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他从火光中走来 第77章

“望您谅解,除非我死,不然我都不会放手。”

说这话时,林陆骁眼底的坚定深深刺痛着南月如,当年那个人也在帘雨天对她说过。

他说:“我不会动摇的。”

当时说那话时有多坚定,后来他走的就有多绝情,南月如觉得可笑,“我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林陆骁转而看向窗外,雨幕越下越大,像织了一张漫天的网,困着他们,他重新转回头,盯着南月如,极淡地笑了下。

“南初相信我就行。”

南月如目光分外平静,“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林陆骁没做声。

南月如道:“对,我从小是没怎么管过她,但总归她是我女儿,人生大事我这个当妈的还得说的上一句话,我不同意的理由只有一个,她太爱你。”

这是什么鬼理由,林陆骁皱眉。

南月如:“而在你心里,国家,跟她,你选一个。”

林陆骁没作声。

“选不出来是不是?”南月如抱臂哼笑,“当兵的,不都这样么,嘴上比谁都能说,可国家真有事儿,了,第一个抛弃老婆,我不评价你们的职业精神,抱歉,我是一个母亲,我得为她考虑后半辈子,如果真跟你这么下去,我怕她这辈子都走不出来。”

后方忽然插入一道低沉而厚重的声音。

“月如,你太偏激了。”

两人齐齐往后方看去,门外背手站着一微佝的背影,那人踱了两步,一张苍老和蔼的脸渐渐清晰。

林陆骁站起来,“爸。”

林清远冲他挥挥手,走到他身边的位置上坐下,看了眼对面一言不发的南月如,难得听他开玩笑道:“哟,国外的水养人么?一点儿没老。”

南月如哼一声,“你怎么来了?”

林清远瞥了眼林陆骁,颇为怨怪,话却是对南月如说的:“咱这都十几年没见了,不用这么抻我脸色吧?”

南月如毫不留情,“没踹你一脚倒是客气了。”

林清远一句话给她怼回去,讪讪转头对自个儿儿子说,故意道:“这是你的南阿姨,以前跟你妈一个文工团的,后来进了娱乐圈,演了几部戏就不得了喽,反正是也不待见我们这些老伙计了。”

林陆骁倒也是难得见林清远这模样,目光含笑地在南月如身上来回打量。

南月如却气急了,“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林清远叹口气,往事如梭,在夜色中缓缓被揭开。

那年文工团下乡汇演,刚好到了林清远跟南初父亲服役的部队,当时部队条件相当差,又都是一帮大男人,啥也不讲究。

南月如就是天台抽烟时遇上了南初父亲。

相比较林母的活泼可爱,南月如就稍显沉默,她总是拧着眉,眉间数不尽的心事。

两人好几次在天台顶上抽烟的时候撞见了,却也都不说话。

直到有一天,南月如发现没火石了,才跟一旁靠墙沉默抽烟的男人借火,男人看她一眼,倒也没搭理她,那不屑的眼神,倒勾起了南月如骨子里那点儿征服欲。

她刚想说话,就听那人说一句:“女人抽什么烟?”

南月如自然不服,一来二去就跟他斗起来,明里暗里处处找他茬,一开始是找茬,后来是纯找他。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男人起初还挺高冷的,真就不为所动,后来一次汇演结束,队里有小伙子蠢蠢欲动,倒是把他激着了。

第一次还是发生在草堆里,说来都觉得可笑,男人做完就有点后悔了,发生太快,自己应该再忍忍。

可南月如比他还冷静,说也不用他付任何责任,反正就当露水情缘了,也许以后再碰上谁也当不认识谁不就行了。

男人气着了。

好久都没在找她,两人陷入了一阵莫名诡异的冷战气氛,直到南月如离队的前一天,南月如再次去找他。

那次昨晚躺在地上看星星。

男人不知道打哪儿听来她的消息,抽着烟,忽然跟她说,让她等他,他会努力混出头,赚到钱,就帮她还清家里的债,并且把她娶回家。

南月如家在农村,有个哥哥,起初在城里做生意,后来被人下了套,直接赔光了家底,还倒欠了一屁股债,那时南月如差点儿被父亲和哥哥拿去抵债。

母亲不顾父亲毒打把她救出来,刚好那阵文工团到她们学校来招兵,院里一老师特别喜欢南月如,举得这丫头身上的灵气真是百年难得一见,托了层层关系,终于把她举荐进去。

进了部队之后稍微好点,哥哥父亲不敢随便再来抓人,可隔山差五哥哥就会来跟她要钱,那时林陆骁母亲还帮着暗地里给过不少,被南月如知道后,一通大骂,直接被人给骂哭了。

弄得那阵林清远看见南月如都是恨不得给人拎起来揍一顿。

男人那时的承诺真让她感动,差点儿落泪。

她问他什么时候能混出头。

男人抽了口烟说:“很快吧,很快就会有消息了,到时候我来文工团找你。”

南月如就高高兴兴回了部队等啊等啊。

等了半年,男人终于来找她了,可是他说的是,让她再等等,那边临时出了点意外。

在她再三逼问下,才得知意外就是,原本定了下队的名额是他,最后换成了林清远。

至今这事儿说起来,林清远都知道自己抹不开嘴说,当时岳丈那边也只给他半年时间证明自己,他那兄弟最后决定把名额给他的时候,也说,你这边急,先紧着你。

而那时,林清远根本不知道他兄弟跟南月如的事,如果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儿,他断不会拿那个名额。

这就是亏欠。

南月如得知后,当场撕心裂肺地发了一通脾气,最后心灰意冷地问:“在你们当兵的面前,是不是,一国家,二兄弟,三父母,四老婆。”

男人苦笑,没有说别的,只是哄她再等等。

一等又是大半年,那时,南月如因为锋芒太露,遭人陷害被文工团开除军籍,还是林陆骁的母亲托人找了关系,保留了军籍,只是当做普通兵从文工团退伍。

心灰意冷的南月如回到学校,恰逢当时有个四大名著剧组在学校选角。

她凭借姣好的外形和一双有灵气的眼睛一举获得导演的青睐,算是因祸得福吧。

一恍又是两年,男人下了队,债也还清了,可不再提结婚的事,因为不满她的职业。

虽夜夜同床共枕,心各两异,终于在一次欢好结束后,南月如提了分手。

男人沉默应对。

最后漠然地说:“好。”

南月如连夜卷铺盖从他家里出来,提着行李箱,站在街口,恨意滋生。她以前有多爱这个男人,那刻就有多恨,恨不能提了刀回去将他剁碎。

同年,二十六岁,南月如怀了南初。

其实在那之前,南月如怀过一次,因为胎位不稳,当时又连下了几场冷水夜戏,当晚就发起了高烧了,直接进了医院,再醒来时,孩子就没了。

这事儿她没告诉他,已经没了,知道了又能怎样?无力回天,有的只是多一个徒增伤心的人。

查出来怀孕那天,她直接去了医院,等候手术。

主刀的医生跟她十几年的交情,给她一天时间坐在病床上考虑,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

南初出生那年,南月如产后抑郁,患上了躁郁症,整日在病房抽烟一包接一包,一点点儿事就容易发脾气,后来转去国外治疗。

在南初懂事之前都没怎么见过母亲。

刚生下来她就后悔,南初跟那人长的太像,随着年岁增长,那双眼睛简直一模一样,她恨不得给她刨出来,有次真不小心摁上她的眼睛,南初痛得哇哇大哭,从此对母亲这个身份十分忌惮,看见她都害怕。

南月如不在乎。

因为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她越来越燥,一点就着,心理医生无数次地对她治疗已经激起了她的厌烦,好多时候她会想干脆掐死南初,自己再跳楼。

得知那个男人牺牲的时候。

南月如整个人陷入崩溃,差点儿真就从楼上跳下去,被经纪人找人把窗户钉死,并且直接带回了国外关了起来。

南初六岁的时候,林清远来找她,带了一封信。

用他们的话,说是遗书。

南月如觉得好笑,盯着那份遗书笑了好久,那笑里是绝望,徒生悲悯,却始终没有落下一滴泪。

她当下就撕碎了,给撕成粉末,大叫着发怒:“滚!”

那封当初没看成的遗书。

今天林清远再次给她带过来了,皱皱巴巴攮成一团,他从兜里拿出来,给她摊平:“我给粘好了,一直放在抽屉里,想想还是给你带过来。”

林清远干咳一声,“不看我就念给你听咯。”

南月如一把夺过来,毫不客气:“你滚。”

林清远说:“他走得挺干脆,不痛苦,你俩分手后也一直没再找,他老跟我说,你就是嘴巴坏,心真不坏。”

南月如:“闭嘴!”

林清远点点头,“行了,我们先走了,你慢慢看。想哭就哭,别憋着,年纪大了,憋着容易出毛病。”

说完瞥了林陆骁一眼,示意离开。

南月如忽然出声叫住他:“她怎样了?”

林清远头也没回,声音平淡:“走了,十年前还是九年前,记性不好,给你打电话了,你助理说你在国外休假,就没再往外打。”

南月如笑了:“你俩都不是好东西。”

林清远背对着她点点头,“还好我儿子不随我,随他妈。陆骁,走了。”

林陆骁冲南月如微微一俯身,跟上。

留她一人在原地怔愣。

……

外面雨势渐大,随着斜风密密刮着,晕黄的路灯下交织成网。

两人行至门口,张秘书上来,给他扶进车里,林清远倒也没再多说一句,冲他挥挥手,“回去吧,我跟你孟叔说了,等你从鹿山回来就直接回支队报道。”

林陆骁清淡地点头,“嗯。”

车子启动,消失在雨幕中,他在原地站了会儿,才拉上重逢衣的帽子去取车。

钻进车里,没有急着离开,靠着驾驶座,望了眼餐馆的橱窗,那灯还亮着,位置上的女人没离开。

林陆骁降下车窗,斜风密雨落在车窗沿上,他低头就着簇动的火苗点了支烟,随后仰头靠在椅子上,把打火机丢进职务盒里。

目光盯着那窗里的人。

眯眼,吐口烟气,继续抽。

半晌后,林陆骁去摸兜里的手机,屏幕滑了一会儿,停在南初的名字上。

这个备注改了很多遍。

起初是臭丫头片子,后来是烦人精,再后来是小丫头,两人分手后他删过一阵没号码,后来又在鹿山存回去——死丫头,直到前几天领了证,改成了正儿八经的南初,那时两人都尴尬。

那边接得快,一声清脆的:“老公。”

林陆骁听得心里发麻,“嗯,吃了没?”

南初还在吃,嘴里鼓鼓嚷嚷估计塞了一堆,还不忘跟他说话,“刚睡了会,才吃。”

“吃冷的?”他皱眉。

南初:“热过了,你还没回来?”

林陆骁手搭在窗沿上,人有些慵懒,目光还停留在橱窗上,馆里的女人,忽然掩面痛哭,他微眯眼,启动车子。

“回来了。”

南初乖巧地说:“嗯,等你。”

车子启动离去。

途中经过一家花店,林陆骁停下车,冲进去,花店的小姐望着面前这高大又帅气的冲锋衣男人,热情相迎:“买花?”

林陆骁低嗯一声,挑挑拣拣半天,终于在角落里看到一株家里相似的花,下午南初给他指过的,他扬手:“那是什么花?”

小姐笑答:“这是勿忘我。”

林陆骁拧眉:“不是还有花语什么的?”

虽不是很懂,但总觉得好像有这么一回事。

小姐姐:“勿忘我的花语是永恒的爱。”

……

餐馆内,南月如伏案大哭,手里的纸张被她压到手臂下,滚烫的泪水不断晕染着这绵薄的纸张。

那纸上的字迹苍劲有力。

“你总问我为什么当兵,我说为了保护国家,你信了,我说为了保护你,你就不信。说到底,咱俩之间总少点默契,你怨我,恨我,总觉我把别的东西摆与你身前,国我不能抛,那是男人的忠血,可你我也没想过要抛,那是男人的柔情,后来想想这也好,你离于我,我能更毫无顾忌为国为民为你们勉力。

我也怨过,怨你为了名利不肯委身与我,怨你不愿放弃那些浮华,我是不满你那职业,可又如何,我最后还是跟自己妥协了。

可偏偏,你杀了我们的孩子。

你当我不知道呢,你的化验单子我还留在抽屉里呢,我当时又气又恨,恨不得把你掐死。可你在我面前只字不提此事,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这才叫我寒心,你说分手那夜,我想想分了也好,咱俩自此别过。

可这年队里执笔写遗书,我想想吧,还是写给你,多半这信是到不了你手里,清远若能发现,这信多半也就他能发现了。

前年买了戒指,想着跟你求婚来着,订了餐馆订了花,结果临时又被队里招回去,我当时看到你失落的表情心里也很愧疚,可失落之后,你自己都没发现,你却是长舒了一口气,你怕我求婚了,你不知如何作答对吗?

你这些年野心越来越大,你不再满足于身前的名利,怕就是怕,我若是真求婚了,你倒也不一定会答应,我当时就觉得,何必在给你徒增烦恼呢。

你愤我不求婚,你倒是没有问过你自己,是不是真想嫁给我。

为这事儿,我求助了清远好几次,他总建议让我与你开诚布公谈一谈,可你越来越忙,每次打你电话不是在国外就是在片场,我想见你倒是比登天还难。

罢了罢了,是以如今,我不体谅你,你不原谅我,又何苦互相在纠缠,只想与你说。

他日,若嫁作人妇,可得改了这作脾气,女人娇点男人才疼得下去。

罢了,除了我,也没人受得了你这破脾气。

想我时……算了,别想我,你想我我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凭添烦恼,如若要是下桥时能见到那孟婆,我去与她讨一碗汤喝,夜里入梦让你喝了,把咱这前尘往事都给了了。

我走了才能放心些。

有些话,在时没能与你说,死了更不会说,所以,你想听的那句没有,有的只是一句,好好保重身体,别太早来见我。

否则,也不会理你。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是会当兵,如若遇上我,你还是绕道走吧。”

如果说这封书信是林清远假造的,南月如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这字里行间全是那男人平日里说话的口气,所以他俩这误会真要下地下去解说了。

她坐在位置上,一会儿哭一会笑,一会儿把纸张揉碎,因为话里字里行间全是欠扁的想让她揍他,可觉得这就是活生生的他,她又摊开抚平,手指在那一条条折痕上眷恋地轻轻拂过。

她跟疯了似的,哭哭笑笑,抹干眼泪,攥紧这世间他留下最后的东西。

……

林陆骁回去的时候,南初正伏案跪在地板上写东西。

听到声音,头也没抬,埋头继续写,漫不经心地说:“回来啦?”

男人低嗯一声,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去抱她,把她搂进怀里,低头吻她,“在写什么?”

南初把稿子往身后一藏,仰头去回吻他:“下回再给你看。”

林陆骁笑了下,打横将她抱起来,视野忽然宽阔,南初发现了新大陆,冲桌上一指:“哎哎哎哎!!!那是什么?”

林陆骁把她抱过去放到桌上,南初伸手拿起那捧蓝色的花,“你给我买花了?”

林陆骁把她圈在桌上一点点亲,低嗯一声。

南初兴奋地不行,“我以为你不屑送这些呢。”

林陆骁去解她的睡衣,低声:“路过,好像还没送过,就顺手买了。”

南初乐滋滋地抱在怀里,“我想开个花店,行么?”

他目光微挑,手指捏着她的耳垂,轻轻揉了揉,揉的南初一阵心猿意马,就听他在耳边低声一句:“随你。”

“我还要雇个花艺师,天天在店里教插花。”

“都行。”他手下动作不停,低笑着在她耳边说了句。

南初捶了他一下,引得他动作更大,南初被他弄得发出低低轻喘,最后直接哭着求饶。

……

林陆骁归队的第二天,南月如给南初打电话,让她带上身份证去找她。

南月如直接带她去了房产过户中心,有专人迎接,带着两人上了二楼。

南初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工作人员丢了一堆资料表格给她,南月如把房产证给她,南初似乎有点明白过来,伸手拦住南月如:“妈,你干嘛?”

南月如不动声色甩开,声音依旧冷:“西郊的别墅过户给你,等会还有几份股权转让书签给你。”

“我已经买了房子了,妈。”

南月如看着她,倒比之前平静了很多,没那么冷漠,至少有了温度,“你买了房子手头没钱了吧?那小子那点儿工资养得活你?别到时候沦落到把你那些个包拿起来卖了。”

南初前阵联系严黛还真打算低价处理了手里的包,倒不是说为了钱,就是放着也是放着,总觉得这些东西放在家里有点碍眼,有时候林陆骁会站在那些包前凝望好久。

女人的牌子他认不全,倒是能认几个,有些包确实顶他好几年的工资,南初怕他多想,想着等他回鹿山就处理了。

他俩的生活没这些东西一样挺好的。

南初说:“我用不着这些,我有他就够了。”

南月如忽一愣,缓和了口气,“知道你用不上,先备着吧,我过几天回美国了,这边的东西留着都没用,过给你,你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那小子家里又不穷,他爹抠抠搜搜的,全都给俩儿子留着,反正我给你傍这些,也别让人小瞧了去。”

“妈,你怎么忽然?”

上回在影视城明明还那么激烈。

南月如忽然盯着她额头,目光深长,“还疼吗?”

南初明白过来,摇摇头,“好了。”

南月如点头,不再说话,心里就算明白了些,可那些悔悟的话于南月如是永远不会说出口的。

她宁可把手里的所有的产权都过户给南初,却也不愿意为这些年的漠视跟她说一句对不起,这是她的固执,跟骄傲。

她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没错。

那天之后去看他,她也说,“咱俩都有错,你也不能全怪我,我那时年轻,被名利迷了眼,你却只是怨我,怪我,从没想过将我从那地方拖出来。”

她抽抽鼻子,悲悯丛生:“那小子不一样,我不在,南初全靠他照顾,南初犯错,他教她改,南初离开,他就等,你呢,我犯错,你怪我为什么那么功利,我说分手,你说好,咱俩走这一步,谁也不怨,你说得对,下辈子还是绕道吧。”

她跟赌气似的说完这句话丢下手里拿一束白菊花反身就走。

走了两步,山间风吹来,伴着幽幽的清香,似乎将她吹清醒了,她站直,仰头吸吸鼻子,又折回到他墓前,狠狠地说:“你想得美,我还缠着你。”

话落,起风了,落叶层层飘下,碑上的照片英明俊朗,带着一抹温和微笑。

那表情似乎在说——好啊。

金黄的落叶飘落在墓碑前。

你给我等着。

……

这月,林陆骁刚下训就接到南初电话,电话还没接起,小姑娘就在电话那头哇哇大哭,吓得他眉心一跳:“怎么了?”

南初悲伤至极:“大姨妈又来了啊!我又没怀上。”

林陆骁揉揉鼻梁,长舒一口气,抚慰道:“不急啊。”

南初:“咱来上次都那么频繁了,还没怀上了,你说我会不会真不会生哇!!!”

林陆骁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不是查过了,你没问题。”

南初猛然想起,“不对,你没查过!”

林陆骁抽抽嘴角,“你想说什么?”

听着他阴冷的声音,南初打了个哆嗦,忙说:“老公啊,我不是说你不行,我是说,咱最好去查一下。”

林陆骁冷笑:“我看你是闲的。”

南初怕他真生气,连忙叫了几声老公讨好他,“下次你回来我们一起去查好不好嘛?”

纵使林陆骁想发火,可下了火车一见到人软娇娇地往自己怀里扑,就跟头顶被浇了一盆冷水似的,一下就蔫儿了,忍不住去搂她。

然后就被她连哄带骗地带到医院做了一套系的不孕不育生殖器检查。

林陆骁青着脸坐在医生办公室,南初好奇地探着脸去看医生手里攥着的化验报告,还有几份彩超,虽然说有些东西私底下亲密的时候见过无数次了,可彩超这么照出来的时候,还被捏在医生手里,南初怎么瞧着怎么觉得有点儿脸红。

“怎样?”南初瞥一眼林陆骁,问医生。

医生全部翻了一圈,一推眼镜,“很好啊,你老公没问题。你俩都没问题,别太急了,要孩子也看机遇的。而且你还这么年轻,过几年生也不急啊。”

南初犹豫地说:“可我老公年纪大了。”

医生瞥一眼一旁的帅哥,“不大啊。”

南初:“听说男人上了三十,质量就不如从前了。”

医生翻白眼:“别太强求,三十五生出来的孩子也都有聪明决定的,这个看个体的。”

林陆骁冷笑地坐在位置上。

出了院门,他一把给人拎进去,“年纪大,质量不如从前?看来我最近的表现你很不满意啊。”

所有的哀怨都化成晚上的勤勤恳恳,没完没了。

……

半年后,林陆骁调遣文件正式下达,于12月31日正式离队,1月1日回北浔市西郊一支队报道。

而12月30日是一年一度的金帝电影节颁奖典礼。

南初凭借一部《京华风云》柳莹莹一角在大街小巷蹿起了知名度,作为金帝电影节的提名嘉宾出席。

当晚媒体记者在红毯外围了一圈,在不间断地闪光灯中,南初被经纪人助理护着进了颁奖现场,场外居然还有她的粉丝,举着几块荧光板,高声呐喊着她的名字。

“南初!南初!”

在候场,她见到了严黛,正捻着块面包吃,一脸不情不愿,见她过来,冲她招呼,“你丫终于来了。”

南初低声笑:“怎么了?”

严黛一翻白眼,下巴朝另外一边一指,南初望过去,那边站着一高挑的女演员,似乎是个新演员,南初还不解,笑道:“哎,咱都老艺术家了,还跟这些小新人较劲?”

严黛哼一声,“那女的,整得跟你一模一样,连穿衣服都模仿,我刚看背影还以为是你呢,走过去打招呼,丫的转过来吓死我了,那脸都整僵了,膈应不?”

南初最近几乎不接戏了,圈里事也不太管,一心都扑腾在她那花店上。

这圈呐,来来去去,那么多人,能记住几个人。

一开始她被人黑,被人骂,那时能想到,今日还有人照着她的样子整容?

想想觉得这事儿还挺有趣的。

于是在后台候场的时候,无聊用手机搜了那女明星的照片下载下来,把自己的照片放一起,发给林陆骁,“老公,哪个是我?”

队里晚上没训练,士兵们围成一圈坐在草地上给他开送别会。

林陆骁坐在草地上,曲着腿,两只手搭在膝盖上,正专心听着新兵给他朗诵,兜里的手机就震了震,他掏出来一看,一眼就认出来。

“左边。”

南初:“厉害。”

其实仔细看有点不太像,但照片经过p加上雾化,一个侧脸的角度几乎就是一模一样,连她自己看的时候有点恍惚,没想到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林陆骁对她太熟悉,而且他的女人,从来不会认错。

两人又聊了会儿,南初说:“他们给你开会呢,你好好听着,我得进去了,明天见。”

“明天见。”

……

大概过了半小时。

林陆骁的手机再次震了震,他掏出来看了眼,这次是严黛发的,一个小视频。

他点开。

应该是在颁奖晚会的现场拍的,大屏幕上闪动着几个提名演员的电影片段,几乎是一闪而过,最后一个是南初演的《京华风月》。

那电影他看了一半没再看下去。

不得不说,他老婆穿旗袍的样子真他妈迷人。

“第三十八届金帝最佳女主角奖获得者是——”画面颁奖的是第二十八届的影后老艺术家曹婷女士,她目光温柔地扫过台下,最后定在南初身上,忽而拔高了音量,“南初——!”

掌声雷鸣。

一声声尖叫热潮,场外屏幕直播带动了气氛,粉丝们高声欢呼,那画面还真让人为之一震。

林陆骁认真看着。

南初起身跟周围的人一一拥抱。

二十一岁少女拖曳着一身红色的鱼尾裙摆缓缓往台上走去,舞台灯光映衬着她的背肌韵白,礼服在背部开了一条细茬,露出她深凹的脊柱线。

裙摆在身后飘,往舞台上一站,那光景美不胜收。

额际的发在随风鼓动。

南初接过奖杯,转身在话筒面前站定,微微弯腰,盈盈大方地笑着,露出皓白的牙齿,嘴边还有个梨涡,此刻的眼睛比月光都亮,闪着水光。

“谢谢。”声音清澈。

所有人屏息以待。

她笑着笑着忽然停了下来,“如果我现在说我已经结婚了,你们会不会惊讶?”

场下一片哗然,主持人嘉宾纷纷捂着嘴吓傻,而场下的观众已经炸开!

她低头笑了下,“对,我已经结婚了。”

粉丝尖叫。

南初坦然笑笑,“这个奖没想过,以为过来跑个过场,严黛应该知道,我最近其实都没接戏了,本来准备过几天开个新闻发布会说一下退出的事情,团队也在解散,没想到今晚来这么突然,那就索性借这个机会说了吧,我依旧喜欢表演,只是我有了更喜欢的事情。”

这就跟个爆炸新闻似的,场内外的记者跟媒体都蠢蠢欲动,简直就是抓到了重磅新闻。

南初依旧是风轻云淡地笑,她太冷静了。

冷静到让人以为这只是个玩笑,却不曾想其实这些话她早在纸上千遍万遍,就等有一天公开说给大家听。

“其实恋情曾被人公开过一次,那时有人攻击他,说他是最烂的兵种,他们把对我的恶意都转嫁到他跟他的父亲身上,当时不敢发声,我这人表达不好,越说越乱,越说越被人抓把柄,当时选择沉默,让舆论过去。”

她笑笑,继续说:“他父亲被气入院,当时是真怕,万一因为我有什么意外,我以后怎么面对他呀,胆小的我就跑了,跑到美国去上学了,半年内都不敢说话,出门都带着口罩帽子怕被人认出来,每每翻到那句最烂的兵种就跟扎在我心里的刀似的。”

“我曾参加过一个节目,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节目最终没有播出,听说是投资人把节目给撤了,那是个消防节目,有机会的话,我觉得你们可以去了解了解,兵种没有什么烂不烂,都是中国军人,都在默默做着建设,都会有牺牲,都是为了我们,我说这些,不需要任何人的道歉,我只希望,未来的网络,对自己的言论,多点负责,少点暴力。”

说到这儿。

场下忽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林陆骁捏着手机,头埋的更低,眼眶微热,他仰头强忍,被身旁的赵国发现,以为是被目前的氛围感动了,安慰似的搂搂他的肩。

林陆骁再次低头,屏幕里穿着长鱼尾裙的姑娘,笑得明眸皓齿。

“这话对我老公说。”她说:“你去守国家吧,我来守着你。”

连场下的观众都被感动的涕泗横流。

林陆骁忽而扯着嘴角笑了,笑着笑着,忽觉面凉,伸手一抹,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擦了一下,关掉视频。

夜空高悬,星星迷眼。

他们相遇在最好的年岁,重逢在最恰当的年月。

或许是迷失过,可总归没有岔开。

穿过千里,万里,云里,雾里,每一个都是你。

丛云里,拨开那层火光,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

我的一世荣光是你。

本文他从火光中走来 第77章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