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全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作者:关心则乱主角: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民事法庭书记员姚依依,因一场泥石流成为盛府庶出的六小姐盛明兰,娘亲卫姨娘刚因难产去世,明兰顿时成了爹不疼又没有娘亲为她谋划的五岁女孩。姚依依觉得,她原来的美满人生被偷走了,古代庶女的命运太危险,不想成为《红楼梦》中的贾迎春,还是躺在床上睡死算了。直到明兰被祖母相中,带到身边亲自抚养,成人灵魂模仿童言童语的结果,反而凸显出明兰的成熟早慧,因而深得祖母欢心,虽然跟兄姐们偶有不快,但在祖母荫庇下逐渐融入这个世界,并深刻体认到古代的“庶女法则”。盛明兰,这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辍学少女该如何在勾心斗角的大宅院中自学古代生存法则?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220回 终结章 · 十二

转过头,只见他那年轻貌美的继妻抱着个坛子,笑容可掬道:“如今天热,侯爷身上又是脏又是汗的,就拿这坛上好的药酒洗洗罢。”  说着揭开盖子,一股火烧冲天般的烈性酒气扑面而来。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一 朱玉

我叫沈玉珠,上面有个姐姐叫珍珠,下面有两个妹妹,分别叫宝珠和金珠。姐姐和我是一个妈生的,两个妹妹和我不是同一个妈生的。  我一直很同情小妹,因有这么个喜庆的名字,从小到大穿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二 绣巧 · 上

小巧雅致的庭院中,几株南边移来的芭蕉随风垂摆着,花红柳绿间露出半扇微开的纱窗,一个二十出头的俪装少妇临窗而坐,低头专心地穿针引线。一个梳着双圆髻的小丫鬟端着茶盘过来,低声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二 绣巧 · 下

“姨娘,相公还跟孩子似的呢,昨儿读书到半夜,没烫脚就上炕了……”  “姨娘,我叫相公夜里一定要吃宵夜,可他读着读着就忘了,他不听我的,回头您去训他……”  “……姨娘,相公生辰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三 翠蝉

“……好歹瞧着打小的情分,你帮我跟奶奶说说,我和大哥儿都记着你的情。”一个中年妇人站在廊下,拉着一个打扮大方利索的管事媳妇絮絮私语。  那媳妇子低声道:“我省得,这阵子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四 玲儿 · 上

玲儿匆匆穿过抄手游廊,低着头往清冷的西侧一排院落走去。  外头是炎炎八月,她心中却如坠入冰窟般冷得刺骨。人都说皇家的公主里头,庆宁大长公主是头一份的厉害,可在她看来,自家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四 玲儿 · 下

向嫂子其实才四十多岁,可头发却已花白。  廷灿见她苍老憔悴的模样,破天荒地关心起来,平日说来就来的泪水,此时却挤不大出,只要掩袖作泣状:“向嫂子,你这几年受苦了。”  向嫂子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五 二月雪

已介二月初春,莫名一股倒春寒袭来,森森寒气好似一面玻璃罩子生生盖在京城上空,明明日头还在当头,寒意却依旧从脚底往上渗。贺奶奶站在门口望向天际,跺跺脚甩脱寒意,吩咐婆子赶紧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六 锁香檀 · 上

我家是名满金陵的宥阳盛氏,自我高祖父幸中探花却惜英年早逝,曾祖父盛紘公致仕之时已官至从二品,三子皆为两榜进士,入仕为官,其中我的祖父盛长柏公,更是已入封名臣阁的两朝元老,四次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六 锁香檀 · 下

我忍着疼痛拼命揉脸,想把淤青揉掉,酸涩的眼眶却不听话,心里委屈极了,只能不停的哭,不停的哭……最后我只想出一个笨主意,故意在山石再摔一跤,把额头磕破,才在姨娘面前糊弄过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番外七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车三娘小跟着老父、老母到处跑生活,有个算命瞎子在吃了她的半个馒头后,决意馈赠一次卜卦,得曰:车氏你是一辈子的劳碌命,哪怕将来富贵双全了,还得接着劳碌。  车三娘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