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56章 重逢

第56章 重逢

那天早上开始起,任家远的眼皮就一直跳。
任家远心神不宁的吃了早饭,开车去医院,一路上眼皮跳得越发厉害,简直让他焦躁不已。
小护士们今天也一样娇美可爱,嘻嘻哈哈的堵在办公室门口跟任家远打趣,要主任买小笼包请吃早饭。以往任家远都会十分happy的跟她们一起闹,今天却完全提不起一点兴致,相反还有点心烦意乱。
这种糟糕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午后,当任家远从餐厅回来重新坐在办公室桌前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个他不认识的座机号码。
“喂,任家远,是我韩越。”
任家远咯噔一声,心说来了!韩二大爷果然又出麻烦了!
他慌乱了一早上的情绪突然稳定下来——就像等待死亡的囚犯终于被押上刑场了一样。
“你能不能往我家过来一趟,有些急事要请你帮忙。对了,带点抗感染的药和绷带过来,还有你们手术用的那种胶皮手套也带几双。”
“你你你,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又把谁给打了?”
“我他娘的谁也没打,”韩越冷冷的道,“我自己受伤了。”
任家远一边诅咒一边咬牙,愤愤然拎了大包小包开车去韩越家。结果开到楼下一看,韩越好几个手下都守在门口,一看见他就冲上来拉的拉拽的拽,个个如狼似虎。
任家远奋力挣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些粗人!就不能对医生有点起码的尊敬吗!”
“哎哟喂任大医生,任大少爷,别磨蹭了您赶紧上去吧,再迟一会儿楼上要出人命了!”韩越一个部队副官把任家远连拖带拽弄进电梯里,举手比划了一下:“半个手掌,整整半个手掌都被切开了,几根骨头都露出来了。哎哟我操,给韩老司令知道咱们一个个都别活了!”
任家远愣了一下:“等等,你说韩越的半个手掌都被切开了?”
“那还能有别人吗?”
“我操你别骗我吧,谁敢揍韩越?!”
“不知道,不认识。”副官摊了摊手,一副很难说清的模样:“要不您上去了自己看吧,喏,人还在那儿呢。”
电梯门一开就是公寓的门,一层就只有韩越这一家。这时门大开着,任家远刚走出电梯,就听见里边传来韩越的怒吼和好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解劝,还有人慌张的叫:“拉住他拉住他!韩二少您赶紧坐下,手上又出血了!医生呢,医生还没来?”
紧接着是韩越暴怒的吼声,整一层楼都听得见:“你看看你那样子,你也有今天?你不是挺厉害的吗?什么都不拿什么都不要,掉头就走得无影无踪,有本事你早点死在外边啊?你怎么又落到人家手里去了呢?”
紧接着是一声很响的踢门声,但是很快又被几个手下拉住了。
任家远心脏砰砰跳了起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刹那间从心脏流入骨髓。他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动作,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公寓门口,一眼就看见韩越面对着打开的卧室门,手上裹着厚厚的绷带,而好几个人都在用力拦着他。
这套公寓的设计是这样的,从打开的大门可以一眼望见走廊,卧室的房门就在走廊侧面。从任家远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卧室门也开着,却看不见更里边的情况。
“医生!医生来了!”几个手下赶紧把韩越按到椅子上坐下,其中一个奔上来殷勤的接任家远手里的医药箱。
任家远把那人一推,一个箭步冲进公寓,径直往卧室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就只见大床周围堆满了各种医疗器材,整得就像个单人病房一样,而大床上躺着一个人,也不知道有没有意识,被子一直拉到胸口,看着仿佛是非常清瘦的模样。
任家远只远远看了那人的侧脸一眼,顿时脑子里就嗡的一声。
——那是楚慈。
楚慈终于回来了。
或者说,时隔两年之后,韩越终于还是把他给找回来了。
“你他娘的把老子一扔两年!一句话都没有!老子是垃圾吗?给你随手要扔就扔要捡就捡吗?你他娘的这么能为什么还给那帮狗日的揪住了要送刑场上啊?!”那几个人大概拉不住韩越,转眼间他又扑了上来,指着卧室大床上的楚慈,声嘶力竭在那里怒吼:“有本事你要么死在外边,好歹那也是你有骨气!要么你别搞得老子跟你不要的脏东西似的!什么玩意儿!”
几个人连忙扑过来,把韩越拉到椅子上按下。他手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浸透了,因为失血过多嘴唇有点灰白,但是脸色又泛着愤怒和激动的通红,看上去十分危险。
任家远往楚慈那边看了一眼,床上一点动静也没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醒着,也许韩越只是在对着空气发疯而已。
任家远不敢耽搁,三下五除二把染血的绷带给韩越卸了,一看他那手掌,几乎狠狠抽了口凉气。掌心几乎被刀切成了两半,皮开肉绽,一条条黑线从肉里扎出来横贯整个手掌。如果没有这条黑线的话,估计韩越手掌一开,几根手骨都白森森一清二楚。
“这……这到底是怎么搞的?”
这句话一下子捅了马蜂窝,韩越一下子又要跳起来往卧室门口冲,几个手下慌忙按住他。
“上午我们几个跟着韩二少去医院,把那人弄回来,”副官对卧室的方向使了个眼色,又说:“当时韩二少就特别生气,给丢了把刀给那人,说与其上刑场不如叫他自裁算了。那人也是个狠角儿,直接就拿刀往心口上刺,结果韩二少突然伸手一抓,那刀刃一下子差点切下半只手来。老实说我们当时都吓坏了,那人还在那里笑,说‘韩越啊你知道么,你这样子就叫典型的恼羞成怒’……操,我真是第一次见到韩二少暴怒成那个样子,一边哭一边吼叫砸东西,我差点叫医生给他打镇静剂来着。”
任家远听不懂,问:“上刑场?”
副官做了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手势,表情很无辜。
任家远叹了口气,三下五除二给韩越换了药,又拿新的绷带紧紧裹住,转头声色俱厉的对韩越说:“起码两个星期别沾水!否则手废掉别来找我!”
韩越把手一抽,嘶哑着嗓子大骂:“废了就废了,关你他娘的屁事!那边有人巴不得老子手废掉呢,我操!”
任家远哭笑不得:“韩二你清醒一点,手是你自己的,你在跟谁赌气啊?”
韩越根本听不进去,他情绪已经太激动了,眼底通红,脸色又发灰,要不是几个人拦着,他肯定又要冲进去把楚慈从床上拎起来大叫大骂。
那个副官看起来十分担心,手机摸出来又塞回去,摸出来又塞回去,重复了好几次。任家远拍拍他问:“你在想要不要告诉韩老司令?”
副官点点头,任家远叹了口气,说:“你要是让韩家人知道这件事,保管韩越回头就活宰了你。你别看他现在一副发疯的样子,脑子清醒着呢,要不他怎么会空手去抓那刀子?他不去抓才是真正的不清醒。你们几个就别跟着掺和了,人越多他闹得越凶。你们先去楼下该吃饭吃饭该站岗站岗,一会儿有事情了再去叫你们。”
那几个人也都闹了大半天了,早就害怕得要命,一看韩越没有反对的表示,就都顺势说要下楼去吃饭,飞快的脚下抹油溜了出去。
等到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了,任家远才带上门,低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哪找到楚工的?”
韩越一张口,看样子又要发火,任家远脸色一沉,冷冷的打断了他:“少他娘的在那装!你就敢在人昏睡着的时候抖威风,有种我现在就去把楚工叫醒,我看你还敢不敢当着他的面骂!”
韩越一下子站起身,指着卧室的门:“你去叫啊,去叫!”但是说话声音已经低了好几个档次。
任家远往对面沙发上一坐,啪的丢出一包烟来,不耐烦的道:“好了别发疯了,难看不难看啊?赶紧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哪找到楚工的,还有那个上刑场是怎么回事?”
韩越全身都在哆嗦,用一只手好不容易摸出根烟,颤颤巍巍的点燃了,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才慢慢冷静下来。
其实他刚才那样失态,任家远也不是不能理解。楚慈两年前刚刚离开的时候,韩越整天惊慌失措,一点风吹草动都让他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人是不能天天吓的,一次两次还好,天天吓就不害怕也不恐慌了,反而会在心里形成一种焦躁和暴烈的情绪,韩越就是个典型案例。
楚慈走后差不多一年,他情绪已经坏到了极点,很小一件事情都能让他火冒三丈。那段时间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楚慈两个字,一提他就砸东西骂人,非常的可怕。
在韩越看来,楚慈当初走掉的行为等于是把他给抛弃了,不要了,就像垃圾一样随手扔了。这对韩越来说简直就是点燃了一颗炸药,然后活生生塞进了他肚子里,还不准他爆炸,硬在他肚子里憋了两年。
现在找到楚慈了,那颗炸药积蓄了两年的怒火和绝望,一下子连本带利爆发出来,其威力足以把周围的一切都炸成碎片。
韩越哆嗦着抽完了大半只烟,才断断续续把侯瑜告诉裴志的事情说了,又把楚慈的病危通知书找出来扔给任家远看。
任家远比韩越专业,一看那病危通知书,顿时双手都凉了,半晌才摇头道:“我没有什么能说的……现在就是熬日子了,能熬一天是一天,你要随时做好准备。”
韩越一开始还抱着一点幻想,看任家远也这么说,顿时就撑不住了,眼底立刻有些红丝泛上来。
“我说你不如就把楚工留在医院里,侯宏昌他们家来不及的,真的,他根本熬不到上刑场。”任家远把病危通知书推回韩越面前,动作十分沉重,就仿佛那张薄薄的纸重逾千斤一般,“家里的医疗设施毕竟不如医院,你要是真打算对侯宏昌他们家宣战,那肯定要牵连司令夫人,这是一场非常危险的战斗,你肯定没有精力好好保全楚工。他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随时有可能……你知道的。”
“我为什么要保他?老子才不保他呢!”韩越把打火机重重一摔,厉声吼道:“你知道他在医院里跟我说什么吗?他说他这辈子根本没喜欢过任何一个人!他根本就……根本就……我做了这么多事情,被他当垃圾一样扔来扔去,他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韩越声音突然一下子低下去,恍惚竟然有些哽咽。
任家远沉默着坐了半晌,只听见韩越抱着头,把脸深深埋在掌心里,发出一种非常细微,几乎很难听见,却又确确实实存在的抽噎声。
“……韩二,其实吧,有一件事我挺疑惑的,”任家远咳了一声,缓缓的道:“你看你今天叫楚工自裁,他二话不说就拿刀捅自己,那是一点迟疑都没有对不对?我们都知道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怕死,他可能早就了无生趣了,但是他为什么在贵州的时候还会被人胁迫呢,他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人家逼他回北京,他就回北京了,人家要秘密审判他,他就在医院里一天天的熬日子,你不觉得奇怪吗?他为什么不早点找个机会自裁算了?”
韩越一下子僵硬了,一点一点的抬起头来盯着他。
“我就是觉得疑惑,他这么希望自我了断的人,为什么非要等到你来,才在你面前拿刀自裁。”任家远咳了一声,说:“我可不觉得他是爱上那把刀了,非用那把刀自裁他才走得踏实。”
韩越几乎整个人都石化了,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任家远又抽了根烟递给他,他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拿,结果手指一抖,香烟咕噜噜滚到了桌面上。
“你……你也别想太多,我就是随口这么一问,”任家远有点害怕了,拿手在韩越面前晃了晃,又试探性的叫:“韩二,韩二?你可千万醒醒,过会儿侯宏昌他们家人要是打上门来,你可怎么办?”
韩越猛的一个激灵,就像是突然从梦境中惊醒一般,突然一口气喘不上来,激烈的咳了起来。
这一咳简直是惊天动地的,任家远慌忙扑过去给他拍背,被韩越勉强摇手制止了。
“我……我不能把他送医院去,”韩越又咳了几声,好不容易把那口气顺过来,整个人也一下子完全的冷静了:“侯宏昌他爹妈是狠角儿,一看人不行了,为了得到供词什么毒辣手段都能使。我得把他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侯家人要干什么,那得冲我来。楚慈他……他喜不喜欢我,我是不知道的。不过我喜欢他,这个我老早以前就很清楚。”
任家远听得心惊胆战,半晌才迟疑着问:“……那胃癌晚期,已经扩散了,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吗?”
“我不知道,”韩越把脸深深埋进手掌里,声音听起来竟然有几分脆弱和绝望,“这个我一点也不知道……”

本文提灯看刺刀小说章节:第56章 重逢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