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54章 清明

第54章 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裴志在墓园门口下车,随即紧走两步,帮他母亲撑开伞。
“这点毛毛雨,淋着也挺舒服的。阿志,你看这蒙蒙细雨,草色山光,是不是有点我们江南老家的模样?”
裴老夫人当年是书香门第大家闺秀,到了这个年纪,还颇有点浪漫主义情怀。裴志往墓园周围逡巡了一眼,笑道:“这年头北方的园林还不是想怎么修就怎么修,南北差异哪有那么大。话说回来,你也好注意点脚下,路上地滑。”
每年的这个时候裴志都很忙,要陪他父系一族的亲戚到处来往应酬,又要陪他母亲来给当年葬在北京的一个舅舅扫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裴志家情况跟他那些太子党哥们都不一样,父母自由恋爱结合,背景由政转商,人情往来跟其他几个家族相比要更自由,也更频繁。
裴志跟他母亲在舅舅的墓碑前送了花,又陪着站了半晌,临近中午的时候便打算下山去吃饭。走到半路上,突然裴老夫人拍了儿子一下,指着不远处问:“那不是侯老军长跟韩家二小子吗?”
裴志抬头一看,果然只见不远处拱桥边的两座墓碑前站着几个人,中间那个特别高的是韩越,在他面前站着说话的赫然是侯老军长。
而侯老军长之后还站着个他认识的人,是老久没见了的侯瑜。
裴志心思比较缜密,一看这阵势首先就想这两拨人怎么会在这里碰见?侯家的确有人埋在这,好像是侯瑜的祖父还是叔叔,他们一家人来这里扫墓不奇怪;但是韩家有什么重要的亲戚埋在这个墓园里吗?
没听说啊。
“妈,司机就在前边一点的门口等你,我先去跟侯叔叔他们打声招呼。”裴志把伞往裴老夫人手里一塞,不等他母亲阻止就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去。
楚慈的事情发作以后,韩越跟几个世交门阀的关系都有点微妙。有人感叹那个脾气暴烈的韩二少爷竟然也是个痴情种子,实在是想象不到;也有人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逼着韩越把楚慈找出来千刀万剐。
但是不管怎么说,韩越都是个惹不得的人。跟他同辈的人当中他背景最硬,地位最高,手段最狠;在楚慈这件事上他又出人意料的坚定,天王老子的账都不买,连司令夫人的命令他都敢不听,还有谁敢逼他?
楚慈失踪后转眼两个寒暑,所有人都在找他,所有人都找不到他。为了他这件事韩越跟不少人翻了脸,但是出于意料的,他跟裴志的关系反而渐渐缓和起来,甚至很有点挚交知己的意思了。有时候韩越被侯家人逼急了,裴志还经常居中调停,帮他在几家长辈面前周旋;有时候韩越得到些有关于楚慈的线索,也会通知裴志一声,叫他帮忙一起找。
其实裴志是个典型的聪明人,而韩越也不傻,他们都知道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互相争杀没意思。
裴志跑到侯军长身后几步,便缓下了脚步,高声打招呼:“侯叔叔!你们怎么在这里?”
侯老军长回过头,顷刻间换了脸色,微笑着慈祥的问:“小裴,你怎么在这里?陪你母亲来扫墓吗?”
裴志对韩越点点头,又对侯军长笑道:“我妈的大哥当年葬在北京,逢年过节的时候她经常过来看看,我就陪着她一起。不过现在她下山去了,我在这随便转转抽根烟。”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似乎很不经意的往韩越身后的两座墓碑上一瞅。
那两座碑的石质雕工都不错。同一座墓园里的各个穴位价格不同,视小头风水而定论,这两座墓离裴志他舅舅的墓不远,估计价格相当不便宜。
两座墓碑上都只有很小的一寸黑白照,这样的距离很难看清楚,但是墓主姓名却雕得很清晰,一个是李薇丽,一个是李高杨。
裴志眉梢微微跳了一下。
“对的,对的,裴老夫人家有个儿子在北京殉了职。下次扫墓也通知我一声,咱们可以搭伴过来。”侯老军长笑呵呵的说完,又转头去对韩越道:“韩二啊,伯伯跟你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一下。伯伯不是在害你,你毕竟都这么大了,是不是?”
韩越咬着牙拧出个笑脸,一言不发。
“那我们先走了。”侯老军长和气的对裴志说:“见了令尊令堂,代我向他们问个好。”
裴志笑着应承了,侯老军长便带着儿子跟手下徐徐转身而去。
侯瑜转身的时候看了裴志一眼,目光极有深意。裴志愣了一下,用眼神疑惑的问他,他却摇摇头,指指侯老军长,在嘴上做了个拉链的动作。
紧接着他们就擦身而过了。
“侯军长跟你说什么呢?”等到他们走远了,裴志才转头问韩越:“还有你上这儿来干什么,你真给楚慈的养母弟弟换墓了?”
韩越叹了口气,把墓碑前歪倒的花束重新扶正,说:“他们也来扫墓,正巧碰见,侯老头子说给我介绍对象。”
“这事论理不该他着急啊,连韩司令都不管,侯家人凑什么热闹?”
“不知道,组织惯例吧。”韩越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一个“烦”字,说:“上个月又出大乱子了,九处去广西执行任务,结果龙纪威一手培养起来的那个副处长因为一个什么事情意外殉职,偏偏龙纪威又醒不过来。上边临时任命了一个空降兵去掌管九处,据说是某个领导的儿子,面子很大,但是九处没人买账,最近一片鸡飞狗跳。”
裴志说:“其实就是新旧势力斗争。”
“所以说我讨厌政治这方面的事情,如果不是……,我早就离开北京了。”
中间那个停顿十分微妙,裴志知道韩越省略掉的内容是什么。
楚慈当年在北京失踪,韩越至今找不到他的消息。试图搜寻楚慈的不仅仅是他一人,韩越留在北京,可以牵制那些人的动作,也方便他探听消息。如果他去了地方,就没法运用他的北京的人手和关系来打听楚慈的下落。
事实上从楚慈失踪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寒暑,韩越使尽手段,都没有打听到他的半分消息。
现在只存在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楚慈真的逃出去了,不管是隐居乡下还是出逃国外,总之他已经成功的把自己隐藏在了茫茫人海中,一辈子再也不得相见了。
第二就是,他已经死了。
裴志有时候十分绝望。
两年寒暑,胃癌中期,不做手术,只保守治疗。楚慈现在还活着的可能性有多大?
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在某个他们都不知道的日子里,可能那天阳光灿烂,世界晴朗,他孤身一人隐没在某个破落阴暗的医院角落里,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那个时候他们可能在做什么?韩越可能在军委上班,裴志可能在某地出差,他们有可能在酒宴上应酬,可能在繁华的街道上闲逛,可能在跟人聊天谈笑,可能在办公室里生龙活虎的骂人。
然而就在没有人察觉到的瞬间,楚慈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裴志只要一想,脊椎里便蹿起一股瘆人的骇意,让他全身都寒冷得发痛。
“清明节以后我要跟九处的人去青海交接一些绝密资料,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韩越说着叹了口气:“他娘的,为什么偏偏是我去?我真他娘的不想掺和九处那些破事。”
裴志心不在焉的嗯嗯着,一边回味着刚才侯瑜的眼神,总觉得里边很有文章,但是偏偏一时又猜不出什么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只见新来一条短信,号码显示是的侯瑜发来的。
“裴老夫人催你啊?”韩越问。
“……不,不是。”裴志打开短信,一字一句的念:“中午西京茶社老地方见,你一人来,有要事商量……靠,侯瑜约我见面,难道有什么事要单独告诉我?”
侯瑜在西京茶社的包厢里坐下,边上一个穿制服的小姑娘毕恭毕敬递上茶水单,他点了一壶霍山黄芽,又随手点了几个点心,就挥手叫小姑娘退下,只留他一人在包厢里。
侯瑜点了根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这个一贯好玩好闹好新鲜的人脸上竟然显出一种异乎寻常的凝重来。
不一会儿包厢的门被叩响了,他以为是上茶的,随口说:“进来!”
门被推开了,裴志一手捧着托盘,稳稳当当的走进来:“哟,候总,你今天怎么想起来要请我客啊?”
侯瑜笑起来,双手接过托盘,笑着打趣道:“真是八百年修来的福气,叫我们堂堂的裴总端茶倒水!就你一人来?裴老夫人呢?”
“回家了。我看你这么神神叨叨的,八成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我?”裴志坐在侯瑜对面,十分从容的给自己倒了杯茶,说:“我就在这里,你想玩什么花样,尽管来吧。”
侯瑜一下子笑起来:“什么花样,看你说话难听得!我爸跟我叔他们不待见韩二那是因为侯宏昌的事情,我还是把韩二当兄弟的。再说跟你吧,小爷我从小到大什么好事情不先想着你?就算侯宏昌出了这档子事,咱俩也还是朋友啊。”
裴志哈哈一笑,不再多说。
侯瑜这人什么样一圈朋友都清楚,这位小爷实在是个厉害人物——他比从商多年的裴志还要精滑,又比部队里混大的韩越还要果决。
这年头家里真正有背景的年轻人都一个比一个低调,裴志自己就是个闷声发大财的主儿,韩越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在外人面前可一件浑事都没做过。只有这位侯瑜侯小爷,整天好蹦跶、好玩乐,吃吃喝喝出风头的事情一样没少做,四九城里大大的顽主一个。
按理说蹦跶越厉害的人就越活不长久,偏偏侯瑜做事总越不过那个度去,过分也只过分到最底线的那个临界点上就住手了。因此这些年他活跃得这么厉害,却始终没出过事,一直在最敏感的军需部门里顺风顺水,年前还稳当的升了职。
裴志紧紧盯着侯瑜,想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没想到侯瑜竟然叹了口气,先抛出一个问题来:“裴老板啊,我记得前年那个姓楚的事情发作之后,你有一段时间跟韩越闹得很僵,还因为这个事被送到国外去避风头,是不是?我当时就隐约听到风声,说楚工做的那些事情其实你都知道,你还故意包庇他……”
裴志沉默了一下,坦然点头道:“既然你这么问了,那我也不瞒你。我本来不是个正义感十分强烈的人,只是对楚慈怀着私人感情,所以……”
“那就难怪了,我当时也有这种感觉,好几次聚会的时候韩越把楚工叫出来都是因为你有意无意的撺掇他这么做,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次,也是你首先说了他的事情,引起我的好奇心,然后又暗示我让韩越把楚工叫出来见个面。”侯瑜顿了一下,口气有些复杂的问:“是不是因为韩越当时已经回北京定居了,你不方便在他在的情况下跟楚工见面,所以总是创造机会让他来参加我们的聚会?”
裴志这次沉默良久,最终还是艰难的点点头。
侯瑜盯着他看了好几秒,突然一拍桌子,说:“靠!我听人家说问世间情为何物,我还觉得爱啊情啊的在现代社会里就是个屁,谁知道我哥们就他娘的活生生一情圣啊!”
裴志被他说得一下子笑起来:“得了,少在那满嘴跑火车!你叫我过来就为了问这个?”
“……不是,我就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喜欢那工程师。你要是不喜欢,或者不是很喜欢,那咱们今天的话到这里也就算了。”
侯瑜又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啪的一声点燃。裴志望着他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侯瑜深深的吐了口烟,沉思了一会儿,突然不答反问:“裴志,你为了那个姓楚的能做到什么地步?让你为了他跟一个家族翻脸,你敢吗?”
这话说得十分不像,裴志皱起眉,说:“这不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得看什么家族,什么事情。”
“关乎那个工程师性命的事情。至于家族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我们侯家。”侯瑜顿了顿,欣赏了一下裴志的表情,又慢悠悠的道:“不过不是跟我爹妈,是侯宏昌他们家,顶多了再加一个韩老夫人。”
裴志猛的心跳加快起来,话都说的有些不受控制:“你们发现楚慈的行踪了?你们有他的消息了?!”
“确切的说不是我有他的消息,或者是发现他的行踪,而是我确确实实的,已经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
裴志豁然起身:“他在哪里?!”
“嘘,你不要急,说话声音也小一点,我约你见面是有风险的。”侯瑜用手指指窗外,说:“从这里出去后打车半小时,你就能到达他现在的藏身之处。但是你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过去,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要听我说完之后,再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过去找他。”
裴志也是个能沉得住气的主儿,他喘了一会儿气,慢慢的坐了回去,又掏出一根烟来点上,狠狠的吸了几口。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抬起头,声音已经勉强恢复了冷静:“那你先说,我听着。”
侯瑜停顿了一下,应该是在整理叙述的思路。几秒钟之后他把烟灰在桌面上轻轻一弹,道:“这件事应该从上个月楚慈从贵州回北京开始说起。据说这两年他一直呆在贵州,而这次回北京也不是他自愿的。确切的说,他是应该被某些人挟持着,被逼北上的。”

本文提灯看刺刀小说章节:第54章 清明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