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79章 结局

死亡是什么感受?

或许在死亡之前,人都有过无数的猜测,但当那个时刻来临,所有感官与感受都通通消失的时候,死亡这件事也变得不再重要了。

这魔王的封印,对我与墨青来说,便如死亡一样。

我感受不到封印的存在,墨青的存在,也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我本意是下来陪着墨青,可谁曾想到了这地方,竟然什么都没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一直陪着他。

不过,就算如此,我也没后悔与他一同扑进那光柱里。就算我的陪伴只能温暖他最后那一瞬的胸膛,我也觉得值了。

不知在那虚无之中飘荡了多久,忽然间,我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像是经文,忽近忽远,时有时无。不知听了多少遍,我开始慢慢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

终于有一天,我在那吟诵的经文当中,睁开了双眼。

周身触觉恢复,我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而抱着我的那人,我所能感觉到的,只有他胸膛里极慢的心脏跳动。

是墨青。

周在一片刺目的白,他抱着我便在这封印当中漂浮,没有目的,不知去处。也不知他已经这样抱了我多少年。而这些也都不重要。

墨青还没有醒来,他依旧沉浸在那片虚无当中,而对我来说,在这样的世界里,他若沉睡,我的苏醒便也没有意义。

我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他,依偎着,闭上眼睛,继续听着那经文,在这白光里漂浮。

终有一日,那日经文声尤其的大,我被墨青胸膛逐渐强烈的心跳震醒了过来,久为转动过的脑子,隔了好久才明白过来他这般心跳意味着什么。

我仰头看他,只见那双如被冰霜覆盖的睫羽微微一颤。

眼睑睁开,漆黑如夜空的眼瞳终于再次映入了我的身影。

我张了张嘴,可太久没有说话,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发声。

墨青望着我,手臂微微收紧:“我带你……出去。”

他声音极致嘶哑,随着他话音一落,周遭的苍白如镜面一眼,开始龟裂,破碎之声充斥这耳朵。和着越来越大的经文声,只听一声清脆的响,整个白色的世界彻底坍塌。

周遭气息冲击我的身体,墨青将我紧紧护在怀里,抱着我一跃而起,冲破天顶之上的最后一层薄光,霎时外面的暖阳与清风扑面而来。

身后尽是坍塌之声,下方有无数人的惊呼,我回头一望,但见那坍塌的地底洞穴旁边,站着的一半是万戮门的人,司马容,顾晗光,芷嫣都在。一半是仙门中人,千尘阁的,观雨楼的,所有人也都仰头望着我与墨青。

“出来了……”

“他们出来了!”

我听得十七的声音在下面惊喜的狂吼。

我仰头望了望,头顶烈日,只觉不可思议。竹季说要让墨青恢复从前的样子,至少要几百年的时间,而现在,我们居然在他们还在的时候,就出来了……

我转头看墨青,他亦是专注的看着我。

我一勾唇角,望着墨青大大一笑,墨青眸光轻柔。我在他怀里一个蹦跶,双手扑上他的肩,抱住了他的脖子。

出来了。虽然与墨青一直被关在那封印里也没什么可怕,不过,相比起来,我还是更喜欢想扑倒他的时候就能扑倒他的幸福生活。

尾声

打那日被众人簇拥着从魔王封印里出来之后,与墨青被接回了万戮门。顾晗光来给我和墨青检查身体。墨青倒是没甚大碍,身体之中的邪煞之气被封印之力尽数化去,散于山河之中,而我的身体却有几分糟糕。

我与墨青不一样,我虽然生而为魔,可我并不是心魔,我身体里也无甚邪煞气息,在那封印里面,我周身力量被卸去,连带着身体各部分的力量也受到的影响。

说话要慢慢训练,走路也要慢慢训练,但总的来说,性命无碍。

而这却让墨青很难受。

顾晗光给我开了药,让我在院里静养。我就每天使唤墨青,让他给我喂吃的,给我端水,要亲亲,要抱抱,在院子里练习走路的时候就一定要他扶。有时候还使坏想走远点,就让他背我。

他也乐得如此。

我知道,我便是骄纵一点,方才能让墨青没那么自责难受。

他什么都惯着我,我说要去云上睡觉,他也能给我裹着狐裘,带我上天,顾晗光说他:“你这是把她当成个巨婴在养了。”

他当着我的面说,我就斜眼瞪他,而墨青只一边帮我吹药,一边道:“那又如何?”墨青帮我撑腰,我冲着顾晗光哼哼了两声:“听见没,我命好,自是有人宠。”为了显现我与墨青的恩爱,我乖乖喝了他喂过来的那口苦药。

墨青神色温和:“乖,都喝了。”

我也配合着都喝了。

墨青收拾了碗筷,临出门时才对顾晗光道:“她这样才是最好养的。”

咦……墨青这话,怎么细细一咂摸还有点别的意思,是……嫌我以前比现在还难养?

顾晗光冷冷一声笑:“可不是吗,比以前那要上九天捅娄子的德行可好多了。”

“啧,小矮子你嘴怎么那么讨厌呢,你还想让沈千锦再喜欢上你吗?”

“不想。”顾晗光给我翻了个白眼,“手伸出来。把脉了。”

墨青什么事都惯着我,唯独不惯着我的,就是不让我每天和十七与芷嫣呆在一起太长时间。从我与墨青入那封印开始算起,已经有整整时间的时间了。

这十年时间里,人世又发生了许多的事。

比如说万戮门主的位置空置了十年,而芷嫣在林子豫与司马容的扶持下,利用门主徒弟的身份,立了个护法的职位,行门主实权,执掌万戮门,经过十年磨砺,芷嫣已经从当初那个抽抽噎噎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杀伐决断的一门之主。

我听了觉得事实难料,天意难测,不过一想到芷嫣也算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也觉得十分的骄傲。

而在这十年间,芷嫣还与十七玩得尤其的好。

这两人凑在一起来找我,东山主就一点没了杀气腾腾的模样,这兼职万戮门门主的护法大人也恢复了小女孩的模样。我这个前前门主和她俩在一起,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叽叽喳喳的能聊半天。

在墨青眼里看来,她们二人就跟毒瘤一样,尤其耽误我休息。

墨青一天只放一个时辰,让她们俩来看我,而这一个时辰里,她们能给我八卦太多的事情。

能从琴千弦如何从经书典籍里找到突破,如何让千尘阁的人诵经助长封印之力,加快封印拔出墨青邪煞之气这个话题,谈到顾晗光这些年见过几次沈千锦,每次的表情是什么模样。

从她俩的嘴里,我知道顾晗光妥妥的是还喜欢着沈千锦的。而现在他之所以一直苦苦压抑,不过是害怕沈千锦情毒发作,一命呜呼。

我给他出主意:“你这些年给万戮门救过不少人,也救了我与墨青好多次,你要是愿意,让墨青废了沈千锦一身功法,这样她的情毒……”

顾晗光在我手背上狠狠扎了一针:“你敢!”

我瞥嘴,这不是我敢不敢的问题,只是人家沈千锦已经悄悄的来咨询过墨青这件事了。

前两日墨青趁顾晗光不在,一边牵着我练习走路,一边与我商量,沈千锦这些年似乎也记起了些许过往,只是苦于顾晗光的封针,而无法完全想起往事,可她却知道,那些事情对她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且越是多见顾晗光,便也是想多见他,即便记忆不在,情毒已除,可心头情愫又起,也已使她有点重蹈覆辙的倾向了。

沈千锦是个果断的人,既然拔不掉这份情,那索性拔掉自己一身功法,还自己一个自由。

而要废了自身修为,需得找个比她厉害许多的人,而今这江湖之上,除了墨青与琴千弦,她委实再想不到还有谁能做到。而琴千弦前些日子才破了封印,放我与墨青出来,现今正在闭关之中,她的困局,非墨青所不能除。

墨青与我说:“情爱一事,我且木讷,便是对你……时常也不知该如何表达对待。沈千锦此事,你如何看?”

当时我便回墨青了:“瞧你说得,情爱一事,我若不木讷,还能整出咱们先前那一堆幺蛾子。”

然后墨青就沉默了。沉默着沉默着,倒却笑了出来:“如此说来,倒也算绝配了。”

是啊,他傻傻付出,我傻傻接受,就这么傻着傻着,拐了那么多弯,走了那么多冤枉路,最后倒还是碰见了彼此,现在才能手牵手在一起走。

“就圆了沈千锦的愿吧。”我道,“我们能从封印里这么快出来,她们观雨楼也出了力的。她既然如此希望,就满足她吧。”

墨青应了,后来的事,我便没有去管了。

反正隔了十来天后,顾晗光是哭着将面色苍白却笑得温和的沈千锦带了回来。至于他们之后怎么去相处,便也与我无关了。

随着时间推移,我的身体也康复了许多,墨青不在的时候,我和十七与芷嫣闹腾都不在话下,而等墨青回来了,我还得哀哀戚戚的嚷着要他背要他抱。

有时候闹得太过分,让他不开心了,也好哄,亲亲脸蛋也就妥。可琴千弦出关的那天,墨青却是亲了脸蛋也没好。

说来……

那天我正与他泛舟湖上。

芷嫣说了很多次,要让我和墨青任中一个回去做万戮门门主,可我与墨青都没了那心思。

在那虚空中飘了那么一通,心里像看开了一样,别的任何事情都不重要,因为别的任何事情我和墨青都经历过了,而那些事也是可以被别人取代的。

唯独陪伴彼此,是别人所不能取代的。

我不想把和墨青在一起的时间,再浪费在别的事情上。墨青也是如此。

是以在我使用一点法术了之后,墨青便带着我到处游山玩水,好不闲适自在。

那日我正在躺在蚱蜢舟上饮酒,笑看墨青站在船尾撑杆,四目相接之际,我动手勾了勾他:“你猜今日这酒香不香?”

这些日子黏黏糊糊的相处,墨青已经摸清了我的惯用套路,他知道我想干坏事,于是只是笑而不语。

我路招摇要勾引人,还能让你说不?

我提着酒壶,起了身来,踩着蚱蜢舟,摇摇晃晃的走到船尾,舟有一些晃,将翻未翻,我一把勾住墨青的脖子,仰头咬了他的下巴,复而抬起一条腿,膝盖在他身上蹭了蹭:“闻到酒香了吗?”

“招摇。”他唤我,“树上的猴子在看你。”

“哪只猴孙这么大胆。”我一转头,正要掐个术法将猴子打下来,墨青却将我的腰一揽。我微惊,身子一个不稳,往旁边倒去,墨青竟然也没扶着我,只抱着我,踩翻了船,让我与他一同坠入湖水当中,湖水清亮,正是盛夏的馈赠。

他捏住我的下巴:“这样它就看不见了。”

我一阵笑:“小丑八怪,你好是闷骚。”

水里一通荒唐,我趴在他肩头歇气的时候,倏尔见了远方天空一片祥瑞之色:“咦,那是什么?”我问墨青,墨青转头一看,也有几分惊讶:“有人修仙得了大成了。”

这世上最接近大成的那人,除了琴千弦还能是谁。

我与墨青理罢衣裳,赶去了千尘阁。

琴千弦算得是我与墨青的大恩人,他若要飞升了,我与墨青自得是来见他最后一面的。

而同时来的,还有十七。琴千弦踏祥云而上,步步升入九重天中,我在这世上活了这么多年,这是看见唯一一个真的修道修仙修成功了的,以前的那些太过久远,几乎都成了传说。

十七御剑而起想追上去,可琴千弦去得太快,转瞬便消失不见了。只余十七踏着剑,站在空中,茫然的看着那只余祥瑞的天空,不肯下来。

先前他们于我说过,斩除姜武以后,琴千弦在这十年间,通阅经书,潜心修行,在魔王封印之外,使千尘阁门徒布阵诵经,加持封印之力,所以才能这么快摧散墨青身体中,因姜武而起的那邪煞之力。

而在这十年时间里,琴千弦助我与墨青,亦是助了他自己的修行,将我与墨青救出来之前,他已有得大成之相,只是一直隐而不发,而后破了魔王封印,他自行闭关,外人皆道他是在因为破开封印而伤了修行。

结果没想到却是出关之后,直接一步登天。

我用传音术,将十七唤了下来,她走到我身前,有些魂不守舍:“门主,为什么琴千弦升天了,我一点也不替他感到高兴,心里空落落的。”

我望着十七,琢磨了下,既然琴千弦都走了,有些事也就不用说那么清楚了,我哄她:“回去吃点肉吧,吃点肉就好了。”

她信了我的话,点头走了。

我只望着天上的残留的祥云琢磨,琴千弦升仙一事对十七来说未必幸运,可对我与墨青来说,却是幸运了,得亏琴千弦修功法修道这种地步,要不然,我和墨青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从那封印里出来呢……

等等……

唔,难道仙人遗孀的福气,就是指这个?

墨青转了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什么遗孀?”

我往胸前一摸……啧,窥心镜还挂在身上的。

我眸光转了转,墨青的脸色越发的不友善。我心头过了一遍那段过往,然后无辜的望着墨青:“你看,我也没办法不是。”

“我们回去说。”

我拉住他的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脸色依旧没有改善,于是我又垫脚亲了一口,他拉住我,沈着脸不说话。然后我又开始往地上坐了:“哎呀突然腿软了,要抱。”

“路招摇……”

“不抱,背也行,反正我走不动了。”我爬上了他的背,墨青被我一通闹,又是一个哭笑不得,最后只得无奈的背上了我,还暗暗恨道:“这般事也敢瞒我,这次必须罚你。”

我脑袋搭在他的后背上哼哼,“哎呀,头也痛了。”

他一狠心:“痛也要罚。”

“哎呀,心也痛了!小丑八怪不心疼人了!”

“……”

“小丑八怪得到了就不珍惜了,哎,我命苦……”

“好了……”

“哎,命苦。”

“……不罚了。”

“来亲一个。”

我“吧”的一口亲在小丑八怪的耳根处,看着他的侧脸,如天上晚霞一般羞红且美得动人心弦。

适时,晚霞如火,飞鸟归巢,正是日暮人归时。

本文招摇小说章节:第79章 结局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