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11章 炮灰二手车

第11章 炮灰二手车

因为这场争吵,楚慈跟韩越冷战了半个多月。
实际上冷战也只是楚慈单方面的而已,因为韩越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点都没耽误。平时楚慈就冷冷的,冷战时期不过更寡言少语一些,韩越那粗糙的痞子神经压根就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再说韩越最近也忙。虽然处里没什么事情需要他亲自解决,但是侯宏昌被杀事件需要几个家族联合起来出力帮忙。韩家老大基本是不顶用的,不论大小事都只能依靠韩越。
另外一件事就是把韩强安排到军需处去。韩老司令和韩越两人的面子加起来,足够让他在军需处得个既有油水又清闲的体面位置,但是司令夫人并不满足于此。按她的话说,韩家并不缺钱,也并不缺体面,韩强这么大一个儿子了,怎么能不给他安排个有实权的地位?
为这“有实权”三个字,韩越简直暴躁不已,几次回家去跟他妈瞪眼睛拍桌子。要知道他在军队混到“有实权”这个地位可是足足花了十年,而且是第一线上出生入死的十年,中间充斥了多少血汗简直一言难尽。现在司令夫人轻飘飘一句话,就要把韩强安排到又有地位又有实权的位置上去,谈何容易啊?
因此韩越这段时间以来心情极度恶劣,就像个点着火的炮仗,随时都可能爆发。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男人在外边的事情,绝对不能带回家来跟女人抱怨,所以这段时间在家一直阴沉个脸,最多站在窗口一根根抽烟。幸亏楚慈这段时间比平常还寡言少语,有时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家里安安静静鸦雀不闻,完全杜绝了韩越找碴发火的可能。
韩强的前途问题终于在忙活一个月之后得到了解决,司令夫人和韩越各退一步,通过几个过硬的铁关系,给韩强安排到了一个比较紧要的二线位置上。虽然司令夫人还有微许的不满,但是想想大儿子确实干事不靠谱,也只能叹口气认了。
韩越好不容易结束一项大任务,情绪顿时缓和了很多。当天他特地问部队下属大酒店要了两大盘肥嫩的螃蟹全蛋面,码得整整齐齐的一盒片皮烤鸭,两条五斤重的肥大的黑鱼,又要了几颗黑松露带回家去配菜。路过菜市场的时候他甚至停车买了几颗菜心,打算回家让楚慈清炒一下。
楚慈做复杂的不在行,但是小炒很得劲。再说一桌子鸡鸭海鲜太腻味,也该有一碟子素菜开开胃。
回家后韩越先打电话给楚慈叫他早点回来,然后去厨房把菜加工一下,黑鱼剖开煲上,菜心洗洗干净,切好待炒。
忙活完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早过了平时楚慈下班的时间。韩越打他手机,打了好几次才接通,听着那边声音还挺喧杂,好像是在大马路上。
“我车坏了。”楚慈平淡的说,“堵在三环上了。”
“我他娘的叫你开那辆大奔,谁叫你不听的?整天开那破车我就知道早晚要坏!”韩越一时脾气没控制住,声音高起来,“你人在哪儿呢?”
“……成旭蓉那个酒店附近。”
韩越皱起眉:“那不是你回家的路啊,你上哪儿逛去了?”
手机那边沉默半晌,紧接着楚慈一言不发,直接把电话挂了。
事实上楚慈一贯反感韩越盘问他上哪去了,干什么去了,什么时候回家。但是他越反感,韩越就越要问,恨不得把他每天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都一一调查清楚才好。
他这电话一挂,韩越当场就炸毛了,心说难道他下班不回家在外边跟谁胡混不成,难道单位里新来什么年轻漂亮女孩子了,难道又跟什么不三不四的同事跑出去聚餐……
韩越这人本来就有极强的领地意识,对楚慈的独占欲又极其旺盛,一路上简直把后槽牙都咬碎了,心里一遍遍念叨着老子这次把他抓回来就锁家里,他娘的一把铁链子锁个天昏地暗,再放他出去乱跑老子就跟他姓……
不得不说韩越身上有种野兽般敏锐的直觉,楚慈只大概跟他说了下地址,没过十分钟他就准确的找到了楚慈的位置。
那辆白色二手本田停在人行道边上,开了后箱门和发动机盖,楚慈和另一个男人站在车门边上等着。韩越远远望去是个男的,火气稍微降下去那么一点——毕竟他知道楚慈对男人是不感兴趣的,男人的威胁比女人要小得多。
他把吉普开过去一刹,跳下车来问:“怎么回事啊你?”
“韩、韩二少!”楚慈身边那个男的差点咬着舌头,脸上顿时笑开了一朵花:“哟,您怎么来了?”
“……这不是刘总嘛。”韩越认出那个男的是楚慈他们单位领导,也就是上次聚餐打人事件之后出面处理的那个,脸上顿时皮笑肉不笑起来,“这话该我问你啊,你怎么在这儿?”
刘总的笑容顿时发苦起来。
也活该刘总背运——本来晚上是该单位小车送他回家的,谁知道今天小车坏了,司机要另外调车,却被他阻止了。刘总心里有把小算盘,想趁机蹭楚慈的车回家,在路上聊聊天儿说说笑话,好联络联络感情。
上次聚餐的时候,刘总被那个不长脑子的许仲义所连累,在韩越面前留下了极坏的印象。他后来想想觉得非常冤,就一心想跟楚慈搞好关系,把在韩越心里的恶劣印象也趁机修复一下。
人嘛就是这样,不相处是永远好不起来的。刘总的想法非常单纯,就想趁着楚慈开车送他回家的功夫在路上唠嗑唠嗑,聊聊单位的事情,把上次的误会解释一下,说不定还能聊聊有关于韩家的话题……关系自然而然就好起来了。
谁知道,楚慈的车恰好就在今天抛锚了。
谁知道,楚慈一个电话招来的不是拖车厂,而是这么个活煞星。
刘总表面陪着笑,心里却几乎要抓狂了。这两人到底关系有多铁啊怎么把韩二少给招来了!这楚工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到底有什么背景啊?!
韩越弄清楚那个刘总只是来蹭车,而且人长得也歪瓜裂枣还有点秃顶,实在构不成情敌的威胁,便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脸色也稍微好看了点,问楚慈:“这车怎么回事?”
“亏电了。”
“叫个拖车厂然后你自己打车回家啊。”
“离这里最近的拖车公司十二公里收费三千五。”楚慈脸上冷冷的没一点表情,“你来之前我已经打电话给维修站的朋友了,我在等他。”
韩越差点当场翻脸,他娘的老子还没死呢!你开车亏个电还要专门打电话给朋友!有什么朋友的关系比老子还亲密?!
不过他还算有点情商,知道这是在大马路上,边上还有个姓刘的外人,不好当面对楚慈发作。韩越把钱夹一掏,顺手抽出两张一百塞给刘总,口气极差的吩咐:“抱歉今天招待不了你了,这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好,你自己打车回家去吧。”
“不不不,我、我自己打车回去!我我我,我这就走!这就走!”
刘总脸色几乎要扭曲了,再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接韩越的钱哪!这哪儿是两百块钱,这分明是两百颗点燃了的炸药啊!
楚慈略微有些抱歉的说:“实在是不好意思,本来应该是我顺道送你一程的……”
刘总哪受得起他的道歉,赶紧一边赔笑一边脚底抹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虽然他很想在韩越面前留个好印象,也很想跟位高权重的韩家搭上关系,但是人家脸色都挂下来了,眼看着就要发火了,再不走难道等着留下来当炮灰?
“……以后下班就立刻给我回家,别送这个送那个的,他自己不会打车?还是你该他欠他的?这姓刘的就看你老实好欺负!”韩越重重把本田的后箱盖一合,又绕到前边来检查发动机,语气很差的问:“我不是跟你说早点回家吗?这点毛病直接叫拖车公司得了,花多少钱回家我给你报销!”
楚慈站在车门边上,半晌才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谢谢,不必了。”
韩越抬起头看他一眼,哼笑:“你就撑吧啊。——老实站在这里别动,我把我那车倒过来,借点电给你。”
楚慈这车其实是白天忘记关大灯,蓄电池亏电了。韩越把他那辆吉普掉过头来,从后备箱里找到蓄电池连接线,接驳上本田的蓄电池正负两极。他手上没戴手套,连接线一接电池正极,滋的一声猛窜起一小股火花。
韩越“嘶”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把手在裤子上随便一抹,“你坐到车里边去,我叫你踩油门的时候你就踩油门。”
韩越上初中时开始偷他爸的车开,到如今驾龄已有二十多年,对车的了解比对人的了解还深。他在电流接通的情况下先后启动了吉普和本田的引擎,很快把吉普蓄电池里的电输到了本田的蓄电池里去,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就收拾得干净利落,比维修站的人还麻溜。
“怎么样,比你那什么修车的朋友快多了吧?”韩越拔下蓄电池连接线,一拍巴掌说:“行了。那天有空给你换个蓄电池极板,到底是二手的东西,都老化完了。”
楚慈从车窗里探出头,面无表情的盯着韩越,半晌说:“谢谢,不必了——我宁愿请人花钱来弄。”
韩越还没来得及反应,楚慈一踩油门疾驰而去,只留下一道烟尘渐渐飘散。
“……我操,”韩越抹了把脸,喃喃地道:“明明就是二手,还不让人说了!”
虽然对楚慈晚回家这一点很不满,但是总体来说,韩越对晚餐还是比较满意的。
韩越本人并不喜欢吃松露,这玩意儿据说十分珍贵美味,但他总觉得有种泥土般的怪味儿。他特地把松露带回来配菜,是因为他知道楚慈喜欢。
有一次裴志的朋友有事求到韩越头上,在一家意大利餐厅预订了席位打算请他,谁知道韩越临时有事,去军委开会去了。预订过的菜退不掉,那朋友干脆把几十道意大利菜打包送到楚慈家,还跟韩越打电话说:“我都把晚饭送到你老婆家去了今晚你们不用开炉灶了!”
就是那次韩越发现楚慈喜欢吃这玩意儿,证据是其他菜他大多都没动,或者只略动了一两口,只有白松露被挑出来吃了大半。
韩越很少发现楚慈有什么爱好,偶尔发现一个就记得很牢。虽然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喜欢吃只刮掉了泥土、连用水洗一下再吃都不行的蘑菇,但是既然楚慈喜欢,他就每次都往家带几个。
韩越这人火气上来得快下去得也快,看楚慈在餐桌边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东西,目光低垂着露出一排弯曲的眼睫,脸颊上皮肤在灯光下泛出细瓷的光泽,衣领里露出一小段突出的锁骨,他心情突然又舒缓亲昵起来了,还笑着问了一句:“你怎么喜欢吃这种带泥土的玩意儿?”
“因为甜。”
“啊?”韩越很意外,“我怎么没吃出甜味?”
“因为你只知道吃肉。”楚慈把碗一放,站起身说:“我吃饱了。”
韩越笑起来,一把勾住他的脖颈,强迫他低下身,亲昵的拍了拍他的脸:“是,老子最喜欢吃你这块肉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楚慈脸色不好的缘故,那天晚上韩越竟然没折腾到凌晨,只在床上发泄一次就放过了他。楚慈当然不会去问为什么,他已经很困了,韩越搂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迷糊。
朦胧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韩越坐起来穿衣服,下意识的低声问了一句:“你去干什么?”
“洗手间。”
楚慈对韩越去洗手间的问题压根不关心,他一闭眼就立刻坠入了深眠。
韩越等了等,看他的确睡熟了,才微微笑了一下,打开门走了出去。
因为没有车库,那辆白色本田就停在楼下。反正已经是二手了,也不在乎会不会有调皮的小孩子在油漆上随手划几道。韩越一边咬着手电筒一边开发动机盖子,轻车熟路的忙活了起来。
差不多一顿饭工夫之后,韩越终于完成了对这辆万恶的二手车的改造。他心满意足的合上发动机盖,然后哼着歌儿上了楼。
第二天早上当楚慈准备出门去上班的时候,问题来了。
他坐在驾驶席上重重踩油门,却始终无法启动发动机;明明昨天修好了蓄电池,今天早上却怎么也怎么也打不着火!
韩越无所事事的站在边上看手表,一边看一边摆出一副“没时间了哟你上班要迟到了哟”的嘴脸。楚慈终于忍无可忍,探出头去叫了一声:“韩越!”
虽然这声求助很勉强并且带着恼火,但是韩越一样很受用,“叫我也没用,早上谁有时间修它。要不这样,你先开那辆大奔去吧,我有时间再看看你这二手车是怎么回事。”
早上交通本来就不好,楚慈也没时间再厌恶韩越那辆强迫赠送的奔驰600,只能匆匆接了钥匙往外走。
韩越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身影,半晌突然哼笑一声:“老子要送的东西,你还能不收?”
紧接着他回头看看那辆二手本田,顺脚往车头上一踹:“你就先坏着吧啊。”

本文提灯看刺刀小说章节:第11章 炮灰二手车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