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红楼梦中贾元春的原型是谁介绍

  元春在书中本来戏份不多,省亲之后就成了陪衬人物,到后四十回为了交代结局,才让她出来。贾家“鲜花着锦”的盛极光阴,在“元妃省亲”时期,虽是昙花一现,但为后期贾家衰败做铺垫,实属“大过节,大关键”文字。而全书“怀金悼玉”之主旨,也从这里发端。还有,康熙南巡盛况,曹佳出嫁王室,红玉身世来历,康熙为弘红指婚事等,几乎都放在了元春的重头戏里。设若贾元春是有人物原型的,原型必在曹佳、竺香玉和弘皙三者中。最后,我考虑到作者编排《金陵十二钗》之本意,才恍然大悟。

  所谓“金陵十二钗”实指“金陵十二君”,其正册不录女性,可能是作者既定的方针。曹佳虽为作者亲生女,自古女为泼出之“水”,故不录。竺红玉固然为红楼梦主角,算得是巾国英雄、姽婳将军,抑或是曹寅私生女(英莲眉心有颗胭脂痣),通篇文字都为她写,因不是男儿故,也不录。估计二人均已列入副册。这样看来,贾元春的原型就这能是弘皙了。

  关于弘皙其人,他是康熙嫡长子胤礽之子,雍正之侄。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七月初五日辰时生,生母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乾隆七年壬戌九月二十八日卯时卒,年四十九岁。理密亲王胤礽原生有一子,与弘皙同母,长弘皙三岁,十一岁夭折,故弘皙实为老二。

  弘皙幼年深得康熙赏识,雍正元年晋封理郡王,雍正六年袭理亲王。原赐王府于京郊郑家庄,曾仿照宫中私设“内务七司”。乾隆早年曾评论其堂兄弘皙“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而弘皙本人亦认为自己的血统比高宗更为高贵(雍正,乾隆两帝皆为庶出),因而成为其聚众叛乱的借口。

  在世宗死后纠结皇亲国戚,阴谋趁高宗春狩时夺取帝位。乾隆四年,三春过后爆发著名的弘皙逆案。事发遭夺爵,著胤礽第十子弘㬙袭多罗理郡王,除宗籍,改名为四十六,圈禁景山东果园内。乾隆四十三年正月,帝令将参与逆案的胤祀、胤禟等人复其原名,本人及其子孙复入宗室的同时,已去世三十六年的弘皙也被恢复原名,收入宗籍。然而正史中关于弘皙逆案的资料不多,只得蛛丝马迹。扯到康熙末年诸皇子竞争太子位的旧事,因此为避免后世一再议论,主要的刑事案卷皆于事后一一销毁。

  《红楼梦》定稿之前,书中许多人还活在当世。正如薛小妹《怀古诗十首》所云:“无限英魂在内游”。所以曹寅写他们时倍加小心。对于弘皙这样野心勃勃,一手策划实施“杀叔”的危险人物,就更不不消说了。他象一个魔影似地潜藏在元春背后,不精细品读,很难捕捉原神真体。

  解“元春”的“元”字,得“二儿”二字,正与弘皙排行“老二”相吻合。又元春生于正月初一,预示新的一年开始。弘皙杀害雍正,雍正朝完结,乾隆朝开始,其行为本身就是改朝换代的壮举。可见元春的生日是作者有意精细设计的。

  第十四回有一条奇怪的批语:【因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甲戌侧批:元春消息动矣。)】使很多人浮想联翩。竟有人联系到唐朝杨贵妃梅妃争宠故事。我想曹寅写《红楼梦》,是面对平头百姓的,无须让人去翻史书考证他的用意。其实很好理解,“梅花盛开”即“逢春消息”,简而言之就是“春宵逢皙”,指与弘皙约定在元宵节会面。元妃省亲日期正是正月十五,又是一个月圆之夜,这偏偏是曹家被查抄的日子,是曹家的“耻日”。于这天商量举事细节,意义何其重大?读者自然明白。

本文红楼梦中贾元春的原型是谁介绍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