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58章 老龙醒了

第58章 老龙醒了

侯瑜在当时看到韩越跑走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他会直接去找龙纪威。
他以为韩越会迟疑一下,会掂量掂量这件事的分量,毕竟韩越这么大人了,他又参与过好几个绝密的军工项目,不会不知道擅闯机密重地的后果。
然而侯瑜没想到,韩越竟然真的带了几个手下,配着枪,开着车,就这么直截了当跑过去了。
龙纪威一旦进入休眠,老龙也会失去意识和活动能力,他们会一起被移到九处下设的研究所实验室。这个时候实验室是绝对的重地,十分机密并且危险,一方面护卫着九处最大的王牌战力,另一方面防止老龙万一被惊动,在暴怒状态下瞬间放出上千当量的冲击波。如果有人不了解这个危险的概念的话,那么举个直接的例子,老龙暴走就相当于在广场上引爆几千吨TNT炸药,不论从破坏程度还是从政治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件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
因此当实验室尚未建设完毕的时候,龙纪威一旦进入休眠状态,就会和老龙一起被当做极端危险的爆炸物,小心翼翼的护送到青海戈壁滩基地。在两年前龙纪威被强行刺激醒的时候,青海戈壁基地爆发了猛烈的电磁爆炸,信号中断面积覆盖了大半个青海省。当时的解释是太阳黑子活动引发耀斑暴发,造成百万用户电磁信号异常。幸亏那时在戈壁滩沙漠里,很难想象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北京的话,会造成怎样严重的国际舆论和政治后果。
所以上边针对龙纪威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当龙纪威自己判断情况不受控制的时候,他可以强制老龙和自己一起进入休眠期。但是如果要叫醒他,那就必须是某些他不得不出面的重大任务,还必须由屈指可数的几位大领导联合签字,下边人才有权力在重重保障的情况下把他弄醒。
韩越参与过的几个军工项目都跟老龙这种生物大有联系,虽然韩家的人跟龙纪威关系相当恶劣,但是真要算起来,他跟龙纪威打交道算是比较多的,也很熟悉唤醒龙纪威所应当注意的几个步骤。
他用自己在军工项目中的特权搞来了一张假的许可,其实从公文到批复都是去年已经过期的东西,但是除了他这个级别的少数人以外,其他人都看不出来。韩越凭借这份过期的公文带人一路闯进了九处下属实验室——其过程用“闯”都已经是夸张的了,因为他从头到尾几乎没怎么被阻拦,很多工作人员都以为他像前几次一样,是带着某个机密任务来的,压根没想到韩越这次其实在干要掉脑袋的事情。
事后韩越想起,都觉得自己当时的勇气简直不可思议。研究所实验室被设在市郊一座十分隐蔽的建筑里,一旦跨进研究所的门,任何人都有权力上来盘查他手里的公文。只要有人发现那张公文是假的,不管是什么人,哪怕只是个站岗的,都有权力当时掏出枪来把韩越毙掉。
但是他当时已经不知道害怕了,除了一心要把龙纪威从床上拎起来之外,其他什么念头都没有。
其实那天韩越的运气算不上好,因为他一路畅通无阻的闯进了研究所的中心,然后在进入龙纪威的“卧室”之前,正巧遇上了来检查工作的老于。
副部长老于是龙纪威的顶头上司。
虽然他这个上司当得十分郁闷,基本上完全无法阻止龙纪威去干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有时候还要给龙纪威收拾闯祸留下的烂摊子,有时候还要被老龙追来追去的咬;但是他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如果要把龙纪威唤醒,他是那个一定要在公文上签字的人!
事实上老于刚看到韩越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感到不对劲了。但是当时韩越的表情太镇定,行为太冷静,以至于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还点点招呼了一声:“哟小韩,有任务啊?”
韩越点点头,大步走过,一言不发。
老于突然觉得很奇怪,他望着韩越擦肩而过,下意识的伸出手:“你带许可了吗,怎么我……”
话音未落就只见韩越突然反手一抓,整个把老于的肩膀卡了过来,同时一只手伸到自己外套的开襟里,仿佛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一下子顶住了老于的身体。
老于只觉得一下子被强行拧了过去,外人看来他就像是跟韩越勾肩搭背的站在一起,但是只有他能感觉到,韩越外套底下的那个东西硬硬的抵着他前胸,那是一把枪!
老于吓了一跳,还没叫出来,韩越压低声音厉喝道:“小声点!”
老于简直惊呆了,身不由己的被拽到房门前,紧接着韩越使了个眼色,他身后立刻有个心腹手下把门推开,老于就这么被一步步挟持着,跟韩越一起走进了房间。
龙纪威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接了十几根管子,边上连接着很多精密仪器。老龙缩成最微态的样子,约莫只有两根手指那样粗,盘踞在龙纪威床边的一个透明盖子里呼呼大睡。
他们两人这边一走进来,那些手下全部退到了房间外,随即把门关上。
老于一下子挣脱出来,厉声道:“你疯了吗!你想干什么?!”
韩越把枪拔出来指着老于,冷冷的道:“我要请龙处做一件事情,现在我要叫醒他。如果你保持安静的话我保证你连一根头发都不少,但是如果你敢叫人,我绝对先毙了你!你信不信?”
老于声音都颤抖了:“你要干什么?啊?你要叫龙纪威干什么?你知道这是要掉脑袋的吗?”
“你不说,我不说,他不说,没人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韩越把枪口猛的一抬,老于条件反射的闭住了呼吸,只听他道:“不过你也放心,我叫他干的事情保证不违反保密条例,也连累不到你。万一这件事闹起来,你尽管一口咬定是被我胁迫的,要杀要剐都在我一人身上。”
老于破口大骂:“放屁!老子本来就是被你胁迫的!”
韩越笑了一下,把枪收回去,紧接着就在房间周围找他需要的东西,一边找一边说:“你别紧张,放轻松点。其实就是我爱人病了,你知道是什么病吗?晚期胃癌。已经扩散了。”
老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实际上如果韩越说我要砍下龙纪威的头卖给日本人,或者是我要劫持老龙卖给美国国防部,那么老于也许更好接受一些。他宁愿相信韩越被美国人买通了要带着老龙叛国,也难以相信韩越冒着掉脑袋的危险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叫醒龙纪威去给他爱人治病。
这就像是一队荷枪实弹的劫匪冲进银行金库,用枪指着营业员,说别紧张,我不需要很多钱,给我几毛就够了!
韩越到底是干这一行的人,很快就从房间周围找到了他所需要的东西——几个银白色的手提箱,分别标记着不同的号码。他把这些手提箱摆放在龙纪威和老龙的周围,开口全部往里,然后用镊子从培养皿里夹出几张枯黄的类似于枯叶一样的东西,一股脑全塞进老龙那透明玻璃状的“窝”里。
老于看着他熟练的配制溶剂的动作,连头皮都炸起来了:“你不是吧?真要叫他起来?!你知道万一老龙暴走的话我们都会在瞬间内被烤熟吗,他娘的老子现在真想宰了你,宰了你!”
韩越把溶剂灌到针筒里,头也不回的说:“谁叫你运气不好,偏要在今天被我撞见。”
他不顾老于在那拼命跳脚,用针筒对准龙纪威的动脉,直接一下子刺了进去,随即把溶剂一滴不剩的打进了龙纪威的血管里。
几乎就在瞬间,龙纪威的身体小幅度的弹跳了一下。
在他睁开眼睛的同时,玻璃皿中的老龙猛的抬起头,就像冬眠被打搅的蛇类动物一样,整个身体弯成一个倒U。刹那间它全身上下发出一股不能用肉眼看见的高速对撞冲击波,玻璃盖子啪的一声四分五裂,离它最近的老于就像是被人隔空打了一拳,猛的趔趄了半步,紧接着血流哗的一下就从他鼻腔和耳朵里冒了出来。
韩越在青海基地经历过这个,刹那间他疼得闭了一下眼睛,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猛的冲上头顶,紧接着耳朵里嗡嗡作响,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知道那是血液往脑子里逆流,身体差点的人甚至有可能当时就会脑溢血。
这股疼痛一直持续了半分多钟,韩越什么都听不见,视线都痛得有点模糊,隐约看见龙纪威从床上坐起来,懒懒的对老龙招了招手,好像用苗语喝斥了几句什么。老龙欢快的从玻璃皿上一跃而起,半空中身体就长到了碗口那样粗,啪的一声盘到龙纪威身上,亲热的蹭了蹭他的脸。
这玩意儿跳起来的时候,韩越刚才放在玻璃皿上的几片“枯叶”已经完全萎缩了,就像瞬间被吸走了生命力一样,稍微一碰就碎成了粉末。
这么大的动静显然瞒不过外边的人,只听门被砰地一声狠狠撞开,很多工作人员如临大敌的涌了进来,一看韩越跟老于在房间里,顿时都愣住了,也吃不准龙纪威的意外苏醒是上边的命令,还是出了什么意外。这些工作人员都是荷枪实弹的,一个个僵持在那里,气氛顿时变得十分紧张。
龙纪威把扭动撒欢的老龙从脸上扯下来,懒洋洋的扔到一边,说:“没事,我醒来吃个饭。”
老龙落在床上一秒钟,就飞快的扭到龙纪威腰上,看那亲热劲儿仿佛一秒钟也不愿意离开似的。
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还觉得十分蹊跷,目光迟疑的在韩越和老于脸上扫来扫去:“那您们……”
韩越一言不发,面沉如水的在那站着。老于看他一眼,咳了一声,说:“这……这个情况我会向上边汇报的。”
龙纪威也十分散漫的摆摆手,说:“都出去吧,记得给我弄碗大排面,加点辣。”
在这里龙纪威说话比谁都管用,那几个工作人员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着退了出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任务吗?”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人的时候,龙纪威终于转向老于,开口问道。
老于心说这趟浑水可甭想让老子沾!于是一撇头,抱着手,装作没听见一样。
“没有任务,什么都没有。”韩越把针管轻轻放到玻璃皿上,抬起头看着龙纪威,低声说:“是我擅自闯到这里把你叫起来的。”
龙纪威仿佛也有点惊讶,但是紧接着眼神就变了,仿佛觉得十分有趣:“哟,那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还是有什么事要求我呢?”
韩越用力吸了口气,紧紧咬了下牙根,说:“我爱人生病了,晚期胃癌。你曾经用老龙的微波控制过晚期脑癌的癌细胞扩散,我想你也应该能对付胃癌。你要是能治好他,我要杀要剐随便你。”他指指门外,说:“我今天才到手的一份材料,包括了侯家人收据信件、人情往来的各种证据,你不是一直在收集这些东西吗?你要是想我现在就拿进来给你,一句话的事儿。”
龙纪威听他说完,有好几秒都没有说一句话,半晌他突然抬起头,问老于:“我睡了多久?”
老于愣了一下,随即很快的说:“两年一个月零八天。”
“两年一个月零八天。”龙纪威低低的重复了一遍,随即笑了起来:“你看,韩越,两年多过去了,我怎么知道你爱人还是不是两年前的那一个呢?”
韩越没想到他突然说这个,一时愣了一下。
“如果你爱人还是两年前你在盘上公路上宁愿坠崖都要护着的那一个,那不用说了,我能理解。”龙纪威顿了顿,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你已经换了爱人,现在还能为她做到冒着生命危险擅闯九处实验室的地步,那么我也没话说了,你韩二少天生就是个情圣。我可不愿意陪着个情圣一块儿疯癫,你还是哪边凉快哪边去吧。”
龙纪威开口前,韩越看上去十分镇定,其实手心已经紧张得捏了一把汗了。龙纪威这番话就像是一剂强心针,一下子把韩越整个人打醒了,说话的时候连声音都有点颤抖:“他……他姓楚,你应该知道吧?就是两年前的那个,你认识他的对吧?”
龙纪威古怪的看着韩越,那目光跟侯瑜看他的眼神差不多,就仿佛今天才第一次认识韩越这么个人一样。
半晌他才深吸了一口气,又徐徐的、彻底的吐出来,缓缓的道:“我确实控制过‘那一位’的晚期脑癌,但是过程十分侥幸,再来一次的话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你知道,这种东西万一一个不留神,不仅消除不了癌细胞,反而能把人的内脏当场烤熟。”
韩越紧张得简直全身都要僵硬了,指甲深深刺进掌心的肌肉里,他却毫无察觉。
“虽然我的恩已经报完了,但如果是两年前盘山公路上那一个的话,我可以稍微试试看。”龙纪威把再一次凑上来蹭他脸的老龙弹下去,漫不经心的说:“不过成功的几率有限……半对半吧。”

本文提灯看刺刀小说章节:第58章 老龙醒了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