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40章 千钧

第40章 千钧

韩老司令的寿筵在老战友家开的大酒店里举行。
韩越赶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晚宴开始的时间了。这次做寿没邀请多少外人,来的大多是跟韩家关系不错的故交。韩越本来应该早点来迎接客人的,却来得比大多数人都晚。司令夫人为此不大高兴,看见韩越的时候脸色也淡淡的。
韩老司令倒是问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韩越用力抹了把脸,声音有着熬夜过后难听的沙哑,“我去门口招待一下。”
这个时候其实来宾已经差不多到齐了,门口只有零星最后几个人在寒暄,一看韩二少出来,都纷纷围上去笑容可掬的打招呼。韩越淡淡应付了几句,目光一直在停车厂门口来回逡巡着。
突然他眼神一顿,紧接着微微眯了起来。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能看见他牙关猛然咬紧了,刹那间让他的表情都有些异样。
只见停车厂门口,楚慈一只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正穿过马路大步走来。
在刚听说楚慈会来参加寿筵的时候,韩越每天都度日如年,恨不得一眨眼时间就跳到寿筵当天。在昨天触及到那个触目惊心的真相之后,韩越又觉得如果自己面对面见到楚慈,可能会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光天化日之下把他活活掐死在自己怀里。
然而等真正见到楚慈的那一刻,他反而觉得心里很平静,甚至平静得有点空茫。
他对楚慈伸出手,楚慈刹那间愣了一下,似乎想绕过他走进酒店大门。但是眼看众目睽睽之中,又不好做得这样明显,于是也伸出手来跟韩越匆匆握了一下。
谁知道韩越脸上微笑着,握手的力气却极其巨大,楚慈刚一沾手,冷不防痛得钻心,脸色不由得顿时一变。
他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韩越猛的一拉,把他整个身体都一把拉进怀里,紧紧拥抱了一下。
这个拥抱看起来仿佛十分正常,但是那种力道简直要把人的肋骨都活生生拧断。只有生死仇敌之间才会有这样凶狠的拥抱,楚慈当即忍不住低声“啊”了一下。
“我等着你来,”韩越贴着楚慈的耳朵,一字一顿的低声说:“——已经等很久了。”
楚慈用力挣脱他:“你发什么神经!”
韩越似乎微微笑了一下,又似乎什么表情都没有,就那样直直的盯着楚慈,直到他抽身大步走进门里。
“你看什么呢?”高良庆从背后拍了韩越一下,“快点过来一趟,我叫两个人把裴志单独请来了。”
韩越回头笑了一下,说:“好。”
高良庆一看他脸色,突然间吓了一跳:“喂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
“怎么?”
“你这脸色看得我心里发寒……跟谁欠了你千儿八百万似的……”
“千儿八百万?”韩越淡淡的冷笑着,“——千儿八百万又算得了什么!”
高良庆被他语气中骇人的肃杀骇了一跳,但是紧接着韩越就绕过他,大步往酒店里走去了。
“……大喜的好日子,搞这么重杀气做什么……”高良庆摇着头嘀咕了一句,紧走几步追上去,一边又打电话叫人把裴志带过来。
说实在话高良庆并不相信是裴志杀了韩强,毕竟裴家跟韩家两代交好,这次调查韩强被杀案的主办人之一还是裴志的亲叔叔,他神经错乱了才会想要韩强的命。
但是从韩越的一系列表现中他也能分析出,裴志跟韩强被杀的事情有一些重要的联系,甚至在韩强被杀之后,他还试图在第一时间带走重要的线索人阿玲。
这说明他肯定知道些什么,又不想让这些线索被人发现。他可能知道杀害韩强的凶手是谁,最少他知道谁有可能作案,谁是重大嫌疑人。
更加可疑的是,同样被龙纪威软禁,裴志的气色却比阿玲要好多了,精神也相当不错,几乎跟他失踪的时候相比没什么不同。仿佛他这段时间只是在国外出了趟差,公费旅游了一次,所以多花了一点时间。
不过想来也是,他音讯全无这么久,裴家却没人觉得他失踪了。想必他在被软禁这段时间里,龙纪威一定允许他和家人进行联系。
裴志坐在茶水室里,看见韩越和高良庆进来的时候甚至还笑了一下,轻松的打了声招呼:“嗨,好久不见!”
韩越冷冷的盯着他,半晌突然一挥手,对高良庆说:“拜托你先出去一趟。”
高良庆稍作迟疑:“你……”
“我跟裴志单独谈谈。”
高良庆又看一眼裴志,后者回他一个十分温和的表情。最终高良庆无奈的摊了摊手,转身走出茶水间外,体贴的带上了门。
“我今天来就是知道你想找我。”狭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裴志语气平和的开口道,“阿玲从龙纪威那里跑掉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事情终于瞒不住了。”
韩越全身肌肉仿佛僵硬了瞬间,再开口时声音十分干涩:“……你早就知道被韩强撞死的那个老师是楚慈的养母,只是你故意隐瞒了这件事对吧?你早就知道楚慈有一天会杀掉韩强报仇,但是你一直冷眼旁观是不是?!”
“我不是早就知道的,我知道这件事大概是一年多以前。”裴志冷静的说,“在你委托我调查楚慈家庭关系的时候我真的只查到他父母早亡,大学勤工俭学;毕竟李薇丽当时已经调职了,他们又不是亲生母子,户籍册上也没有注明收养关系。再说人是你的人,又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查得那么上心?连八竿子打不着的鸡毛蒜皮都要去关心一下?”
“……那后来你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你一直以折磨他为乐。”裴志冷冷的说,“差不多一年多以前你休假回北京,短短一个星期就让他进医院三次,最后他因为情绪压抑导致急性胃溃疡,还是我开车送他去看的医生。当时我真的非常奇怪,你长期不在北京,他又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趁你不在的时候逃走呢?因为这个疑问我刻意重新调查了一下他的档案,最终发现了他和那个老师之间的关系。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不敢告诉你,你已经把他折腾得半死不活了,如果再发现他待在你身边是有目的的,你岂不是要把他给生吞活剥了?所以我一直保守这个秘密,没有跟任何人说,只是时刻关注他会不会真的对韩强动手。”
韩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裴志,连连点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半晌才喘着气道:“好,好……所以最后,他真的对韩强动手了……”
“你是不是觉得挺愤怒的?”裴志笑了一下,那笑容十分短暂,并且一点笑意都没有:“其实我也很愤怒,我第一次见到楚慈的时候,他是个温柔和善、待人有礼的工程师,说起话来低声细语,见人脸上都带着三分笑。但是那个楚慈如今变成了一个杀人犯,被你们韩家硬生生逼得满手血腥,一辈子被压在深渊里见不得天日。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他好好的在北京上学,上完学找了份工作,正打算跟家人团聚共享天伦,是谁在瞬息之间把他的家人全部夺走,把他的人生毁灭殆尽的?”
韩越想反驳裴志,却发现自己喉咙堵得厉害,什么都说不出来。
“当年韩强撞死他的养母和弟弟,韩家买通关系,在第二天就强行火化了被害人,骨灰往公墓里一扔了事。韩强后来上法庭,你妈叫赵廷当庭翻供,又叫你那哥们高良庆篡改证据,硬把韩强酒后驾车改成了李薇丽母子横穿马路闯红灯,责任全归被害人!事后在韩老司令的面子下,赵廷低价拿下了一块市区的酒店地皮,高良庆连升三级,整个北京城都没他升得那么快的!——韩越你摸着良心说说,你们家干的这叫人事吗?畜生都不如!”
裴志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语调中的颤音:“要是没有韩家,要是没有你,楚慈会比现在幸福千万倍。他的人生全是被你们家,或者说全是被你给毁掉的。韩越,我也曾经想阻止他不让他报仇,我甚至想求他好好安定下来过日子,求他一生一世平静安稳,但是我失败了。当我意识到他已经杀了韩强的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只是竭尽所能帮他毁掉证据,再把他送到国外你找不到的角落里去。我无法做到跑去揭发他,因为我跟你们家的人不一样,我至少还是个人,不想沦落到禽兽不如的地步去!”
说到最后他声音越来越大,尾音甚至有些尖利。
韩越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有刹那间他甚至丧失了呼吸,连心跳都感觉不到了。
裴志紧紧盯着他,一只手下意识的抓紧座椅扶手,微微的发着抖。
仿佛过了很长时间,就像是整整一个世纪一般,韩越声音沙哑却异常平静的开口问:“——裴志,你帮楚慈做了这么多事情,甚至不惜包庇他犯下杀人罪,你能实话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吗?”
裴志猛的放开了扶手,一下子坐进座椅深处去。
他仰头望着空气中缓缓漂浮的灰尘,半晌才说:“我……”
和刚才的愤怒和斥责完全不同,他的喉咙里仿佛卡着什么东西,只说了一个字,就再也无法发出更多声音了。
韩越缓慢而笃定的问:“你喜欢他?”
“……”裴志吸了口气,低声道:“是,我喜欢他。”
韩越笑起来,那笑容说不出的冰冷,让人一看就从脊椎里窜上一股冰寒。
他说:“——可惜了。”
与此同时在门外,高良庆脸色铁青的从门缝边直起身,转身匆匆往外走去。
他一个手下正从大厅进来找他:“高副院长!韩二少上哪去了?宴会的客人名单……”
高良庆打断了他:“韩司令在哪里?”
那个手下一愣:“哦,在酒店小会客室……”
高良庆把他一推,急匆匆往会客室的方向大步赶去。

本文提灯看刺刀小说章节:第40章 千钧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