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东宫番外 

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南庆十二年的彩虹(三)

(还有一个末章,我这时候还在写,如果写完了就是上午更,如果在电脑前睡着了,那就要晚很多,大家就且莫等了。

我很满意这章以及无数章,大家都知道我的满意,或许不能同意,因为我不能奢求所有朋友的满意……我只是希望大家满意于我的满意,因为这代表大家满意我写书的态度,只有我自己满意的东西,我才会端上来给大家伙看。原来如此,不过如此,依然如此……不错。

合什,非常感谢大家陪着我这么久,后天我要写后记,重复数遍,请大家一定要看。)

……

……

庆帝的拳头,永远是那样的稳定强大,王者之气十足,轻易地击穿面前的一切阻碍,就像他这一世里经常做的那样。

在这片大陆,在这数十年的历史中,被庆帝击中还能活下来的人不多,四顾剑那个老怪物肠穿肚烂,也只有凭着费介的奇毒苟延残喘,范闲却是凭籍着苦荷留下来的法术,以一掠数十丈的绝妙身法,出乎庆帝意料,强行避开那只拳头里所蕴藏着的恐怖力量。

五竹没有避开这一拳,实实在在地禁受了庆帝体内无穷真气的冲撞,胸口处被击的塌陷了一块,然而他却没有就此倒下,因为若人世间最顶尖的境界便是大宗师的话,如果说大宗师唯一的漏洞便是他们依然如凡人一般的肉体,那五竹明显没有这个漏洞,他的身躯绝对是大宗师当中最强悍的。

他只是再次站起身来,在湿漉的地面上向着庆帝再次靠近。

他再次走到了庆帝的面前,脸上的黑布纹不动,手中的铁钎挥动,破空无声,因为太快,苟活着的人们,竟是根本看不到石阶发生了什么,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皇帝陛下没有退,他的眼瞳里掠过那道淡淡的灰光,双脚稳定地站在石阶上,就像在悬空庙上充满无穷霸气和自信所宣告的那般,他这一生,无论面对任何敌人,都不曾后退半步。

他再次出拳,像玉石一般散发着淡淡幽光的拳头,瞬息间蒸干了空气中的湿意,端端直直地轰到了五竹的腹部。

而五竹的铁钎此时却如天上投下来的那一道清光一般,无可阻拦,妙到绝境地狠狠击打在庆帝的左肩上。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的强者,在彼此人生的最后一战中,早已抛却了一应外在的伪装与技巧,实势二字中,势已在他们身体气度之中,纯以实境相碰,正如苦荷大师的太师祖——根尘所作的宿语录当中的那句话:脱了衣服去!

两位绝世强者的对决,只是冷漠淡漠地最简单的行为艺术,脱却了一切的外在,只是赤裸裸地,像原始人一样,在雪中,在火山旁,在草原兽群里,实践着最完美的杀人技能。

……

……

皇帝陛下的左肩喀喇一声碎了,唇间迸出了鲜血,冷漠的眼瞳却只是注视着越飞越远的五竹的身影。

五竹再一次被那个拳头击飞,他此时腿已断,身已残,超乎世间想像的计算能力,已经无法得到肌体强悍执行能力的支撑,他无法躲过庆帝突破时间与空间范畴的那只拳头。

将停的微雨中,五竹的身体弓着在空中向后疾退,寒风刮拂他的衣衫猎猎作响,啪的一声,他的双脚落在了地面上,在湿滑的地面上向后滑行了十余丈距离,才勉强地停住,只是左腿站立不住,险些倾倒于地。

硬接了这一拳,五竹没有倒地,似乎比先前的情况要好一些,然而皇帝陛下面容上流露出无比自信与强大的光芒,以及五竹微微低着的头颅,似乎昭示了极为不祥的结局。

太极殿下面血泊场中静静站着的五竹,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沉默许久许久。

皇帝陛下的拳头击中他的腹部之前,五竹将自己的左手拦在了腹部,所以皇帝的拳头实际上是击在了他的手掌上,再击中了他的腹部。

五竹的手像是一块冰冷的铁块,他的身体也像是冰冷的铁团,然而庆帝的那一拳,却像是天神之锤,将铁板击融进了铁团之中。他的手掌深深地锲进了腹部,就像是两块铁被硬生生地粘合在了一起!

黑布没有遮住的眉角微微皱了一丝,五竹冷漠地拉动着自己的左手,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量,才将自己的手从腹部拉扯了出来,却带起了一大片不再流血的苍白的皮肉,伴随着嘶啦分离的声音,显得异常恐怖。

庆帝的第一拳,击在五竹的胸口,他没有挡。第二拳击打在他的腹部,他没有挡住,两次不同的选择,代表了两次层级完全不同的伤害——神庙使者们的要害,看来在那位强大的君王眼中,已然不是什么秘密,这个事实让五竹有些发怔,也让那些依然忍耐,浑身寒冷的旁观者们,开始感到无穷的畏惧!

……

……

铁钎撑在满是血水雨水的地面上,五竹用左手扳直了已经快要断成两截的左腿,极为困难地向着太极殿的方向踏了一步。布鞋踩在一具死尸的手上,险些一滑,而五竹的腹部却是喀的一声脆响,似乎以那处为中心,一股若蛛网一般的碎裂正在他的体内绵延开来,撕扯开来。

五竹的身躯开始颤抖,开始倾斜,就像是随时可能变成无数的碎块,分崩离析,倒在地上,垮成一摊。

然而铁钎依然紧紧地握在他的手中,极为强悍地撑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躯,让他再次向前踏进了一步。

他的第一步都的都是那样的困难,那样的缓慢,伴随着一些极为干涩的声音……却依然一步步向着皇帝行去,没有犹豫。

……

……

皇帝收回了拳头,淡漠没有一丝情绪的双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似乎想要分辩自己的第几根肋骨被那根硬硬的铁钎砸碎。他不记得自己出了几拳,也不记得自己吐了多少口血。他只记得自己一步没有退,却也没有进,只是像个木偶一样站在石阶上,站在自己的宫殿前,机械而重复的出拳。

老五倒下了多少次?爬起来了多少次?朕一这生又倒下过多少次?又爬起来了多少次?为什么老五明明要倒下,却偏偏又要挣扎着起来,难道他不知道他这种怪物也是有真正死亡的一天?如果老五不是死物是活物,知道生死,畏惧生死,那他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来?

为什么老五的动作明明变慢了那么多,他手里那根硬硬的铁钎却总是可以砸到朕的身上?难道是因为……朕也已经老了,快要油尽灯枯了?

不是,不能,不应该。不甘,不忿,他冷漠的双眸里幽幽火星燃了起来,最后却化成了无尽的疲惫与厌倦。

这是注定要载入史册的惊天一战,还是注定要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小戏?但不论哪一种,庆帝都有些厌烦了,就像是父皇当年登基之后若干年,自己要被迫心痛不已地准备太平别院的事,几年之后,又要有京都流血夜。大东山诱杀了那两个老东西,安之在京都里诱杀了那些敢背叛朕的无耻之徒,年前又想将那箱子诱出来,如今老五也来了。

无穷无尽的权谋阴谋,就像是眼前老五倒下又爬起那样,不停地重复又重复,就像很多年前的故事,如此执着的一遍一遍重演,这种重复实在是令人反感,令人厌倦。

可是庆帝不能倦,他不甘心倦:朕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朕还没有击倒面前这个最强大的敌人,朕不能放手。

缓缓地抹去唇边不停涌出的鲜血,皇帝陛下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寒冷,一年前受了重伤,一直没有养好,时时有些惧寒惧光惧风,所以愿意躺在软软的榻上,盖着婉儿从江南带过来的丝被……

他很喜欢那种温暖的感觉,不喜欢现在这种寒冷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无力,有些疲惫,似乎随着血水的流逝,他体内的温度与自信也在流逝。

望着再次爬起的五竹,残破不堪的五竹,皇帝陛下燃着幽火的双眸忽然亮了起来,苍老的面容随着那突然而至的苍白,显得异常清瘦与憔悴。

雨已经停了,天上的乌云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白云,越来越白,越来越美,越来越亮,皇宫广场的空气里充溢着雨洗青天的美好气息,越过宫墙的极东边天穹线处,正隐隐有些什么美丽的不吐不快发生。

皇帝睁着空蒙的双眸,衣衫一振,终于从太极殿的石阶上飞掠了起来,在这无雨的天空,带起一道平行于南面的雨水,在空中留下无数道残影。

青天映着这一道雨龙,皇宫里似乎不知何处鸣起嗡嗡龙吟,手持铁钎的五竹,顿时被这一道龙,无数声龙吟包围住,那道灰蒙一片,肃穆庄美的破空雨水,瞬息间向着五竹发出了最强大的攻势。

除了场间的这两位绝世强者,没有任何人能够看清楚那片雨帘里发生了什么,只是龙吟已灭,一阵恐怖的绝对静默之后,无数声连绵而发,像一串天雷连串响起,又像高天上的风瞬息间吹破了无数情人祭放的黄纸灯,啪啪啪啪……

……

……

五竹终于倒下了,倒在了庆帝如暴风雨一般的王道杀拳与指之下,在这一瞬间,他的身体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次沉重的打击,终于颓然箕坐于庆帝脚前,苍白的右手向着天空摊开,空无一物。

那颗一直沉默而高贵的头颅在这一刻也无力地垂了下来,倒在了庆帝的身前,有些不甘而又无奈地松开了握着铁钎的手。

他松开了握着铁钎的手,铁钎却没有落到皇宫地面上,发出那若丧钟一般的清鸣,因为铁钎插在庆帝的腹中,微微颤抖!

鲜血从庆帝的腹部涌出,顺着铁钎淌下,在铁钎磨成平滑一片的钎尖滴下,滴落在五竹苍白的手掌心,顺着清晰的生命线渐渐蕴开,蕴成艳丽的桃花。

……

……

皇帝陛下薄极无情的双唇微微张着,上面微显干枯,他的面色惨白,双眸空蒙,无一丝情绪,低头看着腹中的铁钎,感受着无穷无尽的疲惫与厌烦,准备将这根深没入腹的铁钎拔出来。

他是世间第一大毅力之人,当初经脉尽碎,废人之苦也不能让他的精神有丝毫削弱,更何况此时腹中的痛楚。他知道老五已经废了,淡淡的骄傲一闪即过,有的却只是无尽的疲惫,因为他发现嘴唇里开始尝到某种发锈的味道。

范闲还没有出现,这个事实让皇帝陛下有些惘然,他唇角泛起了一丝自嘲的笑容——看来这个儿子的心神,比他所想像预判的更强大,因其强大,所以冷漠、冷酷、冷血地一直隐忍到了现在,眼睁睁地看着五竹被他打成了废物,却还是不肯出来。

皇帝陛下的心里很奇妙地再次生起对这个儿子的欣赏与佩服情绪,他似乎觉得此生最为不肖的儿子,却越来越像自己了——像自己那般冷血。

他本以为范闲早就应该出来了,在五竹第一次倒在地上时,或者是五竹的腿断成两截时,因为这是他一直暗中准备着的事情……然而范闲没有,所以他感到了淡淡的失望和一丝不祥的感觉。

此时雨后的青天,莫不是要来见证朕最后的失败,是她要用与自己的儿子的双眼,来看着自己的失败?

鲜血从强大的君王双唇间涌出,从他的腹中涌出,他再次感觉到了寒冷,再次开始记起榻上的软被,御书房里的女子,然后右手稳定地握在了铁钎之上,开始以一种令人心悸的冷漠,缓缓向身体外抽离。

有一句老话说过,刀刃从伤口抽出时,痛苦最甚,这可以用来指人生,也可以用来指此时的情况。

当皇帝陛下缓缓抽出铁钎时,就像揭破了这些年一直被他的面具所掩藏在黑暗中的伤疤,那些他以为早已经痊愈了的伤疤,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痛楚让他苍白的脸更加的白,白的不像一个正常人。

似乎连这位君王的手臂,都有些不忍心让他面对这种痛楚,所以在这一刻,在冷清干净的空气中,忽然发生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曲折!

那是一种骨与肉的曲折与分离,完全不符合人体的构造,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折了出去……倒有些像五竹的那条腿。

血花绽放于青天之下,骨肉从庆帝的身体分离,他的左臂从肘关节处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齐齐斩断,断臂在清漫阳光的照耀下,飞到纤尘不染的空中,以最缓慢的速度,带着断茬处的血珠,旋转,跳跃,飞舞,在飞舞……

然后那声清脆的枪声,才开始回荡在空旷无人的皇宫正院之中,袅袅然,孤清极,似为那只断臂的飞舞,伴奏着哀伤的音乐。

……

……

除了北伐败于战清风之手,体内经脉尽碎,陷入黑暗之中的那段日子。此刻绝对是皇帝陛下此生最痛楚,最虚弱的那一刹那。

沉默了数十年的枪声,又再次沉默了一年之后,终于在皇宫里响起。沉默了一年,又再次沉默了一个清晨之后,范闲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皇帝的身旁。

眼睁睁看着五竹被陛下重伤成了废材,范闲一直不出,那要压抑住怎样伤痛的冲动?然而当他出现时,他便选择了最绝的时机,出现在了最绝的位置,直接出现在了皇帝的身旁!

只需要一弹指的时间!

重生二十余年的苦修,草甸上生死间的激励,雪宫绝境时不绝望的意志,大青树下所悟,雪原中所思,天地元气所造化,生生死死,分分离离,孱弱与强悍的冲撞,贪生与憎死的一生,秋雨与秋雨的伤痛,全部融为了一种感觉,一种气势,从范闲的身体里爆发了出来。

没有剑,没有箭,没有匕首,没有毒烟,没有小手段,没有大劈棺,探臂不依剑路,运功不经天一路,范闲舍弃了一切,只是将自己化作了一阵风,一道灰光,在最短暂的刹那时光,将自己的全部力量全部经由指掌逼了出去,斩向了皇帝陛下重伤虚弱的身体!

雄浑的霸道真气不惜割伤他体内本已足够粗宏的经脉,以一种决然的姿态,以超乎他能力的速度,猛烈地送了出去。

无数烟尘斩,亮于冷清秋天。

送到了指,真气不吐于外,反蕴于内,剑气不出指腹,却凝若金石,狠狠刺入皇帝陛下的肩窝。

运到了掌,真气如东海之风,狂烈而出,席卷玉山净面,不留一丝杂砾,重重地拍在了皇帝陛下的胸膛之上。

斩,指,掌,斩了这些年的过往,指了一条生死契阔的道路,单掌分开了君臣父子间的界线!

……

……

范闲此生从未这样强大,庆帝此生从未这样虚弱,这一对父子连双眼也来不及对视一瞬,便化作了太极殿前的两个影子,彼此做着生死间的亲近,似乎空中又有无数的黄纸灯被罡风刮破,噗噗响个不停,令人心悸的,令人厌倦地响了起来。

范闲的身法速度在此刻已经提升到令人类瞠目结舌的地步,残影不留,只是一缕灰影,绕着皇帝陛下的身躯,瞬息内不知道攻出了数十记,数百记!

青石地面上积着的雨水,忽然间像是被避水珠劈开了一道通路,向着两边漫开,露出中间干净的石砖,而在石砖之上约半只手掌的距离,皇帝与范闲的身影,凌空激掠而飞,瞬息间脱离了太极殿正面的位置,向着东北方向闪电般飞掠!

一路积水飞溅而避,一路血水自空中飞洒成线。

轰的一声,那抹明黄的身影颓颓然地撞破了皇宫夹壁处的宫门,直接将那厚厚的宫门震碎,震起漫天的木屑。

木屑像蕴含着强劲力量的箭矢一般四面八方射出,嗤嗤连响,射穿了宫门后的圆形石门,激起一片石屑,深深地锲进了朱红色的宫墙之中。

也正是这些从明黄身影身畔四面射出的木屑,让像追魂的风,追魂的影子一般的范闲,被迫放缓了速度,在空气中现出了身体。

明黄色的身影撞破了宫门,紧接着又重重地撞到了夹壁中的铜制大水缸上,发出了一声闷响,也现出了身形。

那只依然没有沾上血水的手,破空而出,啪的一声震开一只细柔的手腕,如闪电一般拔开冰凉的金属,翻腕而上,捏在了那柔软的咽喉上。

捏在了那名宫女的咽喉上。

……

……

噗的一声,皇帝陛下颓然无力地靠在大铜缸旁,喷出了一口鲜血,偏生他苍白的脸颊上却浮着一丝淡淡的怪异的笑容,他的一只手臂已经断了,身上也多出了四五个指洞和三个掌印,鲜血染遍了他身上的龙袍,让明黄衣裳上那条金龙显得格外狰狞,却又格外惨淡。

范闲缓缓放下掩在脸上的左掌右拳之桥,木屑也让他的身体上开始不停地往衣外渗血,他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出了血丝。先前的那一击,已经是他凝结生命的一击,此时被迫停止,再想发挥出那样鬼神莫测的速度,已经不可能,而且他的经脉也已经被割伤了大部分,就像无数把小刀子一样,在他的身体里刮弄着,痛楚酸楚难忍。

皇帝陛下的伤更重,重到无以复加,重到似乎随时可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然而范闲的脸上没有丝毫喜悦之色,一阵急促的咳嗽之后,他的神情回复了平静,看着斜倚在铜缸旁不停喘息的皇帝陛下,一言不发。

只是他的眼眸透露了他的真实情绪,那种情绪很复杂……他怔怔地看着皇帝老子,总觉得眼前的这一幕不是真实的,像大雪山一样高不可攀,冰冷刺骨,强大不可摧的皇帝陛下……居然也会有山穷水尽的时候?

陛下的容貌何时变得如此苍老了?

……

……

“陛下,您败了。”范闲微微低头,用太监服饰的衣袖,擦掉了唇边的血渍,眼神复杂地看着皇帝陛下。

他说的这句话很没有意义,庆帝的身上至少有十余处伤口,尤其是左臂的断口,腹部的创口,在不停地喷涌着鲜血。

正如皇帝陛下先前对五竹说的那句话,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神仙,五竹不是,他也不是。这一年里所遭受的背叛,刺杀,伤势延绵至此时,今日又与五竹惊天一战,再被重狙断臂,再遭隐隐然突破境界的范闲伏击,纵是世间最强大的君王,也已然到了最后的时刻。

然后皇帝陛下的脸上依然挂着一丝嘲讽与冷漠的笑容,他的三根手指依然轻轻地放在那名宫女的咽喉上,宫女的手中提着一把枪。

皇帝陛下看了范闲一眼,却没有理会他的那句话,而是嘶哑着声音,咳着血,用一种温和的眼神看着身旁的范若若,平静的看了许久之后说道:“朕说过,要当一位好皇帝是不容易的……首先便要舍弃一些不必要的情感,更不能心软……若若,你今天心软了,这就是致命的错误。”

穿着宫女服饰的范家小姐,脸上依然是一片平静,然而她微微皱着的眉宇间,却显示她的内心并不像她的外表那样平静。

从去年秋天开始,她便被陛下接入了皇宫,一直在御书房里伴陪着这位孤独的君王,一天一天,又一天,她看见了太多次在油灯下披衣审阅奏章的瘦削身影,听到了太多声病榻上传出的咳嗽声,见到了太多这名清瘦老人皱着的眉尖,渐渐的……

大年初八的那个风雪天,她在摘星楼上,隔着玻璃看着远方的明黄身影,总觉得那是不真实的,所以她的手指没有丝毫的颤抖。然而今天隔着宫门的缝隙,看着那张渐渐苍老,无比熟悉的君王的脸,不知为何,她选择了瞄准皇帝陛下的手臂,而不是致命的要害部位。

皇帝陛下说的很对,在那一刹那,范若若心软了一丝。

……

……

“女生外向,晨丫头这一年里不停地试图软化朕的心志,朕不理会。你喜欢安之这个无赖,朕也清楚,只是你们这些丫头究竟有没有想过,这一年里,到底是你们软化了朕,还是你们被朕所软化?”

皇帝平缓漠然地说着话,并没有召唤被他放逐到后宫去的内廷太监,也没有止血,似乎他根本不在意身体里的血往外流淌,唇角泛起一丝微讽的笑容。

范若若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范闲微微眯眼,看着面前既熟悉,却又无比陌生,与自己关系异常复杂的皇帝陛下,脑中不知生出怎样的惊骇,对于陛下的心志与谋算佩服到了顶点,便在先前那样危急的时刻,皇帝在他的绝命一搏下,看似颓败,实际上却依然选择了一个最好的路线,破开了宫门,找到了那位持枪者,并且控制住了她。

范闲紧紧抿着薄薄的唇,忽然咬牙说道:“陛下,不要试图用她的性命来要胁我。”

“你会接受朕的威胁?”皇帝缓缓地转头,任由鲜血在自己的龙袍上浸染,用一股嘲讽的语气问道。

范闲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望着范若若沙声说道:“你若死了,我来陪你。”

范若若面色微白,沉默片刻后说道:“妹妹倒也不怎么怕死。”

“脱离了生死之惧,是了不起的事情?”皇帝盯着范闲的眼睛,忽然嘶声轻笑道:“你这张脸生的似你母亲,偏生这双唇却有些似我,薄极无情,果然不假。”

片刻之后,一脸淡漠的皇帝陛下忽然开口道:“朕此生,从未败过。”

不知为何,范闲重生以后总能拥有常人不能及的冷静甚至是冷酷,然而在这样紧张万分的时刻,他听到皇帝陛下的这句话,却是从内心深处涌出了一丝酸,一丝空,一丝怒,冷冽着声音对着皇帝陛下大声地吼道:“够了!”

皇帝静静地看着这个儿子的双眼,看着他因为愤怒而微微扭曲的英俊的面容,忽然冷冷地笑了起来,似乎是在笑对方的失态,对方的畏惧,以及那丝不知从何而来,怪异的愤怒。

……

……

空旷的皇宫上,除了地上犹自残积的雨水,还有那无数的尸体血肉之外,便只有四个人还能站立着。范闲站在五竹叔的身旁,冷漠地注视着不远处的那抹明黄身影,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他确实畏惧,但那种愤怒绝对不是因畏惧而生,而是因为另一股悲凉的感觉而生。

从彼处至此间,距离极短,范闲似乎有出手的机会,然而陛下就在范若若身旁三尺之内,谁也不敢在一位大宗师的眼下进行这种冒险,虽然范若若的手里还是提着那把重狙,虽然谁都能看出来,皇帝陛下已然油尽灯枯,垂垂危矣。

“朕此生从未败过。”皇帝陛下看着眼前的儿子和他身前的五竹,缓缓抬袖擦去了唇角的鲜血,冷漠开口说道:“朕只是感觉到,似乎朕……要死了。”

失败与死亡是两种概念,失败乃胜负,生死却往往属于天命。一位君王的失败必定会导致他的死亡,而一位君王的死亡,却不见得是因为他失败。

今日的庆帝或许已经被死亡的气息所环绕,但他并没有失败,因为今天的死亡,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就注定了。

世间没有真正的王道,皇帝陛下的身体,这些年里一直被暴戾的真气,扰的不得安息,而这一年来诸多事由,更是让这些真气在肉身上寻觅到了伤害他的道路,快速地破坏着他的生机,加速着他衰老的过程。然而皇帝陛下微微陷下的双眼,冷漠地看着范闲,并没有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个注定会让对方感到无穷震惊的真相。

……

……

“朕即便死,也要杀死你这个逆子。”皇帝陛下咳了两声,咳的他微微弯腰,咳声中带着一丝淡淡的不甘,“李氏的江山注定要一统宇内,只要你死了,无论朕那两个儿子谁登基,日后的天下,依然是大庆的天下。”

南京城下如火如荼的战火,只是逼范闲现身的火苗,不然若范闲若从神庙归来,往天下一隐,庆帝到何处去寻他去?然范闲不死,南庆千秋万代之伟业无法呈现,庆帝即便知晓自己身体将衰,如何能安?

今日之局,不过是君要杀臣,父要杀子罢了,然而谁可料此时皇宫之中,却转换了局势,孤清的宫廷内,皇帝陛下一人却面对着所有的敌意。

在这一刻,皇帝陛下觉得有些疲惫,他静静地看着范闲,忽然发现心头对这个儿子的杀意,并不如自己想像中那般强烈。这是因为什么?或许君王杀意的源头,只是范闲的背叛而让他产生的怒火,而不是为了庆国的千秋万代?

无经无脉之君,无情无义之人,一旦因失望而愤怒,一旦动情,也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皇帝陛下忽然觉得自己若这般死了,只怕会非常孤独,黄泉下的那些亲人,承乾,承泽,皇后,他们会用怎样冷漠的目光来看自己?母后在阴间可还安好?那个女人死后的魂灵是不是依然用那种看似温柔,实际上却无比疏离的目光看着自己?

一股孤独的落寞感,占据了苍老的皇帝陛下身躯,他忽然发现,在人生最后一战之中,自己面对的还是她的枪,她的仆人,她……与自己的儿子。

原来折腾了一辈子,最后还是在与她作战。一念及此,皇帝陛下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悲凉的笑容,难道朕注定是要败在她的手中?

……

……

明黄的身影微微一振,范若若手中的那把枪便被他完好的那只手凌空捉了过来,指节微微用力,君王体内的霸道真气如江河湖海一般迸出,一声轻响之后,枪管竟是被生生地弯曲了一截!

皇帝陛下真气激荡,伤势愈发严重,然而他只是眯着双眼,冷冷地看着被扔在脚下的破铜烂铁,就像在审看着那个女人,久久不发一语。

“如果老五不再踏足人世间,该有多好。”皇帝陛下低着头,忽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箕坐于地,靠在范闲腿边的五竹,极为困难地摇了摇头。

“叔已经记不起来很多事情。”

“然而发生的终究是发生了,他总有一天会想起当年发生了一些什么,从而知道一些什么,他……总是要来杀朕的。”面色苍白的皇帝怔怔地看着痴呆无语,像个孩子一般,试图站起,却总也站不起来的五竹,忽然开口说道:“老五,你又忘记了一些事情,真是……幸福。”

当一位强大的人物开始变得如此唠叨的时候,是不是说明他真的老了?还是说是在回光返照?范闲怔怔地看着断了一臂的皇帝老子,忽然觉得胸膛处一阵空虚,一阵抽搐,他总觉得今天的这一切发生的太过怪异,完全不像是真实的。

皇帝深陷的眼睛里光芒渐渐焕散,看着范闲轻声说道:“不是你,终究只是你母亲赢了。”

他嘲讽的望着范闲,没有一丝颓丧的情绪,反而像极了前些年那位强大无比的君王,嘲笑说道:“战家小皇帝的种是你的……老三是什么样性情的人你也知道,将来无论你如何做,这天下,总是姓李的天下。”

“你曾说过,你死后哪怕洪水滔天,朕却不得不想。”皇帝看着范闲,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也越来越充满了嘲讽的意味:“你母亲只是试图改变历史的进程,你却妄想阻止历史的进程,这是何等样狂妄而天真的想法。”

范闲沉默了很久之后,忽然开口说道:“其实您或我,在历史当中,都只是很不起眼的水花。”

“不,史书上必将有朕的一页。”皇帝的瞳子里闪过一丝冷酷而骄傲的光芒。

范闲没有再说什么,他到此刻才发现,原来自己依然低估了这位皇帝老子,原来自己平日里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根本没有办法瞒过他,便连北齐那边的红豆饭,他也知道……

此时场内一片血泊,范闲没有动,也不敢动,因为妹妹在陛下的控制之下,他甚至不知道怎样解决眼下的局面,也不知道陛下此刻的虚弱究竟是一种假像,还是人之将死,真的看透了某些事物。

对于这位皇帝老子,范闲有着先天的敬畏,哪怕到了此时,他依然如此,他不知道呆会儿宫外的禁军是不是会突破自己预先留下的后手,再次强行打开宫门,他也不知道影子和叶重那边究竟如何,他更不知道为什么姚太监那一拔人,始终没有出现。

最令他感到无穷寒意的是,陛下临死前的反击,会不会让五竹叔,妹妹,以及自己都陪他送葬——直至此刻,他依然相信,皇帝老子有这种实力。

……

……

皇帝陛下困难地抬起头来,微眯着双眼,隔着宫墙,看着天空东面的碧蓝天空,似乎发现那边可能要有什么美好的东西发生。

他望着天空,眼角的皱纹却微微颤动了一丝,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探在龙袖之外的右手,微微曲起,似乎想要握住一些什么。他眼眸里的光芒从焕散中渐渐凝聚,似乎想要看清楚一些什么,他的脑海里泛过无数的画面,似乎想要记住一些什么。

没有谁比庆帝自己更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或许从初八的风雪天开始,他就预见了自己的这一天必将到来,这不是还债,只是宿命罢了。然而为何他的心中还是有那般强烈的不甘,以至于他皱极了的眉头,像极了一个问话,对着那片被雨洗后,格外洁净的碧空,不停地发问。

少年时在破落王府里的隐忍屈震,青年时与友人游历天下,增长见闻,壮年时在白山黑水,落日草原上纵马驰骋,率领着无数儿郎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剑指天下,要打下一个更大的江山,意在千秋万代,不世之业,青史留名。

然而这一切,却要就此中止,如何能够甘心?朕还有很多的事情未做……

如果庆帝知道这些横亘在他人生长河里的人物,比如叶轻眉,比如五竹,比如范闲,其实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会不会生出,天亡我也,非战之罪的感叹?

他只是在想。

如果没有那个女子,就没有跟着她来到世间的老五,也就没有安之,也许没有内库,没有很多的东西,然而朕难道就不能自己打下这片江山?

不,朕一样能够,大不了晚一些罢了,没有无名功诀又如何?大宗师这种敢于与朕抗衡的物事,本就不应该存在,不是吗?

只是……如果没有如果,如果没有叶轻眉,或许朕这一生也就没有了那段……真正快乐的日子?

皇帝的眉尖蹙了起来,忘却了体内生命的流逝,只是陷入了这个疑问之中,这个问题当初在小楼里,范闲曾经提过,然而直到此时,皇帝陛下才真正地对自己发问,或许是因为过往的这数十年,他一直都不敢问自己这个问题。

他收回了目光,回复了平静,垂死的君王依然拥有着无上的威势与心志,他冷漠地看着面前的范闲与五竹,似乎随时可能用生命最后的光彩,去燃烧对方的生命。

一阵长久的沉默。

范闲再次抹掉唇边的鲜血,紧张地注视着皇帝陛下的每一个动作,只是连他都没有发现,自己不仅薄薄的双唇像极了皇帝,便是这个抹血的动作,也像极了对方。

皇帝陛下忽然笑了,唇角很诡异地翘了起来,然后渐渐敛去笑容,冷漠开口道:“朕今日知晓了箱子里是什么,但朕此生还有一件事情极为好奇。”

他双眼微眯望着五竹,一字一句说道:“朕很想知道这张黑布后面藏的究竟是什么。”

……

……

人世间最为强大的君王,在人世间最后一次出手的目标,选择了五竹而不是范闲,或许是因为范闲是他的骨肉,或许是因为他认为五竹这种让他厌烦的神庙使者,实在是很有该死的必要,或许是因为庆帝一直认为,人世间的事情,总是应该由人世间的人解决,而不应该让那些狗屎之类的神祇来插手。

或许只是因为庆帝最后那刹那发现了范闲的某些形容动作,实在是和自己很相像,总而言之,他那只如闪电般的手,割裂了空气,袭向了五竹的面门,而放过了范闲。

范闲活了下来,在皇帝陛下最后一击的面前,他的手就像是落叶一样被震开,根本无法阻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帝陛下的手掌,夹杂着生命里最后的那股真气,狠狠地拂在了五竹的面门上。

庆帝一拂,五竹颈椎猛然一折,向着后方仰去,黑布落下,时间……仿似在这一刻凝结了。

……

……

那块黑布在清风中缓缓飘了下来。

有一块黑布遮在监察院的玻璃窗上,用来遮掩皇宫的刺目光芒。有一块黑布遮在五竹的眼睛上,用来遮住这片天。

这一块黑布不知道遮了多少年,似乎永远没有被解开的那一天,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一直如此。

今天这块黑布落了下来,黑布之下,是……一道彩虹。

一道彩虹从五竹清秀少年的眉宇中间喷涌而出,从那一双清湛灵动而惘然的双眼间喷涌而出,瞬息间照亮了皇宫内的广场,贯穿了那抹明黄色的身影!

彩虹贯穿了庆帝的身体,将他不可置信的面容映的明亮一片,然后重重地击打在太极殿的殿宇之上,化作了条火龙,瞬间将整座宫殿点燃!

只是瞬间,皇帝陛下的面容上忽然化作了一片平静,在这一片火中,骄傲地挺直了身体,虽只有一只手臂,他站直了身体,临去前的刹那,脑中飘过一丝不屑的思绪——原来如此,不过如此,依然如此。

世间至强之人,便是死亡的那刹那,依然留下了一个强横到了极点的背影。这个背影在这道温暖的彩虹之中,显得格外冷厉,沉默,萧索,孤独,却又异常……骄傲。

漫天飞灰,渐渐落下,若用来祭奠人间无常的鞭炮碎屑,铺在了宫前广场血泊之中。

与此同时,越过宫墙的东方天穹,那处一直觉得将有美好事情发生的地方,在雨后终于现出了一道彩虹,俯瞰着整个人间。

————————————————————

入夜,熊熊燃烧的太极殿大火已经被扑灭,幸亏今日雨湿大地,不然这场大火只怕要将整座南庆皇宫都烧成一片废墟。

被关闭的皇城正门,在那一道彩虹的异像出现后不久,便被朝廷的军队强行冲破,没有谁能够隐瞒皇帝陛下遇刺身死的消息,虽然直到此时,那些悲恸有加,无比愤怒的人们,依然无法找到陛下的遗骸。

行刺陛下的不是北齐刺客,是南庆史上最十恶不赦的叛逆,恶徒,范闲。朝廷在第一时间内就确认了这个消息,如果不是胡大学士以及伤重却未死的叶重,强行镇压下了整个京都里的悲愤情绪,或许就在这个夜晚里,范府以及国公巷里很多宅子,都已经烧成烂宅,里面的人们更是毫无幸理。

除了胡大学士以及叶重之外,真正控制住局面的,还是那位临国之危,登上龙椅的三皇子李承平,在这位南庆皇帝陛下的强力控制下,京都的局势并没有失控。

当然,其间老监察院以及某些隐在暗中的势力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没有人知道。

而此时,被朝廷再下通缉,赏额高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程度的钦犯范闲,却出乎绝大多数人意料,出现在了一个绝对没有人能够想到的地方。

他依然在皇宫里,在黑夜的遮掩下,收回了望向太极殿方向的目光,走在比冷宫更冷清的小楼附迫。太极殿已经被烧毁了,而小楼更是早已经被烧成一地废灰,他走在没膝的长草之中,微微低头,不知道是来做什么,还是说,他只是想来向叶轻眉述说今天发生的这一切?

范闲的眼瞳微缩,看着小楼遗址旁出现的那个人,微微偏头,似乎有些没有想到。

出现的这个人是姚太监,他面无表情地走到了范闲的身前,递过去一个小盒子,沙着声音低声说道:“这是陛下留给你的。”

范闲有些木然地接过盒子,看着消失在黑夜中的姚太监,并不担心对方会召来高手围攻自己,宫外是一个世界,宫内是一个世界,在宫内这个世界之中,想必此时没有人会想对自己不利,即便有人想,也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时刻。

陛下留给了自己什么?为什么要留?难道事先他就知道自己过不了今天这一关?范闲怔怔地望着手里的盒子,这才明白为什么先前姚太监一直不在陛下身边,原来陛下交给他一个很奇怪的任务。

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方白绢和一封薄薄的信,范闲的身子微僵,在第一时间内认出这是什么。

这是当年他夜探皇宫时,在太后的凤床之下看到的三样事物之一,其中的钥匙早已经被他复制了一把,成功地打开了箱子。而白绢和这封信便是另外两样。

四年前长公主在京都叛乱之时,范闲曾经试图再次找到这两样事物,结果发现已经不在含光殿,如今想来,肯定是陛下放到了别的地方。

陛下后来自然知晓钥匙在自己手里,所以只是将这封信和这方白绢留给了自己。

范闲用指尖轻轻地摩娑着白绢的表面,定了定神,打开了并没有封口的信封,仔细地看着,渐渐的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然后又舒展了开来。

这是叶轻眉当年写给庆帝的一封信,从信中的内容,他知道了白绢是什么,这是当年太后赐给妖女叶轻眉自尽用的白绫,而……当叶轻眉在太平别院接到旨意之后,直接将这方白绫原封不动地送回了宫中,送到了太后的床前。

想必只有五竹叔才能做到这件事情,想必太后那天吓的极惨,所以她一直把这方白绫留着,以加深自己对于叶轻眉这个妖女的恨意?

然而除了以顽笑的口吻讲述这件事情,以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之外,叶轻眉的这封信里便没有其它的值得留意的内容,通篇只是些家长里短,五竹如何,范建在青楼如何,配上那些拙劣而生硬的字迹,实在是不忍卒睹。

好在只有薄薄的两页纸。范闲愈发地不明白,为什么皇帝老子会如此珍视这封信,甚至最后还要留给自己?难道说自己先前想错了,不论是白绫还是钥匙,还是这封信,其实都是陛下藏在含光殿,而不是太后藏的?

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注定要湮没在回忆里,没有任何人知晓答案的问题,紧接着却注意到了第二张信纸后面的那些笔迹。

这些笔迹遒劲有力,却控制着情绪,写得格外中正有序,很明显是陛下的字迹。

范闲仔细地看着,看了很久很久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双手一紧,下意识里想将这封信毁掉,接着却是小心翼翼地将信纸塞回信封,放入怀中收好。

“朕没有错。”

这是庆帝留在信纸后面最后的几个字,看似是异常强大骄傲的宣告,然而在信纸上对着一个逝去的女人的宣告,实际上只可能是一种幽幽的自问。

然而谁也无法解答这个问题,除了历史之外,不,就算是那些言之凿凿的史书,只怕也无法评断皇帝陛下这一生的功过是非。

由叶轻眉而发,陈萍萍而发,他对皇帝陛下只有仇恨,然而他与皇帝老子之间的关系,又岂是仅仅的血缘这般简单,他内里的灵魂可以不承认血缘,却无法摆脱这些年的过往,这种情绪复杂至极,以至于根本不是文字所能言表。

皇帝陛下死了,而范闲直到此刻,依然觉得从身到心一片麻木寒冷,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总觉得那个男人是天底下最强大,最不可能战胜的人,怎么就死了呢?他似乎有些宽慰,却没有报仇后的喜悦,他似乎有些悲哀,却怎样也哭不出来,他只是麻木,麻木地站立着这寒冷的风中。

由信中可知,世间真的没有真正的王道,原来皇帝老子的身体这一年里已经不行了,原来就算如叶轻眉所说,让每个人成为自己的王,也不是王道……范闲以及他所坚持的信念更不是。

——正如那个风雪夜,他对皇帝陛下所言,他所要求的只是心安,只是私怨了结罢了,并不牵涉到正确与否的大命题,要知道人类本来就不是一种追求正确的物种。正确并不是正义,因为正义总是有立场的。

他忽然想起了靖王爷珍藏着的叶轻眉的奏章书信,想到当年叶轻眉给皇帝的信里总是在谈关于天下,关于民生的事情,像今天这样寻常口吻的信倒真是只有一封,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皇帝陛下才格外珍惜?

一念及此,他的唇角不由泛起了一丝苦笑,皇帝陛下与叶轻眉,毫无疑问是人世间一等风流人物,说不尽的风华绝代,然而二人一朝相遇,却真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情。陛下遇着叶轻眉这样的女子,何尝不是一种痛苦,然而叶轻眉遇到庆帝,则更是怎样也难以言喻的悲哀了。

范闲有些木然地站在夜宫之中,站在长草之间,看着小楼的遗痕发呆,直至此时,他依然不知道叶轻眉葬在哪里,父亲范建当年的话,如今知晓,那只是一种安慰罢了。小楼里那幅画像的黄衫女子已经化成灰烬随风而去,皇帝陛下也化成灰烬随风而去,或许在天地间的某一个角落,他们会再次碰触在一起?

静静地站立了很久很久,他借着黑夜的遮掩,向着太极殿的方向行去,准备出宫,于夜色之中见皇宫灯火,听见御书房里略显青涩的声音,看到那些面露哀戚,实则心有所思的新晋大臣,不由若有所感。
本文庆余年小说章节: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南庆十二年的彩虹(三)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