭前运动吗?”

  李程秀弹了弹他的额头:“快去吃饭。”

  邵群办事效率极高,很快就带着李程秀去了京城最顶级的代//孕中介,千挑万选了一个学历、品貌都上乘的代//孕方。把手续都办完之后,俩人留在会客室,邵群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通知了他爸,在电话里狠狠夸了李程秀一通,他爸也乐得不行。

  李程秀在旁边听着,脸上挂着暖洋洋的笑意。

  挂了电话,邵群长吁一口气,好像瞬间放下了什么重负,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了。

  李程秀看着他的样子,想着他这两年来承受的压力和内心的苛责,不禁有些心疼,他给邵群揉了揉肩膀,调笑道:“正正他爸,辛苦了。”

  邵群被他一句话弄得心都要软成棉花了,他紧搂住李程秀的腰,将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有你在我身边,怎么都不辛苦。”

  李程秀轻轻顺着他的头发,眼神温柔不已。

  “明年咱们就有第二个孩子了,可是小孩儿太烦了,光正正一个都把你忙够呛,你还要上班……”

  “没事,忙一点我觉得我很充实,而且我也喜欢孩子。”李程秀感叹道,“这个代//孕的姑娘真是很优秀,可惜生错了人家。”

  邵群不喜欢李程秀谈论别的女人,大手揉着他的肚子,笑嘻嘻地说:“你要是女的,都不知道给我生了几个了。”

  李程秀佯怒道:“又瞎说。”

  “怎么瞎说了。”邵群把尾音拉得长长的,嘴角上扬,手指不着痕迹地从两粒扣子的间隙中,探进了李程秀的衬衫,轻轻搔刮着他的肚脐。

  李程秀抓住他的手:“别闹了,咱们在别人的公司……唔……”他一句话未完,已经被邵群霸道地堵住了嘴唇。

  邵群的情绪格外激动,一边粗暴而又热情地吸 吮着李程秀的嘴唇,一边挑开了他的扣子,大手肆意抚摸着那温热的皮肤。

  李程秀在他手里一直是毫无反抗之力,可他还没忘了俩人可是在公共场合,在被吻得快要窒息的时候,邵群才暂时放开了他,他急喘着气道:“邵群,别在这里,我们回家吧。”

  邵群笑着亲了他一口,起身打开了会客室的门,他依靠在门框上,把前台小姐叫了过来。

  “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邵群掏出钱包扔给了她,并朝她眨了眨眼睛:“这里面你随便拿,别打扰我和我老婆做//爱。”说完“砰”地关上门,并上了锁。

  李程秀急得腾地站了起来:“这可是大白天啊。”

  邵群抱胸看着他衣衫不整的样子,轻轻舔了舔嘴唇:“你怕什么,我们可是合法夫妻。”

  “在美国结婚,中国也不承认的……邵群……”

  邵群一步步走了过来,高大的身躯将李程秀压倒在沙发上:“谁要别人承认。”他一颗一颗解开李程秀的扣子,让那白皙的胸膛呈现在自己面前,他的吻沿着脖子一路往下……

  ……

  ……

  邵群满足地舔了舔嘴唇,发出舒服的叹息声。

  看着沙发上软成一滩泥的李程秀,他的心脏也软化得不成样子,他把李程秀抱了起来,无比珍惜地亲着他脸上的泪痕,调笑道:“宝贝儿,你跟着我跑了那么久的步,体力还真是有长进,以前可坚持不到我射//出来呢。”

  李程秀摸了摸湿漉漉的脸,表情有着几分倦怠的性//感:“你总是胡闹……被人知道了怎么办。”

  “能怎么办,又不犯法。”邵群又亲了一口他的脸,“咱们以后应该多尝试新的地方,太刺激了。”

  李程秀白了他一眼:“都是当爸爸的人了,还成天胡闹。”

  邵群掐了一把他的屁股:“你也是当爸爸的人了,屁股还这么翘。”

  李程秀实在招架不住他的厚脸皮,推了推他:“我们赶紧回家吧。”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出这间屋子,居然在中介公司的会客室里和邵群做//爱,他怎么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

  邵群嬉笑着拿抽纸给李程秀清理下//体的一片狼藉,并趁机占足了便宜,把李程秀弄得脸像要烧熟了一般,才笑嘻嘻地放开他。

  李程秀整理好衣物后,拿纸巾把沙发和地板仔仔细细地清理了一遍,确定没有给人家留下一点污渍,才松了一口气。

  邵群搂着他的腰:“走,媳妇儿,回家了,我给你做我新学的苦瓜排骨汤,夏天去火的。”

  李程秀看着那大门,往后缩了缩。

  邵群道:“怎么了,是不是腿软啊?没事儿,我扶着你。”

  李程秀紧张地说:“我不敢出去,人家肯定听到了。”他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邵群哈哈大笑道:“你怕什么。”他拽着李程秀,打开门,硬把他拽了出去。

  办公室里人不多,但俩人刚才的壮举,肯定也被人听到了,他们一出来,就见不少人猛地缩回自己的办公室,佯装忙碌。

  李程秀脸红得要滴血,根本不敢抬头,只敢看地毯。

  邵群带着他走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姐红着脸把钱包递回给邵群:“先生,您的物品请拿好。”

  邵群接过钱包,心情大好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吹着口哨带李程秀走了。

  直到进入电梯,李程秀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他忍不住狠狠踩了邵群一脚,踩完了又心疼邵群的手工皮鞋,想蹲下来给他擦。

  邵群一把把他拽了起来,狠狠亲了他一口:“咱们回家。”

  路过蛋糕店的时候,李程秀下车买了个小熊图案的冰淇淋蛋糕,小心翼翼地捧着,笑着说:“正正一直想要个弟弟,不知道会不会生个男孩儿,但其实我希望是个女孩儿,女孩儿乖巧。”

  “嗯,我也希望是个丫头,丫头多好啊,不闹腾。”

  “不过,爸肯定希望是男孩儿吧。”

  “嗯,我爸重男轻女,可这也不是咱们能决定的啊,你不用多想了。”

  李程秀笑着点点头,想着即将迎来的小生命,他就感到有些激动,那是邵群的骨肉,会是一个怎样的孩子呢?光是想想就让他充满了期待。

  回到家后,正正照例飞一般扑了过来,小鼻子一下子就闻到了蛋糕味儿,吵着闹着要吃。

  一家三口坐在桌子前,李程秀把蛋糕分成了四份,他和邵群一人一份,正正两份。

  邵群看着李程秀递过来的蛋糕,撇撇嘴:“甜了吧唧的,我才不吃。”

  “吃嘛,就吃一块,我们庆祝庆祝。”

  邵群失笑:“这也庆祝?”

  “这不值得庆祝吗。”李程秀反问道,“你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了呀。”

  邵群摸了摸他的耳朵:“值得,我的每一天都值得庆祝,因为你就在我面前。”

  李程秀抓着他的手腕,轻轻吻了吻他的掌心,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正正把勺子伸到李程秀嘴边:“爹地吃。”

  李程秀张嘴吃了口冰淇淋,清甜可口,从舌尖一直凉爽到了心底。

  邵群揉了揉正正的脑袋:“兔崽子,我的呢?”

  正正撅着嘴:“不给爸爸。”

  邵群“哼”了一声。

  正正突然笑了,挖了一大块递到邵群嘴边:“骗你的,爸爸吃。”

  邵群也笑了,张嘴吃了一大口。

  一家三口都笑了起来,正正兴奋地捧着蛋糕满屋子跑,边玩儿边吃。

  李程秀看着正正上蹿下跳的样子,轻声道:“邵群,虽然当初发生了很多事,但我还是很感谢你把正正带给我,不管……不管你当初是出于什么目的。”

  邵群的脸垮了下来:“媳妇儿,我今天没惹你生气吧,咱们不提从前好不好,就当从前那个王八蛋邵群死了好不好。”

  李程秀哭笑不得:“你别瞎说,什么死不死。再说你今天怎么没惹我了,你在中介……”

  邵群邪笑道:“你不是很喜欢吗。”

  李程秀拍了拍他的脑袋,站起身:“我去做饭去。”

  邵群尾随他进了厨房,从背后抱着他,甜蜜地说:“今天我来,我要给你做苦瓜排骨汤。”

  李程秀笑道:“行,你做。”

  邵群亲了他一口,系上围裙就忙活了起来,李程秀在旁边给他打下手。

  看着邵群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变成一个厨艺进修得有模有样的居家好男人,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锋芒和爪牙,从不把在外面的凌厉兽 性带回家中,李程秀不知道过去的王八蛋邵群,是不是真的“死了”,但他知道一个人可以装一天两天,不能装一年两年还不露馅。他拥有邵群全部的爱与尊重,这些让他变得自信与满足,让他有充分的勇气,迎接生活中的任何变故。

  邵群笑着朝他伸出手:“媳妇儿,土豆削好了给我。”

  李程秀把土豆递了过去,人也凑过去,踮起脚亲了邵群一口,温柔地说:“辛苦了。”

  邵群笑盈盈地回吻了他一口:“媳妇儿也辛苦了。”


本文娘娘腔番外五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