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55章 侯瑜的纸条

第55章 侯瑜的纸条

裴志听到挟持两个字,顿时脸色都变了,惊问:“挟持?被谁?谁逼他回北京的?难道侯宏昌……”
侯瑜冷笑起来:“要是真被我叔我婶发现了,你觉得他们有必要逼姓楚的北上吗?直接在贵州就把他大卸八块泄愤了!你冷静一下好好想想,这两年所有人都找他找疯了,而姓楚的就老老实实呆在贵州,怎么可能两年都找不到?肯定是有人在保护他啊。而且这个保护他的人能力非常强,地位也极其超然,至少在某些方面的权力是连韩家都无法企及的。你能猜到这是什么人吗?”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可能要愣一下,但是裴志几乎立刻就想到了答案:“——龙纪威!”
“是,确切的说,是龙纪威领导下的九处。”侯瑜说:“当年把楚工从北京送到贵州去的是九处的人,虽然龙纪威两年都没有苏醒,但是他们一直在忠心耿耿执行龙纪威留下的命令。我猜龙纪威一定下过‘不能让才楚慈落到韩家等人手里’这样的硬性命令,所以九处的人把楚慈安排在贵州,一边保护一边进行保守治疗,但是我看他那样子,应该是没有开过刀。”
裴志心里沉了一下,脸上不可抑制的带出了微许惊慌。
一直没有开刀的意思就是胃癌没有得到彻底根治,到最后阶段化疗都不管用了,拖到现在绝对已经是晚期。
——没得治了。
“如果九处现在还在龙纪威控制之下的话,那凭龙纪威的手段,楚慈断气了我们都无法发现他。但是你应该知道吧,上个月广西出了乱子,龙纪威最忠心的心腹死了好几个,上边人给九处空降了一个代理头头,那人是某个大领导的儿子,一心想取代龙纪威成为九处真正的一把手。”
裴志脱口而出:“他一定很想拉拢你们几个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对吧?”
侯瑜点点头,说:“事实上姓楚的就是他送给我们家的一份大礼。但是他这人比较怂,又不敢直接提着楚慈的头送到北京来,毕竟龙纪威当年确实下过令要保住姓楚的命。他要是真这么明目张胆违抗龙纪威说过的话,那么九处的人肯定会对他离心离德,龙纪威醒来后也一定饶不了他。所以他就想了个折中的办法,他肯定用了什么手段把楚慈从贵州逼出来,使他不得不回到北京,然后又跟我叔我婶透露了消息,使他们很轻易的在北京找到了楚慈。这样就算我们家人要了姓楚的命,也没人能把责任直接算在他头上。”
裴志忍不住紧紧咬了一下牙根,问:“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楚慈的消息?”
“我们家人都知道了,韩老夫人也肯定知道了。他们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动手,只是因为要等韩越离开北京。如果这事被韩越知道的话,谁都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也许韩老夫人能说服他,但是万一不能呢?万一他突然脑子抽掉了非要救楚慈呢?”
侯瑜抽了口烟,又道:“再说他们打算秘密审判那个姓楚的,最好能让他公开承认自己杀害侯宏昌、韩强等人是为了求财,而不是像网络传说的那样出于义愤。毕竟当年侯宏昌撞人的事情,网络舆论给了侯家很大压力,后来他被杀的时候又有一片叫好声,侯宏昌他爹妈至今都非常恼火。”
“原来是这样,他们这不仅仅是要杀掉楚慈,还要让他身败名裂!”裴志冷笑一声,问:“这种阴毒点子是谁想出来的?”
侯瑜咳了一声,“这种事情当然有很多下边人出主意……事到如今追究这个又有什么用嘛。”
看他那反应,裴志大概能猜出这是他们家人想出来的点子,侯瑜也觉得丢脸,不好意思承认,一概推给手下人。
不过他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事到如今追究这些很没意思,而且亏得侯家人想出了这个缺德点子,楚慈才能多留了几天的命。要不然他刚回北京的第一天,说不定就已经被侯家人杀了。
裴志闷声不响的抽了几口烟,突然抬头盯着侯瑜,问:“你也姓侯,侯宏昌是你亲堂弟,我不信你不想给他报仇——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侯瑜毫不回避的直视着裴志,半晌古怪的笑了一下,反问:“裴老板啊,假设你是个普通百姓,对这件事情的内幕半点也不知情,现在侯宏昌的亲属突然蹦出来告诉你说他们儿子是无辜的,当年那个被撞的民工小孩是违反交通规则的,杀了侯宏昌的人只是抢劫求财的,现在凶手终于落网了于是侯宏昌终于可以沉冤昭雪了——你信么?你觉得普通民众会信么?”
裴志一拍桌子:“你当我三岁小孩?!”
“这就对了。你不信,我也不信,我觉得这消息出来后也没几个人会信。”侯瑜讽刺的笑了起来:“但是偏偏,侯宏昌的父母觉得大家都应该相信,网络舆论也一定会相信。我真不知道人怎么会愚蠢到那个地步,简直连三岁小孩都不如。看来我妈早年说过那句话是对的,人一旦在特权阶级里呆久了,就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膨胀心理,觉得自己手眼通天无所不能,这世界上的一切法则和限制都形同儿戏。人最可悲的就是太高估自己的智商,然后又把其他人都当做可以任由自己玩弄的傻子。”
“……侯老军长还跟着你叔叔你婶婶他们一起折腾这件事。”裴志吸了口凉气,说:“我在墓园里碰见韩越,据说侯老军长还打算给他介绍对象。”
“老头子已经被他们带着干了很多蠢事了。”侯瑜顿了顿,声音更加的低沉下去,“人家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就是因为像我们这样的家族几代繁衍下来,势必会出现很多胡作非为的附庸之辈。就像一棵大树上缠满了与它争夺水分和养料的藤蔓一样,如果不加遏制,这些附庸终有一天会让大树枯竭颓败,然后一同走向灭亡。”
裴志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是在沉吟什么,半晌后问:“你是想借助我的手去对付侯宏昌他们家?”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很想自己动手的,但是我们家亲戚太多,我不想被唾沫星子淹死。就算现在我父亲还活着,但是他总有离开的那一天,如果所有姓侯的亲戚都对我寒心了的话,以后我靠什么往下走?”
侯瑜看了裴志一眼,又悠悠的笑道:“是,我是挺自私的,但是我也没有逼你跟侯宏昌他们家翻脸啊。你也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就当今天没见过我,眼睁睁看着那个姓楚的被当做抢劫杀人犯押上刑场——实话告诉你姓楚的已经不剩几天好活了,韩越这边一离京,他们那边立刻就动手。”
裴志皱起眉,神色间越发焦躁。半晌后他猛地把烟头往桌子上一摁,问:“为什么你选择要告诉我而不是韩越?”
侯瑜往高背椅子的深处一靠,缓缓的道:“因为这件事韩老夫人掺和了不少,韩强又是韩越的亲兄弟……我把这件事说出来,已经冒上了天大的危险,万一他韩越转头就把我给卖了,我以后在家族里还做不做人?”
侯瑜这人也是个狠角色,韩越当年选择不给韩强报仇的时候好歹还心理挣扎了一番,还痛苦了一番,到了侯瑜这儿那是一点心理斗争没有,直接就把他叔叔婶婶一家人给卖了,顺当得要命。
裴志知道侯家情况比较特殊,家族关系非常复杂,既然能搞出侯宏昌那种完全没有脑子的二世祖,培养出侯瑜这种心狠手辣胆比天大的主儿来也不奇怪。
“我答应你。”裴志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一样,狠狠的咬了咬牙,然后对侯瑜伸出手:“但是你得先把楚慈的地址写给我,我起码要确定他还活着。”
侯瑜一点迟疑也没有,立刻摸出个记事本来刷刷写下一个医院地址,又写了一个人名和电话,说这是医院一个负责人的联系方式,跟侯瑜十几年的老交情,口风很紧,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这样就能绕过侯宏昌他们家的眼线。
裴志接过纸条,在掌心里重重的握了一下。
侯瑜慢条斯理的收起金笔,说:“我劝你动作快一点,不仅仅是侯宏昌他们家人想要他的命,他自己大概也撑不了多久了。我听我那个医院的哥们儿说,他早就被下了病危通知书,保守治疗还能活俩星期,超过一个月那就是奇迹。”
裴志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沉声道:“多谢你——我先走一步了。”
侯瑜点点头,笑了一下。
裴志打开包厢的门,一步跨出去,随即反手紧紧带上了门。
包厢正对着一条走廊,一边是开向大街的外窗,一边是挂着壁画的墙壁。韩越靠在紧挨门边的墙上,正低头点起一只烟,但是双手有点发抖,打火机嚓的一声没点上。
裴志把纸条丢给他,紧接着头也不偏一下的从他面前大步走过。
韩越连烟也不点了,立刻俯身捡起那张纸条:“——你真把它给我了?”
裴志闷头大步往前走,一直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猛地脚步一停。他回头来盯着韩越,脸上表情仿佛冷笑一般,声音却非常的嘶哑低沉:“你知道吗韩二,早知道我当年就不该去国外念书,我应该跟你们几个一道去混部队的!”
最后几个字他说得咬牙切齿,简直就像从牙关里逼出来的一样。
紧接着他一回头,大步流星的走下楼梯,很快就消失在了茶社楼下的大门外。

本文提灯看刺刀小说章节:第55章 侯瑜的纸条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