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29章 落刀

第29章 落刀

韩强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上,双手双脚呈大字型被绑在四个木桩上,他只能面朝上仰躺,连稍微翻个身都做不到。
天花板很高,灰蒙蒙的,视线所及都是布满了灰尘的大件杂物。唯一的小窗开在很高的墙面上,外边大概是阴天,导致仓库里也十分昏暗。
韩强只觉得脑子里一阵阵昏沉,勉强回忆起他是在车里,楚慈坐在副驾驶席上,突然掏出一瓶喷剂,对着他的脸猛喷了几下……
一阵恐惧从心里猛然窜起,就像附骨的毒蛇一样从全身游过,所到之处一片冰凉。
“你醒了。”
楚慈坐在韩强不远处的一把椅子里,面容淡淡的,交叠着修长的双腿,看上去竟有几分文静的优雅。
韩强打了个寒战:“你这是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还不快放开我!”
“……放开你。”楚慈低声重复着,似乎感到十分好笑一般,眉梢眼角都染上了轻微的笑意,“——韩强,为了今天我整整计划了两年,你说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呢?根本没有理由啊。”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楚慈看了韩强一眼,似乎十分享受他的惊慌和恐惧。他就好像享受一杯醇香浓厚的下午茶一般回味了很久,才悠悠的开口问:“你还记得两年前你从国外留学归来,在北京大街上撞死的那两个人,分别叫什么名字吗?”
就仿佛一桶冰水从五脏六腑上猛泼下来,韩强全身都仿佛被冻住了,刹那间面无人色。
“记不得的话我提醒你。那个中年女人名字叫李薇丽,是个高中老师,那个男孩叫李高杨,是她跟丈夫离婚后含辛茹苦养大的独生子。这对母子是贵州人,千里迢迢赶到北京是为了探望刚刚找到一份好工作的学生,这个学生自从父母双亡之后就一直被她抚养照顾,送进大学。”
楚慈顿了顿,淡淡的道:“——这个学生,就是我。”
韩强张了张口,半晌才颤抖着道:“原来你……”
他的话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楚慈皱了皱眉,看了眼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号码,迟疑几秒钟之后接了起来,“喂?”
手机那边裴志的声音紧绷绷的:“楚慈,你现在在哪?”
“我在哪跟裴总有什么关系吗?您每次这样关心我的行踪,真让我觉得受宠若惊……”
裴志被他冷淡而平稳的口气激起了更大的焦躁,忍不住劈口打断:“韩强的电话没人接,他情妇说不知道他上哪去了,是不是他现在跟你在一起?”
楚慈这次没有兜圈子,沉默了一下之后直截了当的道:“是。”
“你别乱来!别做什么冲动的事情!你听着楚慈,你现在收手我还能保你,如果你对韩强下手的话就真的什么都……”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楚慈冷冷的道。
“……你听不懂我说什么?别在那给我装傻!先是侯宏昌然后是赵廷,你以为我像别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吗?你以为我跟任家远似的,一招调虎离山计就骗得他死心塌地给你做不在场证明?!楚慈!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能把你送出北京,你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从此以后你不用再见北京这边的任何人,甚至你想改名换姓出国都没问题!楚慈你听见了没有?赶紧给我回话!”
楚慈任他在电话那边焦急的咆哮,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裴志,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你愿意这样保我,又是为什么呢?”
裴志一下子语塞,半晌说:“我……你不用管。”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我都感谢你。”楚慈顿了顿,声音竟然出于意料的温和,“——但是裴志,现在已经太迟了。”
他轻轻挂了电话,顿时隔断了裴志在那边风度尽失的咆哮声。
仓库里恢复到一片让人窒息的静寂。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那种家庭出身,韩强好歹也见过世面,勉强还撑得起镇定来,“还有,裴志跟你是什么关系?侯宏昌和赵廷……”
“这些其实跟你关系不大,不过既然时间充裕,让你做个明白鬼也无妨。”楚慈换了个更加舒适的坐姿,说:“我其实也算是军人家庭出身,我父亲是个军人,母亲是教师。可惜就像裴志告诉韩越的那样,母亲生我时难产去世,父亲在我上高中时也胃癌病逝了。他是个非常正派的人,没留下什么遗产,连房子都是公家的,刚一去世就被收了。当时为了治病家里的积蓄被花得七七八八,他留给我一群长期没有联络过的冷漠的亲戚,一笔不大不小的外债,一张看上去非常沉痛而光荣的讣告。唯一一样比较珍贵的东西,就是一把他早年缴获的军刀——问题是还不能卖了换钱。”
楚慈手抬起来晃了一下,韩强看见他手上果然有一把比匕首略长的短刀,刀鞘极弯。他刚才一直把刀搁在腿上,因为角度的关系韩强一直没看见。
“裴志没告诉韩越的是,父亲去世后我无心上学,打算退学去深圳打工。当时李薇丽,我父亲的中学同学,我的化学老师兼办主任,一个带着孩子刚刚离婚,生活非常困窘的女人,答应让正处于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年龄的我,每天中午和晚上去她家吃饭,还帮我垫了高中两年和大学头一年的学费。我至今记得那总共是九千块钱人民币,九千。”他重复了一下这个数字,问韩强:“九千块钱对你来说相当于什么?一杯洋酒?一顿饭?给情妇随意添置的小玩意儿?——对被你撞死的那个女人来说,那是她攒了两年都不够,最后还去卖血才攒起来的一笔钱。为了这笔钱,她亲生的儿子夏天连根三毛钱的冰棒都舍不得吃,几年来连件新衣服都舍不得添置。”
似乎是为了平息情绪,楚慈深深吸了口气,再开口时声调已经极度平稳。
“我大学的时候到处打工,稍微有点钱就寄回去,但是她从不轻易碰那个钱,每次都原封不动的存起来。我曾经发誓毕业后好好找个工作,把她当我亲妈一样的孝顺,让她永远不再为钱担忧、安安稳稳万事不愁的好好过个晚年,但是谁知道你一次酒后驾车,就永远——永远毁灭了这一切。”
韩强似乎已经惊骇到极致,他猛的开口想大声呼救,但那时楚慈已经走到他身边,重重一脚踩在他肋骨上,让他那声呼救还没来得及出口就演变成了一声惨叫。
“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个世界上有人生来就比旁人更高贵,更嚣张,更有特权。他们张嘴就是人民和平等,满口的冠冕堂皇道貌岸然,实际却高高凌驾于普通人的性命和自由之上,可以随心所欲毁灭别人的家庭和梦想,可以无所顾忌的夺走普通人的性命,甚至可以在撞死人之后,还肆无忌惮享受自己美好高贵的人生。”
楚慈俯下身去,深黑色的眼珠里映出韩强惊恐万状的面孔。
“一天。”他缓缓的说,“从被你撞死到尸体被强行运走火化,仅仅只隔了一天。我甚至都来不及去看他们最后一眼,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焚尸炉里化作了青烟。”
韩强貌似恐惧到了极致,想竭力呼救,喉咙里却只发出咯咯的声音。
“其实我应该感谢那群欺上瞒下的官员,因为他们动作如此之快,以至于我根本没在那次事件中露面。他们只匆匆去贵州了解了一下李薇丽和高杨的家庭,然后把被层层盘剥下来的赔偿款都给了她已经离异数年,几乎没什么联系了的前夫。从头到尾那些人根本没有调查一下她为什么带着儿子来北京,没有人发现这事件还牵扯到我这么一个人——除了裴志。”
韩强艰难的道:“裴志……”
“其实,一开始我根本没想过报仇的事情。”楚慈一只脚仍然踩在韩强肋骨上,直起身淡淡的说,“当时你离我太远了,你周围有人保护,有无数双眼睛,你出入的都是我无法企及的地方,更重要的是你根本不好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我当时除了痛恨和诅咒之外根本找不到第二种办法,甚至连你的家庭住址我都打听不到。我在仇恨和无奈中煎熬了大概几个月,直到有一天被韩越找上门。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矛盾吗?我真的讨厌你们家的人,但是如果没有韩越,我怎么接触到你和赵廷呢?我怎么掌握到赵廷在春畅园的住址呢?我怎么才能一步步设计好路线、时间、不在场证明,最后逃过调查全身而退呢?两年,整整两年,韩越很少回北京,就算回北京也不大回韩家,我根本接触不到你。直到上次在你家吃饭,我才终于抓到这个机会。”
楚慈一手握着刀柄,他用力那样大,几乎到了掌心在刀柄上摩擦发痛的地步,然后才慢慢把刀鞘退下来。
“当时杀侯宏昌的时候,我就知道回不了头了。等到砍了赵廷,在医院里我意识到我暴露了,因为其他人不知道我跟李薇丽的联系,而裴志知道。他去贵州仔细调查过我,可能他一开始就知道我没从韩越身边逃走是为了什么,只是他一直没说,一直装不知道。他可能不希望看到我走到这最后一步,但是没办法,韩强,如果不杀掉你我这一辈子都不得安宁,我死都闭不上眼睛。”
楚慈举起刀,韩强断断续续的拼命叫起来:“别!别杀我!……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
“你可以把我的家人还给我吗?”
韩强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其实刀尖还没落到他身上,那只是因为他吓破了胆。
“我们有好几个小时可以让你慢慢体验到我当时的痛苦和愤怒。”楚慈看了看手表,然后竟然微笑了一下。
“放心,你不是最后一个。”

本文提灯看刺刀小说章节:第29章 落刀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