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351:时瑾彻底魔化黑化,杀天杀地偏执狂



知道她力气大,哪里知道这么大!

气氛,有点僵了。

徐老爷子放下茶杯,赶紧过去打圆场,慈眉善目地看着小姑娘安慰:“没事没事,碎碎平安。”安慰完小姑娘,扭头瞪徐青舶,板着个脸,超凶的,“你说小左干什么,不就是个房子吗?”

这说变就变的脸……

徐青舶真无话可说了,重女轻男到老爷子这个地步,也是奇闻了。

秦左还是很自责,虽然她真的只用了一成力:“对不起。”她道歉,江湖儿女,绝不推卸责任,并且郑重许诺,“明天我过来,给你盖大房子。”

这股霸道女总裁的既视感……

徐青舶好笑,好吧,看她长得小巧可爱,原谅她了。

天色不早,太阳已经落山,姜九笙喊了秦左过去,对徐老爷子道别:“爷爷,我回去了。”

老爷子手脚麻利地跑过去:“笙笙,你等一下。”他冲着屋里吆喝了一声,“老林,汤炖好了没?”

老林五十多,是徐家新请的厨子,退休之前是中餐厅的掌勺,擅长各种孕期大补汤,以及各种月子餐。

老林提了个保温桶出来,他微胖,跑起来动作笨拙,笑呵呵地说:“好了好了。”

老爷子把保温桶接过去,又递给姜九笙,嘱咐她:“你带回去喝,特地去了腥,要是还不喜欢,就给时瑾喝。”

她笑着接了,说好。

出了徐家,秦左开车,驶入双向车道时,左侧一辆大货车突然变道,迎面撞过来。

秦左立马打方向盘,几乎是同时,马路右边突然跑出来一个人——

天北医院。

六点,时瑾刚出手术室,十五分钟后,还有一台手术,也是他主刀,都不是大手术,只是今日医院送来了很多连环车祸的伤患,普外忙不过来,主任特地过来心外调请了时瑾过去。

肖逸见时瑾出来,赶紧拿了手机过去:“时医生,有你电话。”

时瑾脱下手套。

有一个霍一宁的未接,三点二十打来的。苏伏说要见他,霍一宁建议他去,当时,他赶着进手术室,直接挂了霍一宁的电话,也没有接到他的这通回拨。

剩下七个未接,全部来自同一个号码。

手机又响,还是这个号码,再一次打过来了,时瑾接通:“喂。”

那头,男人的声音很急促,很慌张,甚至带着微微哆嗦:“六少,出事了。”

时瑾走到一旁:“什么事?”

“夫人她,”

话说到一半,没了声,他难以启齿。

时瑾几乎立马就问:“笙笙怎么了?”

他眉宇紧蹙,开始躁郁,惶惶不安得几乎要湮灭理智。

那边沉默了良久,颤颤巍巍地说:“人……人没了。”

时瑾还戴着口罩,只见满眼星辰全部被搅乱,他慌了心神,握着手机的手,忽然发抖,眼神空了,呆滞了很久,才张嘴,声音发颤,每一个字都像从咽喉里撕扯出来的:“你再说一遍。”

电话那边,一句话,断断续续,说得艰难。

“江北大桥上……”

“车祸爆炸,夫人、夫人没了。”

时瑾身子一晃。

手机滑落,砸在地上,咣一声,碎了屏幕。

他失魂落魄,眼神放空,在发抖。

肖逸没听到电话的内容,被时瑾这幅神色吓着了,小心翼翼地过去问:“时医生,您怎么了?”

他低着头,眼眶通红,被指甲掐破的手心渗出血来。

“时医生?”

肖逸又喊了一声,这时候,手术室的麻醉医师出来。

“手术已经准备好了,”麻醉科的乔医生站在手术室门口,询问,“时医生,现在开始吗?”

低头靠着墙的时瑾忽然抬头,满眼血丝:“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给别人做手术?”

声音,冷得彻骨。

还有,他一身戾气,眼眸灼热,红得像染了最新鲜的血色。

乔医生和肖逸都是一愣。

时瑾盯着手术室的灯,眼里的阴鸷遮住了所有原本的光彩,他自言自语般:“我为什么要救那些不相干的人?”

乔医生莫名地发怵,不敢看他那双眼:“时医生——”

他忽然冷笑,眼角的余光都浸了冰凉的阴沉:“积不了德,我还要医德干什么?”

他总是迷信,总是想着,多救一个人,是不是就能多给她积一点德,他要的也不多,只求她安康,只求她无病无灾,他拿手术刀,一个一个救,可结果呢?

结果呢……

他摘了口罩,转身便走。

后面,乔医生喊他:“时医生,”乔医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只觉得胆战心惊,“病、病人怎么办?”

时瑾身上还穿着绿色的无菌手术衣,背着身,看不到他的表情,嗓音阴冷:“别人的命又不是她的,死就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

话落,他离开。

乔医生只觉得后背阴凉,打了个哆嗦:“时医生这是怎么了?”

肖逸摇头,神色复杂:“感觉要出大事了。”他只确定一件事,除了姜九笙,不会再有谁能让时医生这么喜怒于色、失魂落魄。

天已经黑了,路灯昏黄。

江北大桥被封了,拉了隔离带,两头都有警察守着,很远,就能听到桥上有哭声。

是徐老爷子在哭,徐平征也在哭。

时瑾走过去,身上单薄的手术服被江上的风吹地鼓起:“你们哭什么?”

他这么问,眼神空洞。

桥上,车祸那辆车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那是他的车,火被灭了,车尾的车牌扭曲成一团,隐约还能看到数字。

0902,是他家笙笙的生日。

空气里到处都是汽油烧焦的气味,还有血腥气,那辆破损烧毁的车旁,躺着两具身体,都盖着白布。

徐老爷子坐在旁边,老泪纵横,他抬头看时瑾,红着眼,哽咽:“你怎么现在才来。”老爷子被王氏扶着,哭出声来,“笙笙没了,我们笙笙没了……”

王氏捂着嘴,哭得一塌糊涂。

都在哭。

时瑾听到哭声,烦躁地想杀人,都哭什么,又不是他家笙笙,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说:“不是她。”

徐老爷子看着地上,从车里滚出来的那个保温桶,已经破得不像样子,他还是认得,那是笙笙出门的时候,他亲手给她的。

再也忍不住,老人家失声痛哭。

徐平征站不住,被秘书搀着,不忍心看,手捂着眼睛,对时瑾道:“你去看看她。”

时瑾在原地站了很久,才挪动脚,走过去蹲下,他伸手,抖得厉害,几次才碰到尸体上的白布,掀开来,因为有风,被卷起来了一大块,露出了尸体的整个上半部分。

都是焦黑的,面目全非,根本看不清脸,衣服他认得,还有尸体的手上,戴着他们的婚戒,脖子上,是他送的定位项链。

都是他家笙笙的东西。

不,一定是被别人抢去的。

他又伸手,颤抖着去摸尸体血肉模糊的脸,纸白剔透的手指,沾上了血,从眉骨一寸一寸往下。

骨头被烧损了,他摸不出来……

身体晃悠,跌坐在了地上,他低头看自己血迹斑斑的手,唇角一丝殷红渗淌出来。

他松开紧抿的唇,叫了一句‘笙笙’,身体摇摇欲坠,咳了两声,呕出一大口血出来。

“六少!”

站在车旁的男人伸手去扶他。

时瑾募地抬头,一双瞳孔猩红:“她出事了,你们在哪?”

男人叫阿进,连同他,一共有八个人,都是时瑾安排在姜九笙身边的随行保镖,与秦左不同,她在明,他们在暗。

阿进垂眸,冷风阵阵刮过,他头上全是汗,回时瑾的话:“是有人故意、故意引开我们。”

时瑾看着他们,目色一点一点阴翳,低低地喃了句:“你们都还活着。”

可他的笙笙出事了……

他用指腹擦了唇角的血,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朝前走。

霍一宁喊他:“时瑾。”

他突然伸手,按住了霍一宁的肩。

“你——”

霍一宁刚抬手,手臂被截住,时瑾将他用力一摁,右手绕到他腰间,拔出了他的配枪。

霍一宁甩开他的手,往后挣脱,反手就抓住了时瑾的左手:“时瑾,你干什么!”

他巧力绕开,松左手,手枪滑落,换了手,接住枪,抽出被霍一宁拽住的左手,用力一推。

咔哒。

子弹上膛了。

霍一宁眼都红了,吼:“快把枪放下!”

时瑾置若罔闻,抬起了枪口,指向那几个保镖。

“时瑾!”

霍一宁快被他搞疯了。

他直接扣住了扳机,指腹往下压。

千钧一发时,徐老爷子冲过来,挡在了枪口前:“放下。”

他毫无反应,一双眼,被杀气覆得严严实实,报复欲与毁灭欲压下了所有的情绪。

没有理智,体内所有的暴戾与阴狠,都在疯狂,在叫嚣着发泄。

老爷子怒红了眼:“我让你放下!”

时瑾指腹扣动扳机。

“时瑾!”

“砰!”

一声枪响。

徐老爷子腿一软,踉跄了好几步,后背全是冷汗,一低头,看见水泥路面上,被子弹击出了一个坑。

时瑾扔了枪,走到尸体旁,蹲下,抱起来,他说:“让法医过来。”

华灯初上,漫天星辰被风吹来的乌云遮蔽。

富星半岛地处郊区,夜里,没有一点城市的喧哗,极其静谧,十八楼公寓的门,从外面拉开,阿弥走进去,敲了敲房间的门。

“少爷。”

里面的人道:“说。”

阿弥说:“时瑾要做尸检。”

安静了片刻,隔着门,常茗不急不躁的嗓音:“你去安排,明天回绵州。”

“是。”

阿弥应下了,转身出了公寓,关好门。

房间里窗户紧闭,就开了床头一盏灯,输液管里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在格外寂静的夜里,清晰可闻。

常茗坐在床头,目光安静,看着床上昏睡的人,声音低低的,轻轻地哄:“你再睡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晚上九点。

徐家人都赶到了,除了时瑾,全部在,屋子里安静得渗人,气氛压抑,连大黄也不叫唤了,缩在楼梯里不敢出来。

徐青久刚从外地赶回来,问徐青舶:“爷爷怎么样了?”

“刚吃了药,睡下了。”

老爷子受不了打击,神智和精神都很不好,血压一直升,医生都降不下来,徐华荣和妻子正寸步不离地守着。

徐青久脸色也不太好,整个人又颓又丧,又问:“二叔呢?”

徐青舶说:“在房间里喝酒。”

“尸检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还没那么快。”

说到尸检,窝在父母身边的景瑟,咬着唇,眼泪又开始砸,哭得小脸发白。

苏倾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我觉得不是笙笙。”

大家都看她。

她眼睛也是红的,哭了一路,说:“女人的直觉,我就觉得笙笙不会有事。”

景瑟跟着点头,用力点,边点头边掉泪珠子。

“时瑾呢?”徐青久问,在屋里环顾了一圈,“怎么不在?”

徐青舶说:“在刑侦队的鉴定中心。”他眉头紧锁,“他向警方提了申请,要在解剖现场。”

时瑾虽是医生,不怕开膛破肚的血腥,可躺在那里的人……

徐青久不敢想:“怎么不拦着他?”

“谁拦得住。”

一个偏执狂,会发疯的。

不止如此……

徐青舶有很不好的预感:“现在的时瑾状态很不好。”他顿了一下,抿了抿嘴,眉头蹙得更紧了,“确切地说,是很危险。”

一个小时前,他与时瑾见了一面,当时的时瑾,眼里的毁灭欲太强了。

狂躁,暴力。

时瑾的眼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他想杀人,恨不得杀了所有人。

警局。

十一点,时瑾从鉴定中心出来。

霍一宁等在外面,问他:“还好吗?”

他一言不发,一双眼殷红,全是血丝。

霍一宁没多问:“你先回去吧,等结果出来,我给你电话。”

时瑾忽然停住脚:“我要见苏伏。”

他这个状态……

霍一宁不同意:“我去审。”他身上戾气太盛,杀气腾腾的,太危险了。

时瑾重复,声音紧绷:“我要见她。”

霍一宁用指腹刮了刮唇角,看着他猩红的眼:“你能保证你不杀了她?”

他说:“我不杀她。”他唇瓣上,有风干了的血迹,将唇色染得鲜红,“怎么能让她死得那么容易。”

这件事,不用查也知道和苏伏脱不了干系,时瑾要报复,第一个就是苏伏。

而且,他不可能不报复,不管那具尸体是不是姜九笙,时瑾都要发难,没他不敢做的,若真疯起来……

霍一宁不敢想:“她马上就要执行死刑了。”语气郑重,提醒时瑾,“但只要她还在看守所,你就不能乱来。”他不能看着时瑾犯法。

------题外话------

抱歉,今天有事,更晚了。

本文暗黑系暖婚小说章节:351:时瑾彻底魔化黑化,杀天杀地偏执狂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