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六十章 南庆十二年的彩虹(二)

(倒数第二天,我反正一直慢慢地写,不停地写,总有写完的那一刻……)

……

……

雨水缓缓地击打在那些笠帽之上,苦修士们面色苍白地跪在湿漉的地面,怔怔地望着中间那名蒙着黑布的瞎子少年,许久做不出任何的反应。他们本是庆帝最后的防卫力量,当初十余名苦修士联手,便是范闲和影子二人都险些被杀,可见力量之强大,然而此刻面对着五竹,他们会反戈一击吗?

皇帝陛下站在殿前的长廊下,天空中细微的寒雨被风吹拂到他所站立的地方,打湿了他颌下的胡须,一络一络。他眼睛微眯,眸中寒意渐盛,冷漠开口说道:“没用的东西,庙里一个叛徒就让你们吓成这样。”

很奇怪,皇帝陛下似乎并不担心这些苦修士会在这一刻背叛自己。在很多很多年前,庙里行出来的那位使者,为了清除叶轻眉留在这个世间的一切痕迹,与皇帝搭成了某种协议,也就是从那日之后,庆庙行走于大陆南方的苦修士,便将陛下看成了真正的天选之人。

在天选之人与庙中使者之间该做出怎样的选择?苦修士们至少在这一刻是沉默的,已经渐渐苍老的他们,自然知道很多年前那位使者所发布的神谕,知道一位使者已然堕落,但他们不知道那位使者是不是面前的这个人。

皇帝陛下也没有去理会这些跪在雨中的苦修士,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雨中的五竹,沉默片刻后说道:“世间本就没有神。朕不是……老五,你也不是。”

五竹的腿已经被砸断了,用一种极其令人心酸的姿式,勉强站立着身躯,庙中人重临世间,面对着人间最强大的武力集结,他悍勇无俦地杀了过来,却依然付出了极沉重的代价。皇帝陛下说的对,他自己不是神,所以这一年里接连被背叛,被不属于这个世间的兵器伤害,伤势缠绵,早已不复当年巅峰时期的水准,然而此刻的五竹,也已经到了最残破,最无力的阶段。

这样两位绝世强者的对决,究竟是谁胜谁负?更何况此时叶重已经领兵而至,将五竹团团围住,五竹还能杀破重围,将手中的铁钎刺入庆帝的咽喉吗?

皇帝冷漠的目光落在五竹破损到了极点的衣裳和那条已经断了,只是凭着一些皮肉连在一起的左腿,眸子里没有一丝情绪,心里却在想着,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出来?

渐渐的,一股复杂的情绪冲入了庆帝的眼眸,那是一股自嘲,一丝佩服,一丝不甘。如今五竹已经陷入重围之中,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只手翻天,偏在此时,范闲依然没有现出身形,这等样的冷厉隐忍,实在是很可怕。

穿着一身太监服饰的范闲,此时离太极殿正门似乎极远,实际极近,他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踪影,凭借着这两年里锤炼到极致的心神,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籍着漫天悠悠下着的风雨与场间无数人沉重紧张的呼吸声,缓缓地向那边靠近。

从看见皇帝老子咳嗽的那一刻,范闲便确认了在南下道路上所知晓的那个绝密情报,陛下的身体……似乎真的不行了。快一年没有见到这位强大的君王,今天远远隔着雨瞧着,似乎他的面容已经变得苍老了许多,颌下的胡须也长了许多,神态也似乎疲惫了许多。

陛下已然走下了神坛,然而他就那样平静地站在太极殿檐下,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五竹,却依然显得那样的强大,强大到任何试图挑战他的人们,都下意识里先丧失了三分信心。

范闲当然看见了五竹的惨状,他从来没有想过五竹叔也有伤的如此重的一天,也正如先前他从来没有涉想过,世界上有人能够正面突破南庆皇宫的防守,直接杀尽千军,杀到庆帝的面前。他的目光从五竹叔的断腿上一拂而过,强行压抑下剧烈跳动的心跳,强行压抑下心头的那丝恐慌与担忧以及难过和酸楚,依然藏在这片太极殿的阴影里,冷漠而强悍地等待着那个出手的机会。

五竹叔已经到了最危险的那一刻,他依然没有出手,因为他知道在陛下与五竹正面冲撞之前,自己的任意一次出手,都没有任何意义,大宗师的战争,不是自己这些凡人可以任意插手,他不想辜负五竹叔这一场惊天动地的绝杀,所以他必须忍着。

叶重还在,姚太监不知在哪里,那些苦修士不知道会不会出手,皇宫里依然高手云集,范闲必须把吸引众人目光,把消耗皇帝老子实力的希望,放在已然堕堕欲坠,身体受创极惨的五竹叔身上。

不论任何人,包括已经死去离开的那三个老怪物在内,如果受了今日五竹这般严重的伤,只怕都只有颓然受死一条道路,然而五竹依然站立着,这给了范闲信心,也给了皇宫里众人无穷的压迫力。

五竹隔着那方黑布,看着十余丈外石阶上的那个明黄身影,那个已经比他记忆中要苍老很多的男人,不知为何,心里涌起了无尽的酸,无尽的楚,无尽的厌憎与不屑。

是的,大东山事情结束之后,在京都范府的屋檐上听范闲发了一夜的酒疯,五竹沉默地踏上了寻找自己的道路,因为他想知道自己是谁,所以他回到了神庙。

便在进入神庙的那一瞬间,他记起了很多很多事情,自然也判断出了很多事情,虽然在接下来的那一瞬间,神庙强行抹除了他的那些记忆,然而随着范闲来到神庙,五竹的记忆尚未完全恢复,但是被抹除之前最深的那抹情绪,却留存了下来。

这抹情绪比他对范闲的感情更强烈,更直接,直接吸引着他静静地看这座皇宫两日,直接吸引着他直接从皇宫的广场外,直接杀进了宫里。哪怕他此时不记得当年的那些事情,他依然记得石阶上的那个穿着龙袍的男人,记得自己心中对于这个男人的杀意。

范闲要五竹跟着自己的心走,五竹的心里便是无穷无尽的酸楚,尤其是此刻看见了小李子之后,这种酸楚似乎便找到了发泄的渠道。

他要杀了他,他只记得这件事情。

所以五竹动了,他拖着那条残腿,靠着手中铁钎的支撑,艰难无比,却又杀气十足,一步一步拖行着,蹭着地上的雨水,完好的那只脚急不可耐,就像是想跳跃一般,向着石阶上的皇帝陛下走了过去!

当五竹动的那一刹那,围在他身周的庆军高手也动了,震天介的一声喝杀,无数的长兵器向着他的身体刺了过去!

那些本来跪坐在五竹身边的苦修士们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强大的压力,也动了起来,只是有的苦修士飘然退到了风雨之中,有的苦修士却是拦在了五竹的身前。

由这个片段可以看出庆帝在这些苦修士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纵使明知道五竹是庙中的使者,可是庆帝一句叛徒,依然有苦修士选择了相信陛下。

五竹一动,场间的局势顿时大动,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些夹杂在陛下与五竹之间的苦修士,大部分飘然退到了风雨之中,让开了五竹直面皇帝陛下的通道时,有一个戴着笠帽,穿着麻衣的苦修士,却是斜斜地飘向了侧后方,有意无意间,扰乱了一下军方高手的攻势。

凝气于全身,如一尊武神般持枪坐于马上的叶重,当五竹动的那一刻,双眸里杀意大作,一摧马腹,马儿嘶鸣一声,长枪如电般,刺向了五竹有些倾斜的后背。

场间的这些人,大概只有叶重经历了很多年前庆国京都的那些事情,所以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五竹的可怕,那是一个与流云叔正面相抗不落半点下风的绝世强者。他一旦下定决心,护圣出手,便凝聚了自己全身的功力,没有留一点后手,因为他知道面对着五大人,除了毕其功于一枪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对方看上去有些踉跄的脚步。

一声暴喝,一道洗练若水的银色枪芒刺向了五竹的后背,叶重施出了有生以来最强大的一枪,全副精神气魄都集中在了这一枪之上,所以他没有注意到,那名轻身飘退风雨中的苦修士,似乎离他的身体太近了一些。

苦修士向来不用兵器,但这名离叶重最近的苦修士,却不知何时从袖中取出了一把喂毒的匕首,悄无声息,就像是隐藏在雨中的雨丝般,轻轻地刺了叶重的腰腹!

叶重刺五竹的后背,那名苦修士刺他的腰!

……

……

簌的一声响,叶重蓄势而发的一枪,毫无任何花俏地刺了出去,然而无视任何阻力,直接刺进了皇宫里被雨水洗涮的极为干净的石板面,就像是刺入了一块豆腐,枪尖狠狠地扎进了大地之中,深入数尺!

而那柄喂毒的黑色匕首却在他枪势尽发前的那一刻,已经刺入了他的腰腹!

叶重的枪偏了,擦着五竹断腿边的布缕刺入了地下,紧接着雨中响起一声极凄厉的暴喝,他弃枪回掌,一掌拍到了那名苦修士的肩膀上,大劈棺一出,那名苦修士肩头立碎!

然而那名苦修士不哼不痛,竟像是一个没有知觉的木头人一般,生生受了叶重这名九品上强者的一掌,鲜血狂喷之中,将手中的匕首再往前一探,完全破了叶重盔甲的防御,重创其腹!

一股劲力波动在二人间炸开,炸的二人身旁的庆军高手震倒于地,两个人就像是一头大鸟和它的影子一般,迅即从马上飞掠而出,颓然撞入雨中,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层雨帘,投向了远方……

……

……

叶重废了,至少在今天之内,出手行刺的是影子。当那名苦修士悄无声息地瞒过场间南庆诸多高手的双眼,借雨势靠近叶重后方时,一直隐在暗中注视着场中一切的范闲,马上嗅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这是一种监察院中人先天的敏锐,世间大概也只有他和影子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范闲入京后没有联系过影子,因为连他也不知道影子这一年藏在哪里,但他知道影子一定不甘心,这位天下第一刺客,一定要为陈萍萍报仇。所以今天宫中一片大乱,范闲心知肚明,不知在何方的影子一定会觅机出手,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影子竟然是混在了苦修士的队伍中。

一年前,他二人曾经与苦修士进行了一场大战,影子如何能混进去,这一点范闲也想不明白,然而至少在此刻,影子成功地削除了庆帝如今身旁的第一高手,将胜负往己方拉了不少。

如果换成以往的任何一次行动,能够让影子出手的,肯定是任务中最重要的那个目标,这一点便是范闲都无法与他抢,就像上次入宫行刺的最后一剑那般。然而今天影子却是沉默地退后,主动地选择了叶重,那是因为他发现第一任监察院提司五大人来了,终身视五竹为偶像的影子,自然而然地选择了配合五竹。

这,其实也是一种信任。

……

……

范闲的目光只是在撞碎雨帘,不断后冲远离战场的叶重与影子二人身上拂了一眼,便转回了太极殿前的沙场之中。

当叶重遇刺的刹那,太极殿前的众人难免有些慌张,攻向五竹行动不便身体的攻势也微微一乱,唯一没有乱的只是皇帝陛下,他根本没有去理会那名苦修士的出手,只是死死地盯着五竹的手。

皇帝的眼中只有五竹。

无比坚硬的铁钎此时已经弯曲折损磨平,看上去就像是一把极其普通的烧火棍,而这柄烧火棍却是带动着太极殿前的雨水,在空中尽情地挥洒着。

啪的一声,铁钎击荡开了面前的一把长枪,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沿循着最合理的方向,拍打到了握枪人的手腕之上。在那一瞬间,握枪人的手腕皮肤尽绽,筋肉尽碎,骨节刺出,再也握不住枪。

喀的一声,铁钎顺着一把剑面滑了上去,沉重的压力压的那柄剑低下头来,已无锋芒的铁钎碰触到了那柄剑的突起处,猛地一下跳了起来,然后重重地落下,击打在持剑人的小臂上,直接将这条小臂打成了扭曲的木柴。

一名苦修士一挥掌拦了上来,被磨成平面的铁钎头狠狠地扎进了他的手掌里,将他的手掌扎在了满是雨水的地面,然后铁钎挥起,重重地击打在苦修士的头顶,笠帽带着雨水啪的一声碎裂成无数碎片,苦修士光滑的头顶现出一道血水凝成的棍痕,颈椎处喀喇一声,瘫倒于雨水之中。

铁钎的每一次挥动,都是那样的准确,那样的沉重,早已无锋的铁钎,在此时变作了五竹手中的一根铁棍,击开了面前密密麻麻的剑,砸碎了无数的关节,凭由血水混着雨水,在面前的空中泼洒着。

铁钎再也无法刺进皇宫里无数高手的咽喉,却能击碎他们的咽喉。雨中艰难前行的五竹,似乎随时可能倒下,然而最终倒下的,却是那些奋勇拦在皇帝身前的高手!

在这一刻,五竹似乎变成了悬崖上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师,他的每一次棍棒,都会准确地落在范闲的身上,无论范闲再如何躲避,依然永世无法躲过,只是今天那根木棍变成了一根铁棍。

一声闷响,一名内廷侍卫被铁钎击碎了膝盖上的软骨,跪到在了五竹的身旁,铁钎再次挥下,直接将此人砸倒在了石阶之下,震起一地雨水。

五竹,终于站到了皇帝的身前。

……

……

没有停顿,没有咒骂,没有眼神上的交流,五竹抬起了手来,手中的铁钎向着皇帝陛下的脸打了下去。

天下没有谁敢打皇帝陛下的脸,但五竹就这样打了,而且打的如此理所当然,就像是在教训一个不孝子,又像是要殴打一个负心汉。

当五竹站到皇帝陛下身前时,皇帝陛下的双瞳微微缩小,微有苍老之感的面容上,忽然绽放了某种光彩,然后他也举起了手来。

便在雨丝都来不及颤动的那一瞬间内,皇帝陛下一直垂在身畔的左手,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脸侧,掌面向外,拦住了那一记铁钎!

同一瞬间,皇帝陛下的右手握成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五竹的胸膛之上!

他那一双最可怕的双手,洁白如雪,似乎永远不染尘埃,不惹血息的双手,拦住了五竹的铁钎,打到了五竹的身上!

……

……

人世间最后两名超越了人类范畴的绝世强者,第一次交手就是这样的简单,分别只是挥了一记,拦了一掌,出了一拳。

然而换成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的任何人,都无法拦住那记铁钎,击出那一拳。

皇帝那个可怕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五竹的胸上!

空气在这一刻似乎也凝结了,五竹的身体似乎在一这刻奇怪地悬停在了空中,然后如同一道箭一般,被狠狠地砸了出去,像一块沉重而坚硬的陨石,从石阶下飞了出去!

五竹被击飞的身体,一路不知道撞碎了多少追截而至的南庆高手,皇宫太极殿前只见黑影过处,血肉乱飞!

一声闷响,五竹的身体终于在数十丈之外落了下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震的身周的天地一阵颤栗。

……

……

场间陷入奇异的沉默,此时还能活着,还能站着的人已经不多了。太极殿下,石阶之上,微雨之中,孤独的皇帝陛下,骄傲的皇帝陛下,依然保持着一掌护于前,一拳伸于空中的姿式。

一拳将五竹击倒,这是值得庆帝骄傲的事情,然而他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反而眸子里现出一丝冷意。

五竹的那一记铁钎,击碎了庆帝附于掌上的雄浑真气,狠狠地击打在了庆帝的脸上。

庆帝的脸此时很苍白,但他的左颊上却是红肿一片,唇角鲜血流下,就像是被人重重地扇了一记耳光。

他缓缓地收回左手,低头看着掌面上的铁棍痕迹,这才想到,五竹的铁钎已经弯了。

……

……

血泊雨水之中的五竹,忽然动了一下,然后异常艰难地佝着身子站了起来,手中的铁钎颤抖着立在地面上,支撑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在雨中站了起来。

艰难无比才走了那么远,走到了皇帝的身前,却被皇帝一拳击了回来,这是一件足以令所有人都绝望的事情。然而五竹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他只是再次拖着更加残破的左腿,用更加困难的姿式,更加缓慢地速度,再次向着太极殿下那个明黄身影行去。

便在此时,晨间一直下着的大雨,微雨忽然间停了下来,天上的云层也渐渐变薄,皇宫里的视线渐渐清楚,似乎将要放晴了。
本文庆余年小说章节: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六十章 南庆十二年的彩虹(二)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